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肆吻玫瑰 > 肆吻玫瑰 第144节
    “等到了。”
    经年朝思暮想,最终如愿以偿。
    -全文完-
    番外 我要给你生孩子
    小年的前一天。
    林随州公司里的员工们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笑容,那是比发了年终奖还要灿烂的笑。
    因为,已经一个星期没来公司的林总,今天终于来了,而且一来就给他们宣布了一个好消息。
    公司成立五年以来,以往每年都是除夕前一天开始放假,林总今天突然宣布,今年的年假从明天的小年开始放,一直到正月初十复工。而且户籍是外省,要赶路回老家的员工,今天还可以提前下班,把工作安排完报备一下就可以走了。
    年终奖是一定会发的,但是假期突然提前和延长,那简直就是在梦里跪拜三十六路神仙都求不来的。
    所有人都在忙着订回家过年的票,虽然回家的时间和计划都打乱了,但林总还说了,改签退票的费用全部报销,这突来的惊喜,让作为社畜打工人怎么能不开心,那嘴角比林总今天的嘴角还难压。
    大家都很开心,只有林随州的助理和秘书忙的焦头烂额,这一天时间,都快把他们林总办公室的门推破了。
    “林总,还有这些报表也是要签字的。”
    “林总,跟这个合作项目的团队过两天要开会的,要跟对方联系推迟到明年吗?”
    “林总,明天的晚宴无法参加的话,这个电话您还是亲自打给他们公司老总解释一下比较妥当。”
    “林总……”
    事先安排好的工作也要重新调整,虽然开心,但也鸡飞狗跳,秘书觉得公司的打印机要是在今天干冒烟了,那都是林总的功劳。
    不过就算忙的午饭只能啃干面包,他们林总的嘴角今天一整天就没下来过,简直比初一的月亮还要弯。
    终于忙到晚上十一点结束了所有工作,公司其他员工早就陆陆续续的走了,只剩他们几个最后收揽所有工作,然后锁门。
    林随州在微信里给他们每人都发了红包,说:“辛苦了,明年见。”
    秘书看了一眼红包的数字,立即咧着嘴笑起来,好奇的问道:“林总,您一周没来公司,今天一来我就感觉到您气质很不一般,是不是有了什么很高兴的事?”
    林随州垂眸看着和陆可可的聊天框,虽然今天一直都在忙,但他也没忘记跟她聊天,给住在酒店的陆可可订餐。
    看着陆可可给他发的躺在沙发上看剧吃零食的自拍照,嘴角弧度又加深了几分。
    “的确,是有非常高兴的事。”???
    “什么事啊,林总,可以分享么?”秘书好奇的问。
    林随州温润一笑:“大喜事。”
    “啊?什么大喜事?”
    “是能让你掏腰包的喜事。”
    秘书先是没反应过来,旋即惊呼一声:“天呐,林总,您要结婚啦?”
    -
    在酒店追剧的陆可可,又把自己追在沙发上睡着了。
    听见敲门声才惊醒,她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居然已经快零点了。
    开门让林随州进来,她还打了个哈欠。
    “忙到这么晚才下班啊!”
    “嗯。”林随州把带来的夜宵放在餐桌上,说:“把你吵醒了?”
    “没呢,我今天都睡好几觉了,吃完零食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没一会儿又被电视声音吵醒,接着看,看一会又睡了,一直反反复复。”
    陆可可说完,就走到林随州面前。
    把他散开的羊绒大衣撩开,露出里面的西服套装,钻进去,双手环着他的腰把人抱紧,在他怀里仰头看着他。
    “今天很忙吧?”
    林随州垂眸看着笑弯了眼的女孩,嘴角轻轻扬起:“有点。”
    陆可可眨了眨眼:“大老板忙到这么晚还来看我,真辛苦。”
    “想你。”林随州说。
    就算再晚还是想来看看她。
    他手指轻抚着她的嘴角,轻轻挑眉:“又是趴着睡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陆可可:“……”
    真讨厌。
    她蓦地从他怀里松开。
    坐在餐桌前,打开了他带来的夜宵。
    “饿了,吃东西。”
    其实根本不饿,他一直在给她投喂,一整天都在吃东西。但林随州给她带的馄饨,是海市的特色,很适合当夜宵,闻着味道就想尝一尝。
    林随州看着放在一边的行李箱,说:“东西都收拾好了?”
    “对呀。”
    陆可可吃了一口馄饨,然后朝他勾了勾手指。
    林随州眨了眨眼,倾身凑过去。
    陆可可用勺子舀了一个馄饨,递到他嘴边:“张嘴。”
    林随州垂眸看着她刚刚吃过的勺子,张口把馄饨吃掉。
    陆可可单手托腮凝着他,笑容灿烂:“明天我们就要一起回霖城了,开不开心。”
    林随州一笑:“开心。”
    这大概是他这几年以来,第一次这么迫切的想回去。自从来到海市的这几年,他每年都是拖拉到除夕才回家,而且只在家待一天,陪父母过个年就回来了。
    明天要跟陆可可一起回去,意义就变得不一样,这种感觉不单单是开心就能形容的,而是圆满。
    吃完馄饨,林随州看着时间,说:“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机场。”
    陆可可环起双臂靠着墙,静静地看着准备离开的男人。
    没有得到回应,林随州回头看她。
    发现陆可可正瘪着嘴,瞪着眼睛盯着他,有种气鼓鼓的味道。
    感觉不太妙,他的手从门把上松开,温声问道:“怎么了?”
    陆可可咬着牙:“你还真就只是来给我送夜宵的?”
    一周前,他们在摩天轮上确定了关系,他们这些天一直都在约会,林随州来海市五年了,也没有出去好好玩过,两人这几天和热恋中情侣一样,一起把海市好玩的地方都玩了一遍,白天出去玩,晚上送陆可可回酒店休息。
    林随州有点摸不准陆可可的小心思,但他能确定她现在情绪不佳,以他对她多年的了解。
    很显然,他如果回答:是。
    她的心情会更不佳。
    于是,略带着试探和讨好的说:“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回答……不是?”
    陆可可:“……”
    真是一块大木头。
    她抓起沙发上的包包背上,大步流星的往门口走。
    伸出一根食指指着放在门口的行李箱,傲娇的吩咐道:“拎着。”
    林随州:“?”
    他不明所以。
    但陆可可已经取下房卡出了门。
    房间的灯熄灭了,他只能立马拉着陆可可的行李箱跟上。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陆可可用力按着电梯,像是带着不满。
    “反正这个破酒店我是住够了。”
    林随州看了一眼酒店的环境,这星级酒店应该不算破?
    但他没有吱声,感觉到她现在心情不太好,他哪敢多说话。
    去前台办了退房手续,出了酒店,陆可可在停车场找到了林随州的车,径直上去,让林随州开车。
    看着坐在副驾驶的人,林随州也不敢出声问她要去哪儿,就这么一直安静着。
    “这是去你家的路?”陆可可突然出声。
    林随州蓦地一愣:“啊?”
    陆可可瘪了瘪嘴:“这大半夜的不回家,你要去哪里?”
    他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你要去我家?”
    “当然了,怎么,不想带我去啊?”陆可可看他恍恍惚惚的,心情突然有点低落,闷闷的说:“别人热恋中的情侣,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一起,你倒好,天天约完会就把我往酒店里送,我俩是相亲认识的吗?”
    林随州:“……”
    不是他太迟钝,而是他很难往这上面想,虽然这几天都和陆可可在一起,他还是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离开了数年的女孩,终于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好像是置身在幻境里一样。
    他曾经送陆可可去给喜欢的人表白,也在她出国前一天送她回家,然后她一走多年,现在,终于等到她说要去他的家。
    到了林随州的家,陆可可进门后就四处打量,房间配备齐全,户型也很大,但是太清冷了,没什么生活气息。
    陆可可打开冰箱,居然还是崭新的,不仅里面是空的,甚至连电都没通。
    她问林随州:“你这是住家还是样板房?”
    “……”林随州无奈道:“只是没做过饭而已。”
    一个人没有什么做饭的欲望,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