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第21节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第21节

    “我后来问了驯鹿,她说我这是通俗意义上的一见钟情。”胸中的情绪像开了闸一样,阮绵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下来,“但我不觉得是,我也不甘心是。”
    “我想继续了解你,也想你能多了解我。”他晃了晃洛春的手,“我其实,在很早之前就想认识你了。”
    “我在很早之前就想和你说话,在很早之前就悄悄看过你,在很早之前就去过那条珊瑚路口,在很早之前就想与你成为朋友或者更亲密的关系。”他的睫毛上沾了雪,鼻子也冻得有些红,看起来像要哭,但吸吸鼻子,又能接着讲。
    “我其实每年都有为你准备圣诞礼物,但我听说花神很讨厌吵闹,也不喜欢和生灵有过多的接触,所以我一直......”
    阮绵短暂地停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随后很快地摇头,选择重新讲过:“不对,更重要的是,我太懦弱了。”
    “我害怕打破原有关系,害怕跨出第一步,害怕你讨厌我,又害怕你被我吓到之后直接逃走了。”
    他说得很慢,在不断检查自己的心意,且保无保留地剖出来,给洛春看,也给自己看。
    阮绵说:“但是在你在下雨天救了我第二次之后,我决定,还是应该要再勇敢一点。”
    阮绵说:“也不用很勇敢,先勇敢一点点就好。”
    阮绵说:“能站在你面前,和你说我的名字,听一听你的声音就好。”
    阮绵说:“一点一点,慢慢成为勇敢小羊就好。”
    163
    “所以先生,鲜花也好、糖果也好,以往的一切并不是礼物,是我对自己的补偿,是弥补过错的途径,是我原谅自己沉默七年才向你走去的方式。”
    “包括这次也是,我刚才在老桃树前想要给你的、想要送你的,并不是礼物。”
    “先生,这才是我的礼物。”阮绵深吸一口气。
    “我喜欢你。”
    他问:“可以让我追求你吗?”
    第24章 这大概是洛春最后悔的一天
    164
    “可以让我追求你吗?”
    在听到这句话时,洛春明显地感受到自己的胸口颤动一下。
    他敏锐地察觉到自己的某一部分也像雪花一样,触碰到温暖的事物后便开始融化,洛春猝不及防、也措手不及。
    他与阮绵不同,阮绵的心意同这飞雪一致,是洋洋洒洒铺天盖地的。
    但洛春更像是土地里独自生长的种子,在汲取养分之后安静地生长、安静地萌发。
    随着阮绵的这一声告白,发出巨大的声音——
    嘭!
    洛春脑内一片空白。
    脚边的积雪被鲜绿的植株覆盖,柔软的叶子触碰到被雪染湿的裤脚,花朵的香气骤地弥漫,与冬天格格不入的爽朗香气覆盖整片月亮湖。
    嘭。
    方才才刨开丢入种子的土壤,此刻又被粗壮的藤蔓顶出,有什么白色细软的东西落下来,不像是雪。
    阮绵:“啊。”
    洛春:“......诶?”
    165
    洛春难以置信,眼神恍惚,颤颤巍巍地仰起头。
    明明要攀援乔木才能生长的藤蔓,此刻相互扭曲成了枝干,如同参天大树般侵占帕帕恰山谷的天空。
    那颗要精心管理、二十年才能开完的绒星星,在洛春的力量下,利落地开了花、又结了果。
    藤蔓如引线一般,将无数颗绒星星送往天空,在雪中爆炸开时,晶亮的绒毛伴随雪花一起落上侧脸。
    此时满眼盛世,满目金黄。
    洛春与阮绵一起抬头,站在最佳的视角,于帕帕恰山谷目睹了一场不会熄灭的花火。
    166
    洛春发觉自己的手指在颤抖。
    不只是出于激动、震撼一类的想法,他从刚才就宕机的大脑,在此刻总算拥有的第一个念头,是深深的绝望。
    完蛋了。他抬手捂住眼睛,咬住下唇。
    月亮湖潜伏的植株过早地进入花期,从蓬勃盛开的绒星星,到脚边还没有取名字的蓝色小花,全都摇曳着,融入一卷白雪里。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这是恪尽职守的花神有生以来创下的第一件失误,是他职业生涯的唯一一次失责——他为常年阴雨的山谷,提前引来了一场春天。
    167
    阮绵惊讶且好奇,对周围的一切十分感兴趣,但由于更想得到洛春的答复,于是安分地守在原地,期期艾艾地盯着洛春瞧。
    可是洛春的脑袋很痛,好像这种清甜的花香于他而言是无色的毒雾。
    他感到恐慌、懊悔、自责,呼吸带来每一次振动都压迫神经,无数悲观情感的堆积让他自乱了阵脚。
    加上无法面对小羊的无措情绪,使得洛春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浓烈逃避心理。
    于是在圣诞节凌晨,因接受到一场表白而没控制好力量、导致帕帕恰山谷的季节更替彻底紊乱的洛春,做了一个接下来让他无尽后悔的决定。
    他丢开小羊的手,竟然就此逃走了。
    168
    这大概是洛春最后悔的一天。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逃走的,不知道自己当时的脸色有多难看,不知道小羊接下来会怎么办,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情景下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让他不仅更加忏悔,而且陷入了十足的自我厌恶中,因为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而拖沓,又因为拖沓使得事情更糟,如此进入无尽的死循环中。
    以至于让他觉得帕帕恰山谷已经待不下去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地往雷泽利沼泽走去。
    169
    住在雷泽利沼泽的小电龙,正在优哉游哉过冬天。
    他最近学会了购物,在煤煤村买了一堆生火石,听到门铃响时还在为异世界便捷的物流技术进行一番赞扬,一打开门发现是洛春便萎了。
    “稀奇啊。”他翻翻白眼,脸上是一副嫌弃样子,语气却悄悄亢奋起来,“你过来找我玩儿啊?”
    小电龙住在祖传的古堡里,他一家人头脑都发育得十分简单,觉得什么东西酷便都往家里搬,于是家中堆满了从上上上代就开始堆积的骷髅头、十字架、驱魔手杖、黑色五芒星等一系列暗黑中二产品。
    洛春没回答他,大跨步跨进门,目标明确,一言不发,直直地闯进古堡正中央的棺材里。
    小电龙:......
    “你干嘛啊?”他凑过去瞧,这才注意到对方脸色不太好,琢磨琢磨问,“吃坏东西了吗?”
    洛春还是不吭声,只是默默地把棺材盖拉过来盖上了。
    “喂。”小电龙敲敲棺材,又叫了他几声,还是没等到他反应。
    小电龙向来不是个心思缜密的,见他这样也就撒手不管了,找了只笔来,在棺材上开始画蝙蝠。
    170
    棺材里的空间并不狭小,还垫了厚厚的床垫和粉红色的蕾丝抱枕,不知道小电龙是不是拿这当床用的。
    洛春在封闭的空间里反而安心下来,手里握着那枚晴天小羊,这是他走出去帕帕恰山谷之后,又跑回去拿的。
    洛春出神地望向小羊画的脸,蠢蠢的,又有一种让人忍不住想笑的可爱,和小羊很像。
    于是洛春想,阮绵会在下雨的时候把晴天娃娃的眼睛遮住,那如果现在自己很沮丧的话,也需要帮晴天小羊蒙住眼睛吗?
    洛春没办法回答,于是用掌心将整个小羊玩偶都覆盖住,就此睡了过去。
    171
    等洛春再醒来时,小电龙已经不在了。
    已经没再下雪了,从窗外看过去,雷泽利沼泽是灰灰的一片。
    整座棺材上已经画满了丑丑的蝙蝠,洛春看不懂这一系列行为艺术,把小羊藏在袖子里,起身巡视一圈,在屋外发现了玩泥巴的小电龙。
    “哦洛春,你醒了啊!”小电龙很是亢奋地同他挥挥手。
    洛春颔首,问他:“我睡了多久啊?”
    “两天吧大概,我没注意算。”小电龙无谓地耸耸肩,拖起手里那堆黏糊糊的东西给他看,“比起那个,你看啊!我做的龙!”
    他端到洛春面前去炫耀:“很帅吧!做得超像的!”
    洛春是很难确认这一坨感觉会蠕动的泥是个什么生物,心思还落在那个两天上,只是麻木地点了点头,又看见墙根处还跟了一堆奇形怪状的泥,已经快干掉了。
    “这是我做的你。”小电龙便得意洋洋地甩着尾巴,挑出两个给他看,“还有这个,是你的小羊。”
    “睡觉的时候还把人家捏得好紧的,我可都看见了哦。”小电龙以暧昧的语气调笑他,“你很喜欢他吧。”
    洛春身形一顿,手指往回缩,无意识地去找袖子里的小羊。
    他的表情实在是太过僵硬,以至于小电龙都觉得不对劲了,低头看看自己捏得泥巴,不满地嘟囔:“什么啊,就算不怎么像你也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嘛,不喜欢我就砸了。”
    “......不,我很喜欢。”洛春很快地阻止了他,艰难地露出笑容,“我很喜欢他。”
    “他之前向我表白了。”洛春声音很轻,视线透过小电龙望向虚空。
    “但我都搞砸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异世界的购物:通过告诉精灵商人之后依靠对方口口相传,千里迢迢带来想要的商品。虽然配送周期长但商品一定能送到,保证在临死前能用到生前订购的产品。
    另:当初在精灵商人处下单的为一本小甜饼,请不用担心后续有虐虐的情节=)
    第25章 一直用可爱来形容一个人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