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池中洲 > chapter7不悦
    厨房是开放式的,每做一道,就有人在旁介绍食材,端出来的菜品极致精美。
    噱头和仪式倒是管够。
    意外的是,菜也很好吃。
    甜品甜而不腻,虾肉嫩滑Q弹,肉不腥,浸饱酱汁,十分入味。
    池乔胃中馋虫被勾起来了,吃到八分饱,才依依不舍地停筷。
    沉临洲看她两秒,抽出纸巾,迭了迭,手臂横越桌子,朝她伸过去。
    她下意识地偏了下头,躲开他的手,接过。
    “沾了东西吗?我自己擦吧,谢谢。”
    他收回手,眼神沉了两分,“以我们的关系,需要这样避着我吗?”
    多奇怪啊。
    接过无数次吻,上过无数次床的人,居然连这点接触都抗拒。
    池乔笑笑,“沉总,区区小事还要麻烦你,我过意不去。”
    分明是恭维的话,沉临洲却怎么听,怎么觉得不顺耳。
    沉总?
    这女人怕不是提了裤子不认人,谁在床上一口一个哥哥来着?
    “你在学校受欺负,缺钱的时候,也不见想起我。”
    他轻描淡写,像是不在意。
    可若仔细瞧的话,会看到他搭在桌沿的手悄然攥紧,掌背青筋迸起。
    池乔软声道:“你忙呀,我处理得来的事,拿来打扰你,岂不是显得你看走眼了么。”
    真是善解人意。
    沉临洲扯了下唇角,似笑非笑,应说:“是。”
    池乔擦净唇边污渍,拎起包,说:“我吃好了。”
    途径厨房,她对厨师们浅鞠一躬,下半张脸被口罩遮住,露出的眼睛笑得微弯。
    “谢谢,每道菜都很好吃。”
    他们稍稍一愣,随即笑逐颜开,“小姐、先生慢走。”
    沉临洲走在前面,推开门,让她先。
    即使他情绪掩饰得很好,但她自幼善于察言观色,加之以她对他的了解,猜出他的不悦。
    他生什么气呢。
    他当时拿到offer,忙着出国事项,后来直接飞往纽约,她连他的消息都无从得知,谈何求助。
    再说回现在。
    他们并非情侣,生活中日常的亲昵和床上肉体的亲密是两码事,他那样的举动,不怕她多想吗?
    也是。何必指望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尤其是男人——施舍般地低下高贵的头颅,垂悯瞻仰他们的人,顾虑他们如何作想。
    离瑜伽课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池乔要回一趟公寓,沉临洲送她到小区门口。
    池乔解开安全带,正要下车,他将门锁上。
    她疑惑。
    他侧眸,轻睨她一眼,“我下午的飞机。”
    池乔怔了几秒,没反应过来似的,问:“这么突然?”
    才待了三天两晚,过去来回都没有这样仓促。
    他言简意赅:“得见合作方。”
    “好,工作重要。”她点点头,又想了下,“几点的飞机?我和老师请假,送你去机场。”
    “你也说了,工作重要,我沉临洲在你眼里,约莫是比不上的,就不必勉强了。”
    池乔一噎,一时失语。
    车内静默着。
    豆大的雨滴一颗颗砸在挡风玻璃上,不一会儿,如竹筐倒豆子,又急又响。
    又是扰人的,没完没了的雨。
    她回神,没话找话:“天气不好,航班大概率会延误。”
    “我不从江城走。”
    哦,是了。
    她怎么忘了,江城没有直达纽约的航班,所以他每回来,都得多转两个小时机。
    沉临洲向她倾身,大掌包着她的后脑勺,另只手挑掉口罩一边耳挂,幽深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她的唇瓣上。
    口红被擦掉了,她还没来得及补,显出的唇色是自然的淡粉。
    他或许天生带点狼性,盯准的猎物,就不会放其逃脱。
    她心跳快一拍,随即心领神会,自觉地闭上眼。
    下一秒。
    他掠夺她的呼吸。
    吻比她想象中的狠,狂风疾雨地,像想将那两瓣软肉咬碎,吞入腹。
    舌根也隐隐发麻。
    池乔的唇舌被他全权支配,睫毛颤了几颤,手抵在他肩上,却没有推开他。
    密闭的空间里,空气逐渐变得稀薄,燥热。
    雨帘将车隔绝成一个独立的世界,里面只有她和他,像孤岛上相依为命的求生者。
    但现实是,他们马上就要分道扬镳,下次再见,说不准是半年还是一年后。
    在她快要喘不上气时,沉临洲松开了她。
    大拇指摩挲她柔软的唇角,见她胸口起伏,语气带着揶揄地道:“接了这么多次吻,还是学不会换气。”
    池乔小声说:“师傅领进门之后,我也无处继续修行。”
    他被她这句话说得有些愉悦,眼底的阴霾淡了几分,“好好学习,喜欢唱歌就唱,别碰娱乐圈那点腌臜事。”
    “嗯,我知道。”
    他又啄吻两下,下车去后备箱拿伞。
    “我就不送你进去了。”
    “好,一路平安。”
    沉临洲拍了下她的后肩,“走吧。”
    池乔走到拐角,回头望他。
    仅有的一把伞给了她,他长身而立,雨落在他发梢、肩头,神色莫辨。
    她脚步未停,往公寓楼走去。
    那一刻,沉临洲蓦地想到一件事。
    她从来,没有在除了上床以外的时候,主动吻过他。
    ——
    呜呜呜你们这群提裤子不认人的渣女,催我开沉临洲这篇,结果我开了又不给我偷猪(?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