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网游竞技 > 听说你很嗲 > 第189章
    听到这,叶满枝终于正眼看向他,清澈见底的黑眸仔细观详,试图看出他说谎的痕迹。
    乔灼:“当时我失忆,认为我给不了你安全感,所以才定做戒指。”
    他说这番话不是卖可怜,只是实事求是将五年前的误会一一解释清楚。
    叶满枝抿着唇:“朋友圈,你和你的未婚妻也在。”
    叶满枝只知道是自己被骗,现在再次见面,乔灼在有未婚妻甚至或许已婚的情况下还对他做这种事,但凡是一个三观正的人都不会接受。
    “朋友圈?”乔灼茫然片刻,仔细回忆起来。
    半响解释道:“我当时根本没有拿到手机。”
    乔灼摸出手机翻开自己的朋友圈查看,没有找到叶满枝说的“官宣。”
    又想到什么,乔灼脸色一冷,说:“当时宋辛鱼也在,我还奇怪她来商场定做戒指干什么,原来是想挑拨我们的关系。”
    叶满枝没必要骗他,所以事实就是,有人捏造事实,想用戒指的事挑破他们的关系,叶满枝那时候正是精神敏感的时候,很容易就着了道。
    叶满枝眉头一皱。
    宋辛鱼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在他记忆里消失过,在她的印象里,这个妹子是一个很爽朗的性格,不像是背后搞鬼的人。
    叶满枝将这个猜想跟乔灼说。
    乔灼道:“她不一定,她背后的宋家可不这么想。”
    “不提那些糟心的垃圾。”他又道:“这戒指本来就是给我们定做的。”
    叶满枝心头微动,睁眼看向窗外:“哦。”
    乔灼眼巴巴等着回应,等了半天等了个“哦”字,急得抓耳挠腮。
    叶满枝:“反正已经分手了。”
    乔灼成功被噎住。
    叶满枝有理有据,掰着手指头细数道:“你那边的糟心亲戚太多了,我们不太合适。”
    乔灼:“...”
    离谱中又带了合理。
    两人的误会虽然解开,叶满枝的状态却不好,刚好听到了敲门声。
    乔灼过去开门,所有的白家人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就连临近高考的白柯听说叶满枝的事后,万分担忧的请假。
    韩梦绕开他们,几步飞奔在叶满枝身边,目含后怕:“满枝,受什么委屈了,跟妈妈说,你爸爸和弟弟也在,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承担。”
    叶满枝揉揉眼睛,小声地说:“我没事妈妈。”
    韩梦拍拍他的头:“没事就好,跟我们回去吧。”
    白海德和白柯也纷纷围了上去,他们从别人嘴里了解了事情经过,非常后悔没有关心过叶满枝的心里问题。
    叶满枝被三双包含后怕担心的目光看着,顿了顿说:“爸妈,我想去趟医院看一看。”
    几人一愣,白父最先反应过来:“对,赶紧去医院。”
    四人开车到了医院,叶满枝挂了精神科和心理科。
    给叶满枝看心理的是一个中年医生。
    医生问了叶满枝几个问题。
    “最近失眠吗?”
    “有时候有。”
    医生:“有没有呕吐,或者失去意识的时候。”
    叶满枝:“嗯。”
    “...”
    “中度抑郁,轻度自闭。”
    外面,韩梦和白柯陪着叶满枝,诊疗室内医生宣布诊断结果。
    二人呼吸一紧,白海德求救般的问医生:“怎样治。”
    医生:“多出去走走,不要刺激他。”
    医生接着道:“他有很强的求生意志,家人要多注意一些。”
    叮嘱般地说:“注意不是监视,不要给病人心理压力。”
    “像今天这样的意外,病人是无意识的举动,之前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
    白海德下意识看向乔灼,毕竟这段时间大儿子都是跟他在一起。
    乔灼语塞:“是我让他生气了。”
    白海德闭了闭眼,睁眼之后当着医生的面给了乔灼一巴掌。
    “啪!”
    巴掌声在静谧的房间中格外刺耳。
    外面三人听不见动静,在两人回来出来之后,韩梦没有着急问叶满枝的情况,只让他先回去。
    明明车内的气氛很和谐,叶满枝却也感受到了不对劲。
    他故作轻快道:“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韩梦嗔他一眼:“胡说什么,这种晦气话可不能乱说。”
    叶满枝笑了笑,没再出声。
    回到白家,叶满枝没着急回自己房间,说:“我想在附近逛逛。”
    乔灼:“我跟你一起。”
    叶满枝没反驳,当作默认。
    白父自然不同意,只是想到医生的叮嘱,还是压制住对乔灼的不喜,“早点回来。”
    叶满枝:“好。”
    别墅区后面有一座很大的公园,叶满枝与乔灼到了那边。
    叶满枝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这样就挺好的。”
    乔灼没明白:“什么?”
    叶满枝:“轻轻松松没那么糟心事。”
    乔灼:“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叶满枝一愣,笑道:“刚开始有,现在没有了,仔细想想,自己还挺矫情。”
    乔灼:“没有,是我的错,明明有嘴,就是解释不清。”
    叶满枝咬咬唇:“这样就挺好了,小时候我就希望这样的生活。”
    “那,你介不介意多加一个人?”乔灼装作无意,实际上脸上紧张兮兮的表情早就出卖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