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蓄意(校园1v1) > 游戏11/-徐徐图之
    麻将组在牌桌前征战一上午,以三人笑一人哭的局面结束。
    池和苑和周应琛下了牌桌,打打闹闹从二楼下来,在开放式厨房看到熟悉的身影。
    “温温!你来…”池和苑跳下最后一节楼梯,朝温迎扑过去,下一秒就看到她身旁的沉言卿,差点咬到舌头:“会长。”
    沉言卿笑吟吟地同池和苑和周应琛打招呼。
    刚刚尝试的交谈还是没能继续,在他意料之内。
    就算没有人来打断,温迎也不会开口,她的抗拒不是轻易就能打消的。
    不过没关系,他有大量的时间和耐心徐徐图之。
    池和苑瞄了一眼沉言卿,怪不得气氛这么僵硬。
    她抱住好友:“温温,我打麻将输惨了,四个人,只有我输。”
    温迎拆了个一次性叉子喂池和苑吃菠萝,安慰道:“没事,还想玩吗?想玩晚上带你赢回来。”
    她正常的声线偏冷,此刻没有刻意压低,也含有很明显的温柔和宠溺。
    与面对自己时冷淡疏离的声音大有区别。
    沉言卿动作顿了下,抬眼望过去。
    池和苑挽着温迎的胳膊,说话时脑袋快靠到她的肩膀上。
    女生之间的友情,都是这样亲密吗?
    好像学生会的女孩子们也经常会有肢体接触。
    走路要手牵着手,追剧时上半身靠在一起,吃到好吃的食物会你一口我一口的分享。
    温迎这样的人和女孩子相处时也是如此亲昵吗?
    沉言卿视线上移,看到温迎平时的冷漠表情浮现出一种温情。
    她是只对自己的好朋友这样?
    还是对除了他之外的其他人都这样?
    池和苑美滋滋地吃了菠萝,身为输家的坏情绪一扫而空,还有闲心去挑衅周应琛:“等着吧,你晚上完蛋了。”
    周应琛笑了起来:“怎么还搬上救兵了?我也有啊,言卿,晚上你要来帮我。”
    “……”池和苑现在特别想咬舌头,她干嘛非说出那句话。
    周应琛此刻也察觉出气氛的微妙,视线在好朋友和温迎之间来回打转。
    言卿表白被拒了?
    他摸摸鼻子,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家里妈妈爸爸吵架之后冷战,他不敢说话的感觉。
    两位僵化气氛的制造者倒是风轻云淡,不受什么影响地备餐。
    池和苑和周应琛在孟澈喊他们去吃饭的时候都默默松了口气。
    露天烧烤开始,全部人都聚集在庭院里,空气里漂浮着热闹的节奏。
    沉言卿安静地坐着,没怎么吃东西,也不与人闲谈。
    他不喜欢这种场合,如果不是想要接近温迎,他不会参加。
    观察温迎带给他的愉悦能抵消这场聚会的无聊和嘈杂。
    温迎大部分时间都在倾听,极少开口,也不会主动去拿什么食物。
    但她的盘子不会有空窗期,池和苑和杨雪坐在她两侧,聊天的同时不忘投喂她。
    沉言卿发现温迎吃到好吃的食物嘴角会上扬,幅度很浅。
    不好吃的她会很轻地皱一下眉,用叉子戳一戳,假装无视它片刻,最后还是会吃掉。
    好可爱。
    为试探,沉言卿将一小碟三文鱼推到她面前。
    温迎瞬间皱眉,狐疑地看向他,深棕色的眸子里是明晃晃的质问。
    果然,相比她面对自己时的面无表情,他更喜欢她眼里燃烧着幽幽焰光。
    鲜活的,生机勃勃的。
    沉言卿低声轻笑:“味道不错,温同学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