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电竞高岭之花的后花园(nph) > 哥哥给初恋女神舔逼指奸,弟弟在门外偷看

哥哥给初恋女神舔逼指奸,弟弟在门外偷看

    及膝的长裙不知何时被解落在地。
    沉恪的手指深入叶晓湿淋淋的小穴,要找着入口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同是第一次,细心温柔的狐狸精,总是比焦躁急色的小狼狗要敏锐得多。
    “唔……”
    叶晓羞涩地夹了夹腿。
    “学姐……流了这么多,快要把厨房淹了……一会怎么跟小信解释?要对他说……这是姐姐独有的味道,是吗?”
    沉恪克制着,没撩拨得太直白。
    奈何眼前的小浪女激动地把他的手指夹得更紧了。
    “不……不是……”
    “不是?那我手指上沾着的是什么?”
    沉恪没有太深入,轻探一番后,就玩味地抽出那两根修长的手指。
    透明的粘液挂在他白皙细长的指间,渗进他的指甲里。沉恪当着叶晓的面搓了搓,她的淫水就已经泛起泡沫。
    要是搓在里面就更好了,少女脑子里只有这样荒唐的念头。
    “学姐总是要对我撒谎。明明喜欢,明明被我亲得很有感觉。”
    沉恪拨开了她胸前的扣子,拉下蕾丝胸罩的遮掩,如他所想的那般,两颗挺立的奶头急不可耐地跳弹出来,背叛主人展露出情动的痕迹。
    叶晓双手捂胸,这样的姿势却只会更让眼前的狐狸食欲大增。
    沉恪耐心地续上了一个湿吻,刻意将口腔内黏着缠绵的亲吻音焦灼地扩散开。
    “唔……嗯啾……”
    让叶晓产生了小穴在被他的舌头一并肏弄的错觉。
    淫水夸张地顺着大腿根滑向地板,像漏尿般积出一个小水坑。
    “学姐……这样漏下去可不行,你想我以后做饭都闻着你的味道发情吗?太过分了……”沉恪拉断了与她唇间相接的丝线。
    叶晓完全被沉恪这套狐狸精逻辑整迷糊了。
    她此刻真信了自己是让沉恪发情的罪魁祸首。虽然事实好像确实如此。
    沉恪双手不知何时摸上了她那两片丰腴的肥臀,将蕾丝内裤撩开一些后,又用两指轻轻分开她的肉瓣。
    “为了不让小信发现,我来帮学姐舔干净,好么?”
    “……好。”
    “腿再张开一些……”
    沉恪一边诱哄,一边坏心眼地揉了揉她的阴蒂。
    “呜呜……你别……别这样动……会流更多的……”
    他的学姐怎么能又纯情又下流啊。
    简直是天生要被他肏得死去活来,一边拆骨入腹地把玩,一边捧在心尖侍奉的高贵尤物。
    沉恪足够耐心,蹲下身将整张脸埋入她的腿心,伸出唇舌对准那块粉嫩的花心舔弄起来。
    叶晓从未有过这种体验,继情人般的接吻之后,又是如此谦卑的舔弄爱抚。
    原以为他只是象征性地舔舔流出来的部分,没想到沉恪就这样像吸奶般吮着她的小穴不放。
    “舌……舌头……动得太厉害了……酸酸的……有些麻……”
    叶晓娇羞地摁了摁沉恪的脑袋。
    这样的姿势只会让他将鼻尖也一同凑到穴口,满脑子只想把她的骚水吸干。
    沉信就这样大脑空空地贴在厨房门沿,偷窥着厨房里威严尽失的哥哥与在他心中宛如女神般纯净无暇的姐姐,两人忘情地苟且。
    早在看见沉恪保存的那张照片时,内向又胆小的他就对这份美好产生了向往。
    他甚至趁哥哥出门,摸到他的房间偷出照片撸管排解,对着那张无暇的身影射出白浊后又擦洗干净,当无事发生般放回原位。
    心里的恶魔和天使大战了几回,沉信颤抖地拉下裤链,在门外听着二人的动静开始发泄。
    “学姐……喜不喜欢我这样舔你?”
    “呜……喜欢……”
    “流多一些……让我知道你被我舔得很爽……”
    沉恪露骨的撩拨让叶晓心中揪着的半分矜持掉线了。
    她怕自己流了满地被沉恪当作荡妇,结果他正伏在自己胯下如饮甘露般滴水不漏。
    他在期待自己的放纵,牙齿轻轻地磨着她娇嫩的肉芽,催促着她将这张白兔般纯洁的少年眉眼染成她的颜色。
    即便那里面藏着的是汹涌得想用大尾巴肏晕她的狐狸精。
    叶晓心中生起一丝浅浅的罪恶感——她正背着沉家柔弱的弟弟,玷污他最敬爱的温柔纯洁的哥哥。让这个把他奉为初恋女神的男人给他蹲下舔穴。
    这种想法让她小穴里的热流一阵一阵地外涌,沉恪吸得更用力,舌头也兴奋地在穴内抽插。
    “沉恪……沉恪……我……想去……要去了……”
    收到通告的沉恪不但没有移开脸,反而双手紧抓着叶晓的翘臀,暗示性地往外掰,唇舌加快了肏弄速度。
    湿润甬道内的热流尽数泄入沉恪的喉腔内。
    收尾猛吸的那一口传出了相当淫荡的滋溜声。
    翕动着的花心还在恬不知耻地对沉恪喷水,叶晓被他沉醉的面容勾住了魂。
    直到他含着半口淫水重新吻上她的唇,叶晓才意识到自己的小穴究竟给他喂了什么。
    沉恪与她在嘴内分食着那抹催情液,他不动声色地拉着她的手牵引她抚上了胯下挺立已久的大肉棒。
    “学姐……也帮帮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