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电竞高岭之花的后花园(nph) > 宝宝已经决定好要被我内射了吗?

宝宝已经决定好要被我内射了吗?

    叶晓物色上的第二个人选,是自己的半个青梅竹马,傅家的小少爷傅亦酩。
    今年总决赛殿军中单。因为队里的打野玩得太拖累,导致他的比赛总是在擦屁股与给队友擦屁股的路上。
    叶傅两家关系不错,这意味着她可以打打竹马牌和关系牌把傅亦酩捞到手。
    叶晓抵达傅宅时,正好碰上了傅亦酩的亲哥哥傅亦心。由于哥哥总是比弟弟成熟靠谱,叶晓从小就比较敬重傅亦心,并以此打压调皮捣蛋的傅亦酩。
    傅亦酩没少怀疑她从小就想当自己的嫂子。
    然而这两人是真没这个电波。
    叶晓普通地和傅亦心打了照面与招呼,就直奔二楼傅亦酩的卧室。
    他正在直播。
    一推开房门,叶晓就听见响亮的一声。
    “他怎么好意思在爷面前装啊?玩得是纯纯的一坨……”
    蹲在椅子上敲键盘的傅亦酩一见叶晓出现,姿势都变端正了,嘴巴里下一个字也没能蹦出来。
    叶晓搬了张椅子坐到他跟前,直播间弹幕正在刷屏。
    【傅少怎么没声了?被禁言了?】
    【这就是一坨啊,和酩哥对线装逼的下场!】
    【回来吧我的骚话喷射机,傅少再骂两句,我要出来了!】
    叶晓笑嘻嘻地在傅亦酩耳边轻语:“好家伙,你的观众真变态。”
    傅亦酩被她说得手一抖,漏了个炮车。
    在弹幕嘲笑之时,他闭了麦。
    “我刚刚在楼下见到心哥了,他是没怎么变,你变化倒挺大。”
    叶晓主动开口寒暄。
    傅亦酩是真的男大十八变,已经长开的俊脸上带着几分嚣张跋扈的痞气,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扯他头花的毛头小子。
    “你是来谈战队的事,还是来谈当我嫂子的事?”
    “傅亦酩你几个意思?说了我对心哥没那方面的意思。”
    他轻轻地哼了一声,继续敲着键盘闭麦操作。
    叶晓趁机打开自己手机和姜天翊发短信。
    「中单找Land战队的傅亦酩和你配合可以吗?我记得你们相性不错的。」
    姜天翊很快有了回复:「宝宝已经决定好要被我内射了吗?」
    天杀的怎么过了一天这家伙还是如此软硬不吃。
    叶晓噘嘴关闭了手机屏幕。
    “你在外国谈的男友怎样了?吹了?”傅亦酩主动开了个新话题。
    “早吹了,不是都在朋友圈说了吗,你不会拉黑我了没看到吧?”
    怎么可能拉黑。
    叶晓当然不会知道,傅亦酩刷她的朋友圈可谓是一条不漏,只不过他和他的倔强不动声色,也不会点赞留言。
    早就知道她和她那外国金毛男吹了,还从她闺蜜嘴里打听到了金毛男某些方面不太行。
    明明自己也染了一头金毛,怎么不见她看看窝里的,就知道吃窝外的。
    傅亦酩把对面中单当作情敌金毛与自己哥哥的替身痛宰,直播间里进来了一个熟悉的昵称——Sky姜天翊
    叶晓也看到了,那正是姜天翊的直播账号。
    “傅亦酩,我要是能挖到姜天翊跟你打中野配合,你能应我吗?”
    傅亦酩给了她一个一言难尽的目光:“姜天翊不怎么给女人面子,你让叶钦去给他开价也许还算有戏。”
    叶晓被整无语了。
    想到姜天翊摁着她的脑袋进出的画面,那可真是太有面子了。
    “你就说你能不能应吧。”
    傅亦酩早早就打算退了Land这破队不想当擦屁股位,如果叶晓真有能耐挖到姜天翊这个冠军野王,他是倾向于加入的。
    Sky姜天翊:【玩得这么缩,是在草里COS狗尾巴花吗?】
    一看姜天翊发弹幕揶揄,傅亦酩就来劲了。本来就是叶晓在他身侧让他乱了道心,才没打得很激进。
    “姜狗,明年还在Rain打吗?”傅亦酩开麦发问。
    叶晓心跳砰砰地等着姜天翊在弹幕的回复。
    Sky姜天翊:【不好说。】
    弹幕此起彼伏地起哄。
    【Rain这队就是姜哥一人拴四条狗带着夺冠吧。】
    【确实,总决赛上单被亚军队的上单况启声当猪提款,真得看Sky力挽狂澜。】
    【中野牛逼全队顺的版本,我能不能梦一下傅少和姜哥的双王组合?】
    “我要是签到姜天翊,你就应我好不好?”叶晓也趁机凑近傅亦酩的耳朵。
    傅亦酩又把麦闭了,叶晓的耳边吹气痒得他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