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池中洲 > chapter2观众
    录制结束,已经半夜了。
    观众陆续离场,还有些少量艺人的粉丝围在门口,拉着横幅,接偶像“下班”。
    池乔早一些时候,便从后门离开,坐上沉临洲的车,回他的酒店。
    她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不知不觉靠着椅背睡过去。
    到了之后,他也没叫醒她,低头玩手机,她看了眼,是一款操作简单的小游戏。
    “你通关了吗?”她语气里有点埋怨,“我玩了好久都没过。”
    沉临洲收起手机,“刚开始玩,早上看你玩,就试了下。”
    他不是那种自制力差,容易上瘾的人,游戏才到一半,他说停就停。
    池乔一直挺佩服。
    下车前,她戴上口罩、帽子,只露一双眼。
    刚解开安全带,他突然朝她伸出手。
    她没动,想他至少不是要来吻她。
    温热的指腹停在她的下眼睑。
    微痒的触感,令她快速眨了几下眼,呼吸也停了一瞬。
    她脸上的妆还没来得及卸,沉临洲揩去一点亮粉,搓捻着,说:“妆太浓了。”
    池乔抿了抿唇,声音闷在口罩下,模糊了几分:“舞台灯光吃妆,不然不明显。”
    他笑了笑,“但挺漂亮的。”
    “话说,你今天怎么在台下?”
    观众席人不多,他坐在前排,很难被忽略。
    他淡声:“找人要的票。”
    以他的人脉,要一张综艺节目的观众席位票轻而易举,但她以为,他不会来。
    或者说,他不会把时间花在他不感兴趣的事情上。
    沉临洲从十几岁起,就有很明确的目标,从考上京大,去哥大读MBA,再到自己创立公司。
    正因为太明确,故而不容步伐被打断。
    但往往在池乔以为了解他的时候,他又会做出令她揣摩不出其意图的事。
    譬如,为什么特地来看她的舞台。
    继续深究的话,难免触及到一个一直避而不谈的问题——感情。
    所以,没必要再问。
    池乔卸妆时,沉临洲在窗边接电话。
    这两年,他外公身体状况糟糕,他父母带老人家去国外康养,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
    他们年纪不大,估计因为太闲,总催他找女朋友。
    得知他回国,他母亲许蕙女士一起床,就来“关心”他了。
    “你既然没有移民的打算,就在国内安心待着,好好找个女孩子,别老往纽约跑。”
    他从烟盒里磕了支烟出来,没点,咬在唇间,说:“我是为了工作。”
    “也不是我着急,你外公就想抱曾外孙,老跟我问起你。”
    “那也得有人看得上我。”
    许蕙斥道:“浑小子,明明是你一挑一个不满意,你还颠倒起黑白了。”
    他轻笑一声,不以为意,“我这东奔西跑的,就算找到了,聚少离多,也培养不出感情啊。”
    浴室水声停了。
    沉临洲瞥去。
    池乔用毛巾吸着脸上水分,趿着酒店的拖鞋走出来。
    女孩脚掌白皙,踇趾趾甲上涂了酒红色甲油,更衬得肤如珍珠。
    她放轻了动作,从他行李箱里挑了件衬衫,打算待会儿洗完澡作睡衣穿。
    耳边,许蕙仍在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算明年处理完这边的事,就留国内了。”
    沉临洲摘下烟,说:“没定下的事,免不了有变故。我爸叫您了,快去吧。”
    他收了线,问:“这两天还有行程么。”
    她想想,“明后天下午有瑜伽课,别的没了。”
    “减肥?你已经够瘦了。”
    是很瘦,腕骨细得一捏就能碎似的,躺在他身下时,都显出肋骨形状。
    池乔说:“练形体,Lucy姐说我体态不太好。”
    当艺人要上镜,尤其穿礼服,体态很重要。
    沉临洲颔首,表示了解。
    于他而言,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既然想得到向往的,势必得付出相应代价,他没什么好加以评判的。
    但从她的角度来看,这是他利己主义的表现。
    她的事业给不了他什么助益,他自然漠不关心。
    之前闺蜜蒋晓晨知道她跟沉临洲搅在一起,摇头叹息,说,她肯定吃亏。
    两年过去了,池乔没吃到什么亏,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偶尔和他上床,彼此获得性快感。
    就像今天晚上。
    两人都洗完澡,已经是凌晨了,人精神最疲惫的时刻。但一躺上床,身体之间无可抗拒的吸引力,将他们拉近,继而情不自禁地接吻。
    沉临洲一米八七,他的衬衣套在她身上,宽大太多,遮到大腿,免了穿裤子的功夫,因而他脱光她没费太多力气。
    她底下就一条一次性内裤,触感不如纯棉舒适,胜在方便。
    方便穿,也方便他扔。
    她胸上还有着淡淡的痕迹,是他昨晚留下的,吻痕,咬痕,指痕。
    当然,他身上也有。
    太久未见,不知是谁先开的头,导致这般“惨烈”。
    但显然,沉临洲打算今晚温和一些。
    ——
    不保证日更,珠珠满200有加更,祝大家看文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