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第6节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第6节

    洛春看着山对面的雷泽利沼泽果不其然又开始闪电,心中颇为无奈。
    “没有的。”他靠在窗沿上,语调与变得慵慵懒懒,“对啦,昨天对你有点凶,不好意思啦。”
    小电龙听了这话态度才稍微好点,趾高气扬地扫了他两眼:“你趴窗台上干嘛呢?”
    他眼珠子转了转,表情一瞬间变得古怪:“你不会又在等那只羊吧?”
    洛春打了个哈欠,没有吱声。
    他突然觉得风景也不怎么好看了,把小电龙晾在屋外,回房间去揪了一团棉花,准备默默戳两个晴天娃娃。
    小电龙那叫一个气急败坏,跺着脚发电报一样说了两分钟脏话,然后骂骂咧咧地走开,再骂骂咧咧地回来。
    洛春惊讶于他走了居然还会回来,抬起头扫了一眼,发现他竟然还拽着一个男生,并且动作十分粗鲁,直接把他往窗台面前那空地推。
    他指着那男生鼻尖凶:“你也不说话!一个二个都是哑巴是吧?!”
    “真服了你们,我成天过来是找气受的!”小电龙挣开翅膀,头顶上立马崩了一道雷,他也不管,抖开翅膀就往家里跑,“爷不陪了!再不来找你玩儿了!”
    男生被他推得一个踉跄,又被雷吓得浑身一抖,好一会儿才哆哆嗦嗦地抬头朝洛春望。
    他的衣服很破旧,但眼睛很亮,瞳仁黑白分明,眼睑的位置泛着粉,安静地仰着脑袋看人时,与小羊一模一样。
    洛春与他对视两秒,眉逐渐拧紧,不确定地问:“......阮绵?”
    男生一僵,半天才拿下帽子,露出自己圆圆的角。
    他耳朵尖有点红,迟钝地点了两下头,小声回应:“我是小羊。”
    48
    洛春脸色复杂。
    这在异世界来说并不是一件怪事,但花神也不是能轻轻松松就能接受。
    并且在鉴于他昨天还帮人家洗了澡,还悄悄玩了人家的毛之后,现在那只圆滚滚的小动物突然变成人类站在面前时,洛春还是觉得有那么些许微妙。
    这便导致纵使他有一肚子疑惑要问,但话都堵在喉咙里,张张嘴竟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他不得不花些时间调整心态,在这期间,阮绵先一步说话了。
    “你有看到我给你的小鱼吗?”似乎在一切混乱场面下,他最在乎的是这个。
    阮绵声音一如既往地清脆,搅着衣摆,仰着头向洛春解释:“是我早上舀水的时候,它自己游进我的罐罐里的。”
    他信誓旦旦道:“我认为这是缘。”
    49
    洛春闻言失笑,肩膀跨下,精神总算没那么紧绷。
    他意识到这还是那只乐观小羊,语气便不自主放软了些,顺着他的话问:“那你怎么把你的缘给我了呀?”
    阮绵动作停住,依然以纯净的视线望着他。
    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行为是理所当然的,现如今被问及才慌忙地找一个理由。
    于是阮绵细长的睫毛如蝴蝶羽翼一般颤动两下,老老实实地回答:
    “因为,我也想和先生你有缘。”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榜单之前更六休一吧~明天歇一歇˙?˙
    第7章 帅帅小羊崽
    50
    洛春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风也沉静,在两人间无端生出些微妙情绪,导致就算是小羊,也从中感受到一丝尴尬来。
    阮绵莫名地有些紧张。
    说句实话,他其实对自己的人类形态并没有太多自信。
    以动物的视角,他分不清人类“好看”与“难看”的定义。
    只是他觉得洛春是很漂亮的,自己肯定不及花神,那可能就是属难看那一类了。
    他心里捏了把汗,想到,不会是自己丑到花神了吧。
    51
    洛春并不是要故意晾着他。
    只是他感到无措,单纯面对动物小羊时他还能姑且对付,但一旦是以阮绵人类的姿态、坦荡地对他说一些毫无保留的直白话语,洛春只觉招架不住。
    他的心跳声夸张地轰隆隆响,好像惊蛰偶尔会起的雷,或者是冬眠时掉入水里的小乌龟。
    洛春咽下唾沫,止不住再瞧着了他一会儿。
    小羊变成人类后头发也是卷卷的,并不是很服帖地支在脑后。
    他穿着浅棕色的衬衣和背带裤,背着一个很旧的帆布小包,围了一条红色的围巾。
    那衣服显然是有点大了,将他衬得很瘦,但并不羸弱,身形纤长,小腿线条流畅且漂亮。
    与朴素的衣服不同,那条围巾光是远远看着便知道是很好的布料,洛春觉得有些眼熟,却一时半会没想起来,视线在其上停留得久了一点。
    阮绵没等到回应,又注意到洛春在看他,一时间更加局促,下垂的耳朵弹动一下,抓着自己的帽子抵在下巴尖,一副想把自己藏进去的模样。
    洛春意识到自己的失礼,立即转移视线,上前去带小羊进屋:“抱歉,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你快进来坐。”
    没反应过来什么?阮绵晕乎乎的,跟在他身后想。
    “小鱼我养起来了。”洛春微侧过头去告诉他,带他去鱼缸边上,“在这里。”
    他顿了顿,又止不住感叹道:“你可以变成人类呀,真厉害。”
    小鱼很活泼,尾巴掀起的水花一直能挨上花瓣状的鱼缸,水波一层一层,很是好看。
    阮绵本来在扒着木架子看小鱼游泳,闻言立即点头:“可、可以的。”
    他有点不擅长将自己这幅姿态展现出来,因此说话磕磕巴巴总有些紧张,耳根子也泛红:“但是,并、并不能变得很好。”
    他抬手去按了按自己的角,再一次发现不能按下去之后又顺着去摸耷拉下来的羊耳朵,声音闷闷的:
    “角和耳朵......还有尾巴,都藏不起来。”
    52
    哇。
    不知为何,洛春在心里默默叫了一声。
    53
    异世界的生灵,在聪明到一定程度之后是可以变成人类。
    只是这种能力通常是由父母或者其他亲密的人传授,像小羊这种情况,明显是自己稀里糊涂学会的。
    阮绵很少在帕帕恰山谷变成人类,一是因为没太多必要,有些招仇恨不说还可能会吓到胆小的鸟;二是因为太笨拙了,耳朵不够灵敏、看得也不够远,并且还有可能会被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树枝绊倒。
    最后就是他的角和耳朵收不起来,阮绵觉得这样不好看,纠结了很久才狠下心剪了自己的毛,给自己戳了一顶帽子藏住。
    他心疼自己的毛毛哩,只舍得薅自己的背上的,戳帽子时也小心翼翼,生怕哪一寸给浪费掉了。
    54
    洛春带他去坐下,问他多大,阮绵用手指在桌上划拉着演算了几遍才将实际年龄换算成人类年龄,大概是十八岁刚出头的样子。
    洛春又问他今天为什么会变成人类来,他便摸了摸自己的小羊角,不答话了。
    洛春见他这样局促的模样,抿抿唇,把唇边的笑压下去。
    他在心里想到,这小羊心可真大呀。
    他默了默,又想:他是怎么想到说做宠物这种话的。
    55
    “你不喜欢你的小角吗?”洛春见他一直很在意的样子,问到,“可是我觉得很可爱呀。”
    阮绵本来有一羊肚子的话要说,却被他“可爱”两个字轻轻松松打回去,睁圆了眼睛,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他觉得才不是这样的嘞!怎么可能自己不管什么事情都可以被冠上可爱的称号。
    洛春先生说不定在糊弄羊哩。
    想到这里的阮绵挺直了背,决心要好好和洛春聊一下这回事,在心里嘀嘀咕咕准备一番措辞,便听见洛春问他:“要喝牛奶吗?”
    阮绵眨了眨眼。
    好吧。他舔舔唇角,立即倒戈,小臂重叠放在桌面上,像等着下课铃的小学生,很是期待地抬头望他。
    喝完这杯奶,再做帅帅小羊崽。
    56
    这小羊,心思会不会真的太好猜了一点。
    在去给阮绵倒牛奶的路上,洛春一边走一边想。
    厨房的柜子上贴了一张便签,是他家里目前有的食物,洛春已经在冰糖烤梨、巧克力饼干和鲜草旁边画了勾,他走过去,也在牛奶后面打上小勾。
    挺好的,不怎么挑食。
    他把早晨小羊带来的野果子洗好了一并带过去,看见小羊坐得笔直望向窗外,便问:“在看什么?”
    “枫树。”阮绵老实回答,声音无意识地拖长,“我在想他是不是在和我打招呼。”
    洛春顺着抬眼去看,从雷泽利沼泽吹来的风迅猛,把枝叶吹得左摇右晃,叶子哗哗打上玻璃。
    “是的。”他面色从容地撒了谎。
    花神的话应该不会有假,于是阮绵便轻而易举地相信了他,冲着窗外笑了笑,又扭过头来看洛春给野果子削皮。
    他的手指修长,就连这么简单的动作做出来也很好看,果子咕噜噜转着圈,落下来的红皮一层一层地堆到桌上。
    阮绵看得有趣,小心地碰了碰,见洛春完整地削出来一长条之后,还发出了小小的一声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