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第2节

先生,我想给你小草 第2节

    “帕帕恰山谷常年湿冷,基本没有遇到过好日子。”他说,“今天也是,明明是糟糕的天气。”
    “但是他一笑起来,我就感觉像碰到了春天。”
    他掰着手指,很认真地数了一下:“我做小羊,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都是开心的,所以我喜欢做小羊。”
    “但是就是与他相遇的那一分钟,我想做云朵、想做雾、想做风尘、或者是他门前的那颗落红色叶子的树。”
    “这样,我就可以悄悄陪着他了。”
    第2章 我不干净了
    13
    阮绵在暴雨天倒在路边的事儿,纯属是意外。
    他头两天在围着帕帕恰山谷放风筝,溜到南边时被小山羊的羊角割断了线,风筝也就落进了小溪里。
    阮绵很着急,因为这风筝可是松鼠果果正在研发的飞行工具,他磨了好久才借来玩一下午。
    他也顾不上天边乌泱泱的云,一路追着小溪,淌着水把风筝捡回来,肚子上一圈蓬蓬的毛早就被润湿了。
    这时候已经打起了厚重的雷,他意识到会有暴雨,但雨来得还是比预料得早了些。
    他抡圆了腿跑到树荫下,雨珠顺着叶脉滑下来,滴滴答答钻进细软的毛里,阮绵有些懊恼。
    帕帕恰山谷的雨通常一夜不停,完全不给歇脚等停的机会。
    他只好加快脚步想尽快回家,却感觉步伐越来越重,肚子下方沉甸甸的全是吸饱了的雨水。
    加上泥路难走,他在上坡途中不慎踩中石子,就此羊仰蹄翻。
    完蛋了!
    这时候气喘吁吁的阮绵还在分神想:
    我不干净了!
    14
    然而让他更绝望的还在后面。
    已经倒在路边为自己不再是香香软软的羊崽而悲痛交加的阮绵扑腾四肢,发现自己不仅不再蓬松,并且还爬不起来了。
    这也难怪,他本就像一团吸满水的海绵,身体重得不像话,能堪堪保持行走已经不错了,重心一旦偏移便很难再平衡。
    于是他只能保持一个搞笑的姿势,侧躺在路边,眼睁睁地看着雨越下越大。
    15
    花神洛春走过路边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天际线已经是乌压压的一片,泥水像溪流一样涌下山脚,有一只白色的不明生物,拖着脏兮兮的毛倒在泥巴路上。
    看着怪惨的。
    洛春本是想顺路看看有没有小动物还没有回家,但见此情景脚步稍微往回缩了缩。
    他甚至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这只小羊是不是在自寻短路。
    直到看见小羊奋力挣扎朝天空打了一通咏春后,他才赶紧上去搭了把手。
    16
    而小羊就在如此狼狈和绝望的场景中,猝不及防地见到了生活在传闻中的花神。
    帕帕恰山谷是这么流传他的,说花神会悄无声息地为受饿的动物提供食粮、为潮湿的洞窟铺上干草,帕帕恰山谷每一户住户的窝前都有一个编织的篮子,是花神亲手放的,用来装给他们的礼物。
    有时候是食物,有时候是一幅画,进入秋天时会是围巾和手套,稍微放晴时会是一袋糖。
    他会庇护山谷,会化腐朽为神奇,会让常年阴雨的土地开花,也会让寸草不生的礁石里萌生郁郁葱葱的小芽。
    在这样潮湿阴冷的雨季,他撑着一把苍色的伞,身上依然是干净的白,好像所有的泥点雨水都会绕开他。
    “你怎么倒在这里?”他将伞放在小羊的头顶,手指略微用力将他拽起来,“山洪就快来了,不躲的话会被淹掉哦。”
    小羊愣愣地看着他,似乎心跳就此停滞,微张着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花神还是被淋湿了,发丝贴在额头,睫毛染了水汽,嘴唇却是惊人的殷红,呈现另一种落魄的美。
    阮绵的视线下移,看见花神的衣摆,在刚才牵自己时留下了一团脏脏的痕迹。
    肮脏、湿润,带着粘稠的土腥气,吞噬掉原本纯净的白色。
    嫩叶在石缝里摇曳,空气在雨水里收缩。
    那抹泥泞刺得他的眼睛很痛,小羊突然觉得很害怕,呆滞地凝视这团污渍,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扭身跑了。
    17
    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天,阮绵想起那天落荒而逃的自己时,仍然会羞愧到想哭。
    怎么会这样呢!
    他用双手捂住眼,又一次陷入反省。
    我应该好好和他道谢才对呀!
    弄脏了他的衣服也还没有道歉,我怎么能做这么不负责任的小渣羊呢!
    而果果见他这幅样子,以为他是还在为被拒绝的事情难过,立即拍拍他的肩:“哎、哎呀,他是不是就说了不需要小草,也不需要宠物呀?”
    “你要不试着送一点别的呢?”他跳到小羊的背上,托着下巴努力想找点话安慰他,“你看,我就不是很喜欢小草,也没有能力养宠物。”
    “但你要是送我榛子,和我交朋友,我就很开心。”他说,“你要是送一点花神需要的东西,说不定他就收下了呢。”
    18
    阮绵觉得他说得真有道理。
    于是他打起精神,重整旗鼓,第二天花了一整天在山上寻觅,为花神带过去一小罐萤火虫。
    第三天是满满一篮子蘑菇。
    第四天是水源处捡到的晶莹剔透的石头。
    第五天是从青到红渐变的树叶。
    第六天是孔雀掉下来五颜六色的毛。
    19
    小羊后来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的确不知道花神需要什么。
    所以只要是自己看到会开心的东西,全部全部,都想送给他。
    20
    于是花神洛春发现,他新搭的架子快被稀奇古怪的礼物装满了。
    他又得重新建一个,不免有点头疼,只好再次起早叫住小羊。
    “你好,不用再给我礼物啦。”他哭笑不得,尝试将语气再放缓些,“谢谢你的好意,但实在是太多,我快没有地方放了。”
    小羊叼着一截树枝,树枝顶端挂着一串红通通的果,是他早上捡了老斑鸠不要的。
    他把树枝放在窗台上,绒毛软绵绵的,眼睛乌黑透亮,对着花神迷茫地眨了眨:“......您不喜欢吗?”
    21
    洛春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他装作若无其事地与阮绵对视,心中却无端生了些内疚感。
    小羊送来零零碎碎的东西,他确实是不太需要的。
    但这只小羊每天很早来,丢了东西就跑,洛春又是位喜欢在冬天偷懒的花神,因此往往日上三竿醒来,面对门前静静躺着的礼物,既不好意思白白拿走,置之不理又觉得对不住小羊的心意。
    况且帕帕恰山谷晚上下一场雨,这些花了精力收集起来的东西恐怕不出半小时就会被浪费掉。
    所以洛春将萤火虫养在了后院,蘑菇留下来种植,石头放上木架子,树叶塑封后留作书签,孔雀的毛实在没好意思要,又放回了孔雀的家门前。
    至于这一截小树枝,他已经在开始下意识地想,要用什么样的花瓶装着才好看。
    “啊,这个......”洛春下意识地转移了视线,耳朵尖有点泛粉,“...也不能说是非常喜欢吧。”
    他指尖捻碎发梢,想找说辞让小羊把这些东西再拿回去,但是对方已经先一步开口。
    “那太好啦!”阮绵很开心地笑起来,全身的软毛都在摇晃,“您没有讨厌我!”
    他张着嘴傻乐了一会儿,在原地绕了两圈,每次跳起来都会将四肢抻平打直,好像在短暂地飞行。
    他跳了几步后突然收住腿,猛地意识到自己这样得意忘形的模样可能会让洛春心烦,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谨慎。
    他连退两步,紧张兮兮地缩着脖子:“那!那我、我就先走了!”
    洛春还没来得及说话,小羊已经一溜烟就跑远了,只剩下声音远远地传来:“明天我也早早地来见您!”
    22
    洛春拿他简直没办法。
    他唤也唤不住,无奈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被动陷入这场社交。
    他觉得每次都让小羊来送礼实在是太不好,于是捏着下巴思考明天要给小羊准备什么小饼干。
    次日洛春特意起了个大早,从天没亮就开始等。
    然而很可惜,这天小羊食言了。
    第3章 可不可以下次洗干净了再给你摸
    22
    洛春大概算过时间,知道小羊通常会在六点时出现,于是这一天从四点醒来,从五点开始等待,为的是能恰到好处若无其事地和他道声早安。
    可是这天等到日上三竿,小羊也没有来。
    洛春抱着巧克力小饼干站在窗前,心里有些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