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电竞高岭之花的后花园(nph) > 背着弟弟被狐狸精哥哥压在厨房告白舌吻/喜欢

背着弟弟被狐狸精哥哥压在厨房告白舌吻/喜欢

    沉恪用洗手液清洗又擦干了手指,这才回过头注视着在他身后脸色踌躇的叶晓。
    两杯红酒就让她的小脸通红了,这要是吞了他的大肉棒,里里外外会红成什么样啊?简直不敢想。
    “学姐,当年你收了我的情书,却不给我答复。现在让我抱一下,可以么?”
    耳根子软的叶晓就听不得这个。
    被她年少忽视的美人学弟此刻一脸怀恋委屈地向她讨要一个迟到的告慰拥抱。
    ——这是叶晓解读的。
    她点点头,用那泛红得可人的脸颊。
    以至于她完全没有想过一种可能。
    ——温柔体贴的学弟,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公狐狸。
    沉恪低下头,身高差使得他微微弯腰,双手由肩膀缓缓往少女的后腰延伸,掌心温热地交迭在她的腰身。
    学姐的身体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纤细又丰腴。
    鼻尖所嗅尽是让他沉迷的甘美体香。
    这就是让他在初中年代,就大胆跨越年级与年龄差递上告白情书的女神。
    当年的沉恪对叶晓一见钟情的理由很简单。
    她很漂亮,她很优秀,她很有钱。
    反正活在这世上就要竭尽心力委曲求全,那他宁愿对这样的女人俯首称臣。
    想让她怜悯自己,也想让她完全包容自己。
    想捏住她最脆弱的地方,细细把玩。
    沉恪伏在叶晓的肩边轻喘,吐息刻意吹向她不知被酒意还是羞涩染红的脖根。
    身体贴得很紧,仿佛两人生来就是缠为一体的。
    叶晓的思绪被沉恪灼热的躯体与心跳声扰麻了。
    双手迟疑几番,还是大胆地回拥了沉恪的后背。
    看着斯文的体格摸起来相当结实有料。
    而此刻还有一个结实的东西正抵在自己的肚脐下。
    肿胀得让叶晓无法忽视,熟悉的触感又让她回忆起那两个坏心眼臭小子的刺激。
    她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情了。
    沉恪完全贴合的躯体细致地感受着她的颤抖与慌乱。
    “学姐,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你……我的心思,就不值得你给我一个正眼么?”
    分明饱含着哀求的话语,在耳边舒展开的气泡音,带着一股裹挟与命令的意味。
    叶晓甚至怀疑是自己喝醉了。
    “我……我当然有正眼对待。”
    “是么?”
    沉恪终于将伏在她肩边的脸移到她面前。
    两人之间的距离暧昧不已,鼻尖相抵,气息交融。
    沉恪的气息可不像他温柔无害的外形,叶晓一接触到他的鼻息,就感觉自己像吸了催情药一样迷糊。
    这人畜无害的小白羊哪里来的侵略性?
    “学姐不告诉我答案,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法……好好拷问了。”
    沉恪给了叶晓反应的时间,只是她根本无力挣脱。
    他的唇动情地吻了上来,温柔而轻盈,纯情得如涉世未深的少年,只是在对初恋情人诉说着情窦初开的告白。
    几番轻巧的唇外撩拨,叶晓迷迷糊糊地被他磨得张开了双唇。
    沉恪真的太纯情,太让人怜爱了,她心有不忍。
    狡猾的狐狸当即加深了亲吻,噬咬她的唇瓣,毫无攻击性的牙齿像撒娇般责备控诉她当年的忽视与沉默。
    叶晓恍惚地将搁在沉恪后背的手松开了一些,指尖只够触及他的前腰。沉恪默默地用一只手引导她将手指移向自己的肚脐下。
    叶晓被淡淡的酒意与这个看似纯情的吻双重加持下,泄露出动情的喘息。
    沉恪这才掠起她娇软的香舌,含在自己嘴里用力吮吸。
    好动情的一张小嘴,真想用大肉棒把里面搅得一塌糊涂。
    叶晓从来没有被这样吻过。
    记忆里把她吻得最深入和崩溃的,应该是和姜天翊的那一夜,可他一上来就热情粗暴,吻里尽是欲望和掠夺之意。
    沉恪的这个吻,犹如天底下最甜蜜相爱的情人,充满了倾诉,奉献,交融,最终才抵达爱欲。
    她透过这样的唇齿交合,深刻地感受到了被他一直藏在骨髓里的狂爱。
    叶晓对此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她被吻得满脸媚态,口水几近垂落,又被沉恪珍惜地舔去,吞咽。
    “学姐……舒服吗?……喜欢我这样吻你吗?……”
    叶晓被吻得晕乎的大脑只想在他怀里放纵。
    她诚实地点点头。
    “好乖……舌头,再伸出来一些。”
    叶晓就像听话的小母狗一样对着朝她下命令的沉恪重新伸出舌头。
    两人像久别重逢的情侣般缠绵热吻,丝毫没注意到厨房外有轻微的脚步声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