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蓄意(校园1v1) > 自渎
    沉言卿收到温迎的消息时,正在对着她的照片自渎。
    他对青春期无感,同期其他人无法抑制的生理反应没有在他身上出现。
    他满意自己的克制力。
    对他来说,连阴茎都不能控制和发情的公狗有什么区别?
    但是温迎扯着他的领带,轻易就将他拽到身前。
    她的体温隔着几层衣物传递过来,她的肌肤几乎就要贴在自己的肌肤上。
    她看着他讲话,嗓音很轻,语气嘲弄,但那声音就像伏在他耳边说的一样。
    玩味透过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呼之欲出,却像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他的心脏。
    几乎是瞬间,沉言卿硬了。
    那一刻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在躁动着,都在试图挣脱这具紧绷着躯体的束缚。
    热意顺着血管攀爬,烧得他快要失去理智。
    他道歉,落荒而逃。
    他把自己关在无人的更衣室里,待了十分钟,硬挺的性器渐渐平息下来。
    可是身体依旧被名为“温迎”的网收拢,将他裹挟其中,她身上淡淡的劳丹脂气息牵引着沉言卿的每根神经。
    行走在校园里,沉言卿甚至觉得在阳光里摇曳的梧桐树重重迭迭的绿荫下也飘荡着温迎的气息。
    他离开校园,如同当时逃离有温迎所在的办公室。
    可当他回到家里,女孩的一切都在脑海里愈发清晰。
    她灼然明亮的眼睛,红润的唇,被衬衫领口托举着的白皙脖颈,以及持着自己领带的手指。
    沉言卿抬手,指节攥住被她触过的地方,闭上眼,仿佛摸到了温迎的肌肤。
    他控制不住地想起温迎,而一旦想起她,就无法抑制的发情勃起。
    温迎将他变成了一个被欲望支配的蠢货。
    漫长安静的夜里,沉言卿沉默地坐着,僵硬的脊柱像是一座木然的雕塑。
    良久,空气里落下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他认命般的握住阴茎,任由欲望主导身体。
    温迎偶尔叫他的名字。
    沉言卿。
    她的声音很好听,偏低偏冷,会让人联想到下了雪的冬天,浓雾侵袭,是一片空虚的苍白色。
    他并不喜欢的三个字,在她的唇间拼缀,成为点燃他欲望的引线,撩拨着他的性器发热,又燎原般地扩散到他的心脏。
    他看着自己拍摄的照片,温迎抱着猫,眉目柔和,低头看猫的时候甚至带着浅浅笑意。
    沉言卿喉结上下滚动,晦暗的眼眸凝起浓烈的情欲,瓷白的肌肤被熏成花朵一样的绯色。
    手指用了点力度,缓缓向上撸动,掌心被顶端的清液打湿,他听着黏腻的水声呼吸重了几分。
    周围空气随着他的撸动一点一点升温。
    照片里的温迎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装,胸口的布料虚贴着她的肉,少女正在发育的胸部曲线被勾勒出来。
    沉言卿无法不去想脱离了衣物包裹的温迎是什么样子的。
    他想剥落她的衣服,占有她的身体,听她伏在耳边叫自己的名字…
    他想操她。
    沉言卿在此刻正视自己的卑劣。
    性器涨得几乎疼痛,手上动作越来越快,带来丝丝不断的快慰。
    身体无法克制的轻颤,沉言卿仰着头发出暗哑的喘息,快感顺着他的吐息流经他的五感、身躯。
    “温迎……”
    他被浓稠的欲望打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