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蓄意(校园1v1) > 反击
    温迎的母亲温昭是一名企业家,从事半导体行业,日常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出差的路上,时间都被工作填满。
    父亲苏安怀是位艺术家,每年只允许自己工作一个季度,其余时间追随夫人、陪伴女儿、照顾双方母父三轴转。
    在平常的工作日,别墅里看着人多,实际上真正的温家人只有温迎。
    除了在温家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妍姨,其他来来往往的人都是家政。
    妍姨看见从负一层上来的温迎,边走边摘拳击手套,问道:“今天周二,不是练肩嘛?怎么打拳了?”
    “突然想打。”
    她笑道:“好,快去洗洗吧,一会下来吃早餐。”
    温迎点点头,回到房间,洗完澡出来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刚刚打拳时的攻击力还未消散,让她看上去分外凌厉。
    她对自己有清楚的认知,了解自己对“掌控”近乎病态的追求。
    偏偏沉言卿兀自闯入她的生活产生影响。
    从未有过的胜负欲和征服欲被激起,温迎甚至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血液的流动已经开始加速。
    那是幼年野兽被人入侵领地后横亘在骨子里的本能,对另一个强大主体的反击。
    猎物?
    温迎歪头笑了一下,被纤长睫羽遮掩下的黑色眼睛如墨般浓郁,在此刻散发出如动物似的冷光。
    早上八点半。
    温迎准时站在数学课室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睨视着教室里唯一的少年。
    身材清瘦修长,腰背挺直,正姿态矜贵地翻阅着手边的资料。
    似是有所察觉,狭长的眼眸轻抬,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织。
    “温迎同学。”
    头顶投下一片阴影,随之而来的是递到眼前的咖啡。
    “红茶拿铁,喝吗?”
    沉言卿低头看着骨肉匀亭的手,鬓边的黑发垂落在眼前,神色有些怔。
    喉结滚了滚,顿了几秒,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谢谢。”
    “不客气。”
    温迎选择了他左侧的位置,转身时裙摆微扬,在空气中荡漾起一阵微弱的气流吹过身旁。
    裙摆?
    沉言卿的目光追过去,从她被校服包裹的腰肢向下,裙摆上停留一刻,在将要触及到那双笔直的腿时立刻收回。
    她今天穿了制服配套的墨绿色百褶裙…
    是昨晚梦里的那件…
    梦里场景再现,几乎是瞬间,禁忌画面开始不受控制地在脑海清晰上演。
    沉言卿呼吸一滞,喉结上下滚动,指尖不自觉地蜷了下。
    他轻咳了一声,双腿优雅交迭,向右侧倾斜了些角度,过了片刻,又将ipad放在膝盖上。
    那双走势漂亮的眼睛微微垂落,他驱散了眸底深处浮现的一丝恍惚,将重心放回数学题上。
    只是所有数字都变成温迎的脸。
    变成她纤细的微微颤抖的脖颈,变成她晃动的柔软的胸部,不该他肖想的画面连细节在此刻都是清晰的。
    握着pencil的指节逐渐泛白,沉言卿呼吸变沉,梦境与现实的重合,让他不免产生虚幻的感觉。
    偏偏女孩并不放过他,那只白皙的手又伸来,在眼前晃过。
    温迎将几张A4纸放在他桌子上,歪了歪头,目光落在少年微弯的冷白脖颈上,看他被黑发覆盖的脖颈到耳边泛起一层淡淡的绯色。
    “这是昨天法语课的内容,你昨天下午怎么没来上课?”
    少女声音依旧清冷平淡,落在耳里却因为她难得的主动问询而显出些不同意味。
    沉言卿感受到她在看自己,他也想去看她的表情。
    他侧过头,对上温迎黑白分明的眼睛,淡漠、疏离,一如既往。
    明明在他梦里,那双微微泛红的黑眸晕开一片氤氲水泽,如一汪春水般地映着他的脸。
    睫毛颤了颤,沉言卿垂眸,遮住了眼底颜色。
    “临时有些事情便请假了。”
    他说的时候,手指摩挲了下桌子上的书页。
    “哦。”温迎神色冷淡地应了一声,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之前选了什么课?”
    沉言卿抿了抿唇:“Math  AA、Economics、Psychology、Physics、French  ab、English  languageamp;Literature.”
    温迎挑眉,出乎她的意料。
    五门选课相同,但之前完全没有任何重合,这几率过于小了,而现在,沉言卿为了“追求”她直接重新排了课表。
    温迎收回视线,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隐隐压着讥诮。
    “你HL课程放了Math、Econ、Physics?”她问。
    “还有Psychology。”
    温迎没有再说话。
    半晌,她轻笑了声,话音轻而低。
    “四门啊,我也四门。”
    ———
    开始进入一个演技大比拼的状态,宝贝们猜下妹宝结尾的这个轻笑的含义~
    ps:HL(Higher  Level)和SL(Standard  Level)课程通常是各选三门的,只是温温和会长是卷王中的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