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以爱之名 > 第159章
    肖誉想笑又有点心疼,他还真不知道周允诚对方知夏这么重要。
    丁颂一看五个人走了俩,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毕竟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季云深虽然“没事没事”地说,但当老板的总有个阴晴不定,万一哪天给他遇到了,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于是他也连夜逃回了平港。
    就剩肖誉和季云深两个人,度假变成了度蜜月。
    肖誉一直想玩一次高空跳伞,但他对这种极限运动有着天生的恐惧。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他玩过最刺激的项目就是游乐园的过山车,所以在离岛前,他想体验一次,和季云深一起。
    关于跳伞,他倒是看了不少理论资料,比如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疾病,或做过手术、关节受限、视听力受损等等是不可以玩的;跳伞前24小时内,不可以饮酒或服用影响反应速度和判断力的药物……
    诸如此类的安全须知他已经倒背如流,只差一次实践,否则都是纸上谈兵。
    季云深对此持鼓励态度,说他玩过一次就会彻底爱上,前一天晚上还给他讲了很多年轻时跳伞的趣事。
    第一次跳伞时,季云深为了缓解紧张,在空中做了不少动作,小到和教练比划手势,大到和教练一起翻跟斗。
    还有一次他和周允诚遇到一群跳伞爱好者,年轻人很快熟络起来,在空中举办了一场“看谁停留时间长”的比赛,他没那么强的好胜心,说是参加比赛,实际一点紧迫感也没有。
    反倒是周允诚当了真,一脸严肃地调整主辅伞,果然得了第一。这种口头上的比赛乐趣第一,也没有奖品,最后大家一起去吃了顿大餐。
    “会有打不开伞的情况吗?”肖誉问出最关键的问题,资料上说这种情况很少,可一旦出现就是100%的遇难率。
    季云深:“极限运动一定伴随风险,我们要做的就是出发前检查好一切。”
    转天早上,肖誉到达跳伞俱乐部,经过教练漫长的询问之后,他在风险须知和保险单上签下了名字。上装备前需要称体重,数字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季云深在旁边一瞄,笑他:“胖了点,压称了。”
    肖誉不理会,装备又重又不好穿,他紧张到手心冒汗。
    “没事的,”季云深已经穿好,“一会儿我带你跳。”
    肖誉差异半天:“你有教练证?”
    问完他又开始反省,他太紧张了,说出来的语气很糟糕,其实他没有怀疑季云深技术的意思。好在季云深都懂,换上正经的表情让他放心,俱乐部的教练已经同意了。
    飞机升空的那一刻,肖誉的心脏开始狂跳,海拔越来越高,离地面越来越远。他等候在机舱门口,面前是伸手就能触摸到的云,身后是季云深坚实带着体温的胸膛。
    明明很害怕,却又不怕了。
    季云深最后检查了他身上的装备:“准备好了吗。”
    熟悉的声音在此刻变得陌生,他感觉季云深在往前挪动,而他的腿已经探出了舱门,在风中不受控地晃,他喊:“等一下!”
    “别怕阿晏,”季云深腾出一只手快速环抱了他,一触即离,“我就在你身后。”
    肖誉:“……”
    “跳了。”
    他们开始做自由落体。
    失重感令他心率飙升,耳朵和鼻腔灌满了空气,又疼,又难以呼吸。身后的男人是“恐惧”的具象化,他被“恐惧”包围了。
    季云深拍拍他交叉抱在胸前的手,展开自己的双臂做了示范,他没动,手还紧紧拽着胸前的背带,很怕以季云深的作风会直接掰开他的手指,但季云深没有。
    季云深的手心贴上他的手背,热度源源不断地传来,他的手像被融化的冰块,逐渐松开了背带,然后被季云深带领着舒展开,一如这些天,在沙滩的躺椅上那样放松。
    唰!
    下降到一定高度时,季云深打开伞,他们被一股向上的力猛地牵引,下降的速度顿时慢下来,那一刻空气都是安静的。
    季云深在他身后低笑:“怎么样阿晏,喜欢吗?”
    沉默。
    “阿晏?阿晏在吗?阿晏~阿晏~~~”
    “别叫了……”
    睫毛湿漉漉,肖誉的护目镜上蒙了一层水汽,视线看不清。他觉得丢人,正手忙脚乱地清理,季云深却直接帮他摘掉:“不用戴了,你看下面的岛,是爱心形的。”
    从万丈高空往下眺的感觉很奇妙,大海一望无垠,小岛和游船却渺小得像乐高玩具。也是在这一刻,他发觉了自己的贪婪,这样壮观的景象,他想找到永久保存的办法,他想和季云深永远看下去。
    砰!
    云层间忽然炸开一片彩色,肖誉分辨出了几个模糊了边缘的大字:【阿晏要快乐】。
    “这是……”
    他扭头去看季云深,被对方轻啄了嘴唇,季云深察觉到他想说什么,再次加深了这个吻:“不许跟我说谢谢。”
    烟雾弹做不到太复杂的文字形状,五个大字被风吹散,却永远留在两人的记忆中,心中有些想法愈发清晰,肖誉从跳伞联想到了和季云深的亲密关系。
    这两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需要信任和勇气。
    他需要信任教练和设备,信任对方能确保他的安全;也需要相信季云深能满足他的需求,能尊重他的感受。
    而这两者都涉及到冒险和不确定性,他还需要承担风险、被伤害、被拒绝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