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第20节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第20节

    156
    于是洛春迷迷糊糊地被他牵着,在月亮湖阮绵常去的岸边,挖开堆积的雪和松软的泥土,种下了一颗星星。
    洛春悄悄用了一点点魔法,让周围一尺的土壤保持湿润和温暖,能顺利让绒星星度过休眠期发芽。
    做完之后他还站起来再一次确定了播种的位置,盘算着绒星星发芽之后,自己要固定时间过来照顾它,可别走错地方才好。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为还没发生的事情付出了太多了心力,只是在抬头张望间,发现景色莫名地有些熟悉。
    “......咦?”洛春表情有些茫然,“这里...我是不是来过?”
    阮绵还蹲在地上,祈祷着种下的星星能快点长大:“当然来过呀,上次我们一起来的。”
    “不,我的意思是......”
    刹那一声,风猛烈地刮起来。
    洛春被风雪迷了眼睛,在狭隘的视线中很快地略过周围风景。
    下着雪的暴躁天气,压垮的树,凝结起的湖,混乱的泥泞脚印,被冻结的空气,蜷缩在脚边的生灵。
    世界的色彩在飞速地消去,洛春的大脑在过滤掉多余的信息,于是触目所及便只剩下白色、白色、白色、白色。
    洛春骤地低头,艰难睁开眼,在凛冽天地间,终于捕捉到色彩。
    像浓缩的火焰、化不开的鲜血、盛开的玫瑰、提炼至纯的玛瑙、跳动的心脏.......或者只是阮绵松散套住的那条红色围巾。
    他望向阮绵,对方一如既往、安静地注视着他。
    洛春身体里呼出的白气,在冷空气中颤抖着凝结:“在更久之前,我是不是来过?”
    “这条围巾,是我以前送你的吗?”
    “我们以前见过的,对不对。”他的喉咙发紧,因此声音听来是破碎的。
    他以沙哑的嗓音,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我救下你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后来的每一个平安夜,洛春都会在自己窗前的枫树上挂一只能装礼物的红色大袜子。
    然后小羊会挑时间咚咚跑下楼,将自己的礼物塞在里面。
    第23章 不说情爱的表白
    157
    阮绵对过去的事情忘得太多,唯独对那天记得格外清楚。
    他甚至不知道这是几年还是十几年前的往事,只知道当时的自己还属于幼年期的小羊。
    他有哥哥姐姐,都比他强壮健康——或者说是阮绵太弱小了,生长慢、动作慢、思维慢,并不属于在正常的范畴。
    所以在被遗弃的那天,阮绵都没有意识到。
    他总是比其他小羊慢半拍的脑袋,在湖边的草垛上,等到寒风透骨、四肢冰冷时才想明白,原来母亲反常地用额头这么亲昵地蹭他,是在做最后的告别。
    于是小羊开始后悔起来,他将身体团成一个圈,努力想回忆母亲都说了什么。
    但实在是很可惜,阮绵第一次来到新的领域,脑子里装的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湖水里涌动的温度、树荫下堆积的落叶、可以撒泼打滚的大草坪。
    因此他并没有认真听,呆滞地望着母亲的唇在眼前开合,心思早跑到九霄云外去。
    该好好听讲的。阮绵将身体又团紧一些,极力想保留住浅薄的温度,无不懊悔地想到。
    这是他最后的念头,然后意识开始消退,声音模糊,呼吸滚烫,腹下积雪传递的湿冷将整个身体都吞灭。
    他多半是会死去了,他的母亲选择不太残忍的方式,在透明的湖边冻死,能算作是对冬天的答复。
    阮绵闭上眼睛。
    他在死亡的边缘,脑子里不断地回溯母亲离开的背影。
    她到底说了什么呢?他想,会不会说了像要吃好好生长的小草、要好好照顾自己类似的话。
    他无尽懊悔,无限难过,笨拙地想补偿自己愚笨的错误,以亡羊补牢的方式拼命去听、拼命去记。
    所以这一次他听得很仔细,辨认雪花垂落的声音、风雪刮来的痕迹、自己笨重的呼吸、树叶凋亡的预兆、还有奇怪的动静,嘎吱嘎吱,像咬掉一口鲜嫩饱满的竹笋。
    是什么声音呢?小羊想不明白,安静地等待对方匀速向自己靠近。
    是不是死神啊?他这么想到,听说临死前能看到的,会拖着巨大的镰刀,是不是落在地上就是这个声音。
    然后声音停住了,鲜血淋淋的闸刀没有下来,取而代之盖下来的是什么柔软的东西,厚厚的,很温暖,不像雪。
    他想知道这是什么,这个能带来热度、驱除寒冷的事物是什么,那个向他靠近的、温暖柔软的又是什么。
    但他努力睁开眼睛,还是只能看到苍茫的白,张张嘴唇,也已经没有力气发出声音了。
    于是阮绵拼命去记住了,呼吸的频率、脚步的力度、好闻的气息、散发的温度。
    他把这当做绝望的安眠剂,是死亡前的最后一支幻想,将看不见的全部全部,统统装在记忆的最深处。
    最后小羊闭上眼睛。
    158
    再睁眼时,眼前是一只鹿。
    驯鹿的态度都不算友好,藤蔓编织的屋子里弥漫着难闻的草药味道,见小羊醒来二话不说,端起碗就灌他一碗。
    那只鹿明明生得很漂亮,但眼神总是警惕且不耐烦的,但估计是看小羊没太大威胁力,在他乖乖喝药的期间,草草为他解释。
    简单说来,是她在家里听见了外面跑动的声音,出来又看见人类的脚印,放心不下便顺着脚印跑去,结果就发现了躺在雪地里的小羊。
    “你怎么回事啊?森林里的大多数动物不是三天前就迁徙了吗?”她一针见血地说道,“你是被遗弃了吧,怎么被丢下了还呆在湖边,自己不知道找地方去吗?”
    阮绵唇角还沾着浅棕色的药剂,还在慢腾腾地等待舌尖的苦味下去。
    “你以前住在哪儿的?叫什么名字?”在这期间对方已经接着盘问。
    “会不会讲话?”脾气暴躁的驯鹿见不得他这幅迷瞪样子,没等到答案便三两句把话说完,“等退烧了就走,我这儿没地方给你呆。”
    “哦,还有这个,是你的吧。”她把挂起来的红色围巾丢过来,“围巾还不错,软绵绵的。”
    小羊眨了眨眼,蹭着陌生的面料,思绪后知后觉地连起来。
    于是他骤地抬头,湿漉漉的眼珠望向驯鹿,唇心微动,按照对方刚才的发音重复了一遍。
    “阮绵。”他如此临时地给自己取了名字。
    “我是阮绵。”
    159
    阮绵在退烧之后便离开了驯鹿的住处,带着自己的新名字和红围巾,顺着月亮湖走了一圈,在森林西部发现一棵老桃树,便在此住了下去。
    他运气很好,用干草垛和红围巾撑过了冬天,有时候找到食物寻到草药,也会千里迢迢绕远去给驯鹿。
    他如此安定地生活在森林的角落,没想过出去走走,也没想过混入羊群再结交朋友,过着扑扑蝴蝶也能快乐一整天的生活。
    直到八年前,花神洛春住进了帕帕恰山谷。
    160
    夹杂白色颗粒的风灌过来,阮绵猛地回神,意识到洛春还在等他的回答。
    他张了张嘴,不知从何说起。
    “......先生,大概在八年前的时候,我听说帕帕恰山谷住了一位神仙。”最后阮绵决定另起话题,答非所问,“据说生得亲和,性格温柔,总是笑眯眯地出现,但是也很有边界感,感觉对小动物只是喜欢,并不想要我们入侵你的领域。”
    “所以在兴奋劲过去之后,大家就都将你当神明对待了。”他讲,“尊敬着,仰慕着,喜爱着,但是不会轻易去触碰,默认过多的接触会招来祸患。”
    “至于我。”阮绵顿了顿,无措地搅动手指,“我以前对你不感兴趣......或者是说我对这些事都不感兴趣。”
    “我能独自生活得很好,小的时候在斜斜的山坡上能滚一下午,长大一点了能开开心心地扑蜻蜓,能变成人类后就背着我自己做的竹篓去找小蘑菇。”
    阮绵停了一下,发现洛春的手指已经被冻得有些红了,于是上前一步,用掌心将他的双手捧住。
    “我在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快乐。”他说,“先生,在这一节点里,我感觉是你来了。”
    161
    这是不说情爱的表白,不曾给人类打过交道的小羊大概是不明白的。
    于是他只是接着想,接着讲。
    “我是在七年前的圣诞节才真正见到你的,那天我第一次去镇里,回来得太迟了,森林里黑漆漆的,我找不到方向,就往亮着的地方跑。”
    “我就刚好看见你在放蒲公英。”
    那年的冬天雪很大,窗台前的枫树还矮矮小小,花神家里的墙还是泛着青的灰色,在草地都还处于休眠期的寒冷天气,他却穿得单薄,安静地在门前放蒲公英。
    那时的洛春头发还没有留长,在莹白的光下,整个人都柔软得不像话。
    风将他的刘海吹起来,蒲公英上的绒毛细密地抖动着,像阮绵睫毛颤抖的幅度。
    普鲁斯特效应下的记忆带着熟悉的气味,与眼前的这个人相同,内敛、舒适、温和,像帕帕恰山谷春天第一支盛开的小黄花。
    在那一瞬间,奇妙的声响在阮绵耳边炸响。
    空间似乎都被拉长扭曲,画面一帧一帧地从眼前闪过,漫长得能让他记住每一个细节。
    ——原来是他啊。
    阮绵这样想到,手指无意识地抓住胸口的衣服,似乎想要以此盖住太吵的心跳。
    原来他是长这样的啊,叫什么名字?声音是怎样的呢?笑起来是什么样子?头发有多柔软?拥抱起来是怎样的温度?喜欢的食物是什么?有没有讨厌的生物?
    ......还记不记得以前那只快死在雪地里的小羊。
    162
    洛春的手指很冰,阮绵这一次能够切实地感受到。
    他用指腹揉捻对方的指尖,眼睛圆润晶亮,一错不错地望向洛春。
    “先生,关于你有没有救到我,我其实不知道怎样回应才是你想要听到的答案。”他这时候才回答洛春的问题。
    “但是,我以前从没想过要挺过冬天,也没想过要再见你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