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池中洲 > chapter18焦躁
    第一次和沉临洲发生关系,就是因为酒。
    自那之后,池乔知道自己酒后多容易失态,就几乎不碰了。
    就像蒋晓晨说的,喜欢一个人太久,可望而不可得,人会累的,需要暂时忘记。
    可她怎么不觉得,酒精能够麻痹掉大脑那片产生“执迷”的区域呢?
    还是说,她捂住心口,自嘲地想,因为动的是心?
    面前的人影晃动着,如水波中的倒映,被风吹得起了皱,轮廓都走了样。
    池乔靠着沙发背,因为头晕,压低帽檐遮光,闭了会儿眼。
    直到感觉到有人在旁边坐下。
    “不好意思,”她以为是来搭讪的,“我不喝酒,不玩游戏,和朋友一起来的。”
    似乎早已预判到来者会用什么开场白。
    “是么。”对方的气息骤然逼近,声音也清晰了几分,在她耳边放大,“刚刚不是喝了挺多?”
    池乔睁开眼,猝不及防跌进一片深不见底的墨海。
    是沉临洲。
    她恍惚了下,想的竟然是,她喝的酒里被掺了迷幻剂之类的吗?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沉临洲嗅到她身上浓郁的酒气,视线投向桌几上,酒瓶空了,度数不低。
    池乔欲开口,打了个嗝,就忘了要说什么。
    “桥桥,”他两指掐住她的腮帮子,“胆子大了,敢来这种地方?”
    池乔这才通过语气确定,真是沉临洲。
    她昏昏沉沉,嘴巴被捏得嘟起,声音也含混:“我成年了,为什么不能来?”
    “不担心被人拍到?想刚出道,”沉临洲慢条斯理地说着,“就被发到网上说泡吧?”
    池乔到底是喝多了,不然也不会轻易被他带偏思路。
    ——她又没违法违反公序良俗,被拍到了又如何。
    她挪了挪屁股,靠近他,借他的身体作遮挡,埋低头,“应该没人认识我吧。”
    “跟你朋友说一声,我带你走。”
    “诶……”
    池乔没来得及做反应,人被拽着离座。
    沉临洲另一只手拎着她的包,迎面和钟子扬他们那些探头探脑的碰上。
    “呀,沉大少爷,这就准备走了?这位妹妹是喝醉了?”
    说话间,目光一直往她身上瞟。
    是想知道,什么样的女人,能让沉临洲难得失控。
    奈何灯光暧昧不清,她戴了帽子,他又一把将人按进怀里,没叫他们窥探到一星半点有用的信息。
    沉临洲丢下一句“账晚点报给我”,就揽着人走了。
    “得嘞,沉少爷慢走。”
    他身高腿长,步子迈得又大又快,池乔感觉自己是被他夹着的一只沙袋。
    出了酒吧,她用力推开他,惯性使然,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沉临洲要扶她,她忙退了一步,说:“别!”
    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难受得很,像是要吐了,不想弄脏他那价格高昂的衬衣。
    可这落到他耳里,意思就变成了:她不愿意碰他。
    池乔撑着路边的电线杆,脑袋垂着,好一会儿才稍有好转。
    沉临洲离得不远不近,点了支烟,目光幽深。
    这么多年,他习惯了把所有事牢牢掌控于掌中。
    没有发生偏离的。
    最开始,对她也是。
    毋庸置疑,池乔是个很有野心和决心的女孩子。
    从入学第一次摸底考试的倒数第叁,到高二分班前最后一次考试,她每次都在进步。
    她在努力向他证明,她作为接受资助的学生,是能够让他骄傲的。
    但事态怎么发展到今天的地步的?
    是,她长大了,早就不是那个瘦瘦巴巴,手上满是茧的池月桥了。
    或许,假以时日,她终会站在只为她一人而闪烁的聚光灯下,受万人喝彩。
    所以,她可以在男人之间周旋,也可以不再需要他。
    沉临洲忽地心生一股无名的焦躁,掐灭了烟,走到她面前,略一蹲身,抱住她的小腿,将她扛上肩头。
    池乔的胃被顶到,一阵天旋地转,终于无法控制,“呕”的一声,张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