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池中洲 > chapter15价值
    饭后,池乔看见沉临洲站在树荫下抽烟。
    镇上有很多男人抽烟,抽的还不一样,有的是自己用纸卷烟丝,有的是用细细长长的烟斗。
    大多烟雾缭绕,臭气熏天的。
    但他身上,一点吊儿郎当,流里流气的气质也没有。
    他就那么立着,望着远方连绵的青山。
    池乔看了十几年的山,只觉得是翻也翻不过的屏障,大概对他来说,不过是短暂停留观览的风景。
    刮过一阵热风,卷起坪地的沙土,有些眯眼。
    沉临洲抬手遮了下,转过身,和她对视上。
    她想着老师刚刚跟她说的。
    何明莱一个姨妈在沉家做工,说他们家公司新近成立了慈善基金,资助偏远山区孩子上学。
    何明莱千磨万求,她才答应去提了一嘴。
    但是没敢去董事长、董事长夫人面前,挑的是年轻,看着容易心软的沉临洲。
    当然,他没那么傻,轻易相信。
    万一是杀猪盘呢。
    宁河小,他找人一查就知道真假了。
    所以,他这趟来,是为了更进一步地了解她的情况。
    何明莱姨妈还说,沉家办慈善基金,不是为了什么政策优惠,或者好名声,他们是信“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种善因得善果”。
    然而此时此刻,池乔心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怕失望落空,沉临洲不愿意帮她;另一方面,是感念于何明莱的倾力相助。
    还有,隐隐的期待,她很想,很想,去更好更大的学校读书。
    心脏在胸口用力地搏动着,甚至略微发疼。
    种种情绪纠结在一起,当对上他的眼时,还怔怔的,没能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沉临洲碾灭烟,提步朝她走来,低头看这个瘦弱的女孩子。
    “知道我是来找你的吗?”
    池乔点点头。
    “校长给我看过你的成绩,我也向何老师了解了你的学习情况,在这里是拔尖没错,但到了庆城重高,很可能是下游,甚至垫底,你怕吗?”
    这是他那天,和她说的最长的一段话。
    她没大反应过来,似乎从未思考过他说的问题。
    她垂头,脚下的水泥地修得粗制滥造,坑坑洼洼,再往旁走几步,则是泥路。
    思定,她重新抬眼,朝他笑着,“我不怕,帅哥哥,你能帮我吗?我以后功成名就了,肯定会回报你的。”
    到底是小孩子,不藏事,话里,眼底,全是明晃晃的讨好。
    但如此直接的目的性,却并不令人反感。
    沉临洲饶有兴致地反问她:“什么程度才能叫‘功成名就’?”
    他原以为,她会有明确的职业目标,当老师、医生、科学家,诸如此类——一些传统的小孩的“理想”。
    岂料,池乔说的是:“大家都发自内心地为我感到骄傲。”
    她停了两秒,补了句:“包括哥哥你。”
    像是已经笃定,他将成为她的资助人。
    沉临洲便也这样问了:“为什么认为,我会答应帮你?”
    “因为你看起来面慈心善,很大方的样子。”
    她眼里的大方,绝不止不吝惜钱财,更是一种慷慨的处世态度。
    他笑笑,当下没说什么。
    临走前,他拍了拍她的脑袋,“踏实学习,少说花言巧语。”
    老师难掩激动,又是鞠躬,又是挥手,送走沉临洲。
    回到家中,池乔还如在云中,整个人飘飘然,倒水溢杯了都不知道。
    幸亏是冷水。
    杨丽娟没好气地说她:“干吗呢,丢魂了?”
    “妈,有个老板要资助我去庆城读书。”
    “你做梦没清醒?谁钱多没处烧的,供你一个乡下姑娘上学?”
    池乔急道:“是真的!老师今天带我见了他!”
    “唬你玩的吧。”
    “没有!他到时候会带律师过来。”
    这事可大可小,当晚,立即开了个小会。
    池建中不同意,她去了庆城,十天半个月也回来不成,家里就又少一个人干活。
    池岩山一贯无条件站在他姐那边,极力赞成。
    杨丽娟摇摆不定。
    俩小孩说了没用,说到底,得家长拿决定。
    池建中是一家之主,最终由他拍板:“干脆等他们来了再看情况。”
    其后两天,池乔一直处于一个焦虑等待状态。
    她怕沉临洲不会来。
    再见面的时候,依然是在学校。
    池建中代表池家,何明莱、校长都在,沉临洲旁边,是一位穿西装,戴眼镜的律师。
    他们递了两份合同过来。
    池建中读着吃力,律师详细帮他解释。
    不仅资助池乔上学,还会捐五百万,给学校修葺操场,翻新食堂、教室。
    五百万?
    池建中咋舌,不免将向目光投向那个男青年。
    对他们来说是什么概念呢。
    池建中在镇上做工,一天最多两百;池乔一学期的教材费,不到三百;而一头养了一年的猪,就值三千。
    他们精打细算,省吃俭用。落到白纸黑字上,就只是一串数字。
    池乔坐在旁边,紧紧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池建中还是签了字。
    他想,送女儿上大学,日后她赚了钱,也好帮衬着点家里。
    沉临洲说:“简单收拾一下必需品,衣服不需要,可以重新买,待会随我的车一起去庆城。”
    池建中惊讶问道:“这么快吗?不是九月才开学吗?”
    “我会请家教为她补课,否则,她到时很难跟上进度,还有她的英语口语、听力、体育,都不行。”
    完全不顾女孩自尊的直白。
    池乔涨红了脸,耳根子也发热,但心里清楚,他说的是事实。
    镇上和市里的教学质量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沉临洲淡淡地瞥向她,“当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你得向我证明自己的价值,对吗?”
    言下之意无非就是,钱,不会白投给一个废物。
    她得拿出成绩。
    池乔用力地点头。
    不知为何,池建中打心底有点怵沉临洲,不再徒劳无功地争驳,打电话叫杨丽娟替她收拾行李。
    得知池乔马上要走,池岩山立马跑过来,依依不舍的,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好像也不需要说什么。
    池乔坐在车后座,回头看,他们、房屋、学校,缩得越来越小,但她有所预料,自己在越飞越高。
    ——
    这篇文剧情应该会多一点,前面主要是铺垫桥桥的感情,后期沉总将追妻,包括但不限于:吃醋、失控、强制、angry  sex、dirty  talk等等,请多多关心吧!(陆星材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