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第15节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第15节

    “那我每次都会带很多橘子过来。”他眯起眼睛笑,看起来很骄傲的,“我知道一棵树,长的橘子都又大又甜哦。”
    他拽了拽洛春的手指,语气像在教导:“多多补充营养才好。”
    119
    洛春点头说好,阮绵便真的掰手指算要什么时候去摘果子。
    洛春眼瞧着家就在门口,顺势邀请小羊进去坐坐,但是阮绵琢磨会儿,摆摆头拒绝了。
    “谢谢先生,但我已经好困了喔。”他低着头浅浅打了个哈欠,“我刚才为了找到你,跑了好大半个森林呢。”
    “这样啊。”洛春看着他毛绒绒的发旋,抬手去轻轻拨了一下。
    翘翘的,摸起来没太大感觉,灵活地从指尖绕过,像逗猫棒。
    阮绵没有发现,洛春悄悄收回手,假装刚才什么都没做:“那你稍微等我一下下。”
    阮绵迷迷糊糊,只觉头上一阵风扫过,听了洛春话后便愣愣点头。
    没三两分钟洛春便跑着回来,这么长一段路愣是大气没喘,手里拿着一本书和一条围巾。
    书的名字叫《如何在晴朗天气里制作十二秒的彩虹》,洛春递到阮绵手里:“这是一本...我感觉很适合你的书,你可以慢慢看,什么时候给我都不着急的。”
    “围巾的话......”洛春颠着围巾犹豫,看着双手捧着书的阮绵,选择伸长手去替他把围巾带上。
    洛春克制地把握好社交礼仪,与阮绵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手指很仔细地避开他的皮肤。
    围巾松松垮垮,蓬松的头发堆起来,阮绵只露出一对眼睛在外面,眨也不眨地望向他。
    洛春桃花眼弯出好看的弧度,潋潋滟滟,好像融了今晚的雪:“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阮绵跟着笑,从一只小羊变成晒到太阳的猫咪:“这是你第二次送我围巾啦。”
    记忆力并不是花神值得骄傲的东西,洛春闻言思忖片刻,没有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送过,只好含糊过去:“是你之前戴的那条吗?你戴起来很好看。”
    阮绵便露出贝齿,看得出来这话于他而言很受用。
    他郑重地与洛春道了谢,和他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搂好围巾,抱紧书,高高摇着手走掉了。
    120
    他们约在圣诞节见面。
    阮绵本来还想抽出时间去找洛春,但是自己奇奇怪怪的事情多了起来。
    之前压在石头下面的银杏叶子已经脱水干燥,他拿出来后,又换了一枚红黄渐变的树叶;果果做噩梦了起来哭,他取了自己的毛给他做了一床小被子。
    然后以一场雪为标志,冬天正式来了。
    为了防止积雪堆到家里,阮绵不得不抽出时间把老桃树的内部垫高了一点,用胡桃木做了梯子,刷上了防腐漆。
    剩下的时间,他用来看洛春给的那本书。
    内容很简单,大半的内容都是插画,但阮绵看得仔细且开心,也像模像样地在雪地里跟着书里画。
    他觉得书上能教的东西自己都学会了,现在就只差一场太阳了。
    121
    阮绵决定去一趟森林临近的镇上。
    在圣诞节的前两天,他收拾好自己,在月亮湖边反复确认自己有没有藏好小角,悄悄给自己鼓了三次劲,拍拍脸准备出发。
    他去镇上去的不勤,大概是三两月一次,通常会用森林采到的果子和花去交换银币买一些日常用品。
    这一天他打算卖一些圣诞节花环,用换来的钱给自己的好朋友们买点礼物。
    他带了那个缝缝补补又能在用一段时间的篮子,里面装了十个用藤条圈和松柏枝扭的花环,这是他今天的营业目标。
    阮绵提上篮子,走到山谷河流汇集的地方,等待露露一块儿去。
    五分钟后,迎面走来一位高大威猛的男性。
    122
    阮绵的背一下就绷直了。
    帕帕恰山谷里能遇到的人类不多,能人性化的生灵也在反复强调要小心人类。
    加上阮绵之前也从没碰到过如此凶神恶煞的物种,当即被吓得不轻,垂下头杜绝任何视线交流。
    但这位人类显然目标明确,直愣愣地就冲他来。
    阮绵脸吓得惨白,抱着篮子缩成一团,螃蟹一样一点一点往旁边挪,企图以微不足道的努力拉开与对方之间的距离。
    但眼看着再躲就要下河里,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巨大的阴影都能将自己覆盖,害怕得都快哭出声,决心要不钻河里逃走吧。
    就在他咬咬牙准备踩进河里的一瞬间,阮绵后颈一紧,这男性竟然单手勾着阮绵的衣领就将他拎了起来!
    阮绵吓慌了也不知道挣扎,僵着身子胡言乱语:“别...我、我是良民。”
    在这一刻,阮绵从面露凶相的老大哥脸上看到了一丝呆滞。
    坏了。
    阮绵欲哭无泪地想:我要从香香小羊变成香香羊肉串了。
    123
    然而老大哥没有,老大哥只是把他拎到了一边,告诉他别踩到水。
    老大哥也不说句话,老大哥与他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阮绵还有些心惊,颤颤巍巍地说了声谢谢,也没得到任何回应。
    只得把头又低下,视线兜兜转转,鼓起勇气往上瞟,发现对方还对着自己看之后,又慌慌张张地挪开。
    只是这一瞟,又意外地看出些端倪来。
    这魁梧的身形、这凶悍的三白眼、这冷淡的表情.......
    “那、那个...”阮绵咽咽唾沫,鼓起勇气小声问,“你是不是露露的好朋友呀?”
    不言苟笑的老大哥点了点头。
    阮绵眼睛一亮,兴奋的同时还留有一丝警惕:“是不是平时会和她一起来玩的,高高壮壮的,但是不怎么爱说话。”
    睁着死鱼眼的老大哥又点了点头。
    阮绵彻底来劲了,举着手比划:“就是脖子那有一圈白色毛毛的,爱吃浆果的那位......”
    “棕熊。”老大哥替他补充。
    124
    阮绵一下子就来劲了。
    棕熊虽然很凶,但是在阮绵搭话之后还是和他解释了原委,是说露露最近受了凉人形不稳定,又担心阮绵一个人去镇上出事,于是特遣自己过来陪他一起。
    他解释完便不再开口,也不管阮绵那小短腿在他身后跟不跟得上,完成任务一般健步如飞往镇子的方向走。
    阮绵气喘吁吁跟上,语气有些急:“那个、露露是生病了吗?严不严重啊?要不今天别去了我们去看看她吧?”
    棕熊头也没回,简短回答:“不用。”
    他瞟了一眼努力跟上他的阮绵,面不改色,也不放慢脚步,只是又补充了一句:“快好了。”
    阮绵干巴巴地哦了一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讲话了。
    他跟在棕熊的后面,隔着两步路的距离,也将步子跨得大大的,努力想要将每一个脚印都和对方重合。
    四周都静悄悄的,只有脚印落在雪地上的簌簌声响。
    阮绵想了想,开口告诉他:“我叫阮绵,是一只小羊,住在帕帕恰山谷西边的老桃树里,和一只松鼠是邻居。”
    阮绵想,自己虽然和这位棕熊先生有过几次见面之缘,但是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说不定自己先介绍自己后,对方也会礼尚往来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但是他等了等,没等到棕熊说话。
    他就安慰自己,可能是露露已经向棕熊介绍过自己了,但自己却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他有点不开心了。
    于是阮绵换了轻松一点的语调,故意套近乎一样说道:“你最近有没有找到好吃的浆果呀?”
    棕熊老大哥不为所动,目光平视,都没看他一眼。
    棕熊老大哥还是一样,像一座只会制冷的双开门冰箱。
    阮绵侧过脸去想努力看到他的表情,然后连连跑几步到他旁边,伸出花神给他的手链给他看:“你看这个,是不是好好看的。”
    阮绵便有点沮丧了。
    125
    这种沮丧持续到抵达小镇,阮绵打起精神,开始筹划卖自己手里的花环。
    他往年卖两个铜币一个,但是今年想稍微涨点价,因为他想要给花神、果果和露露都带礼物,要准备给棕熊谢礼,还想奖励自己一个大苹果。
    阮绵对自己很有信心,往年的花环卖得也很好,还有人类夸过他做得很好看。
    他将花环一一套在手臂上,想今年就卖三个铜币好了,应该不会太贪心。
    126
    随后两个小时过去,阮绵的营业额依旧为零。
    127
    小羊慌张.jpg。
    就算是有再好的心态,阮绵这时候也有点着急了。
    集市热热闹闹,叫喊摇铃的声音此起彼伏,阮绵以往这个时候已经能和驯鹿蹦跶着去逛集市了,此刻余光里瞟了眼面无表情的棕熊,无助地咽了咽唾沫。
    他最后决定咬咬牙,主动上前去推销,刚迈出去两步话还没开始讲,路人一瞟他便急匆匆挥手走开。
    阮绵有些不知所措。
    他赶紧检查了一下是不是自己的羊角露馅,还是自己衣服没整理好,局促地低头拉衣角时,路过的人没注意撞了他一下。
    阮绵向后退了好几步,眼看要摔倒,手腕便被人拉住了。
    握得很用力,和之前和他戴围巾时的温柔感觉完全不一样。
    洛春在笑,但感觉好像又和平时不太一样。
    明明摆着一张好看的脸,却总只察觉得到冷淡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