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追月光 > 14
    主人?
    这倒是一个新鲜的词。
    顾盼走到房间里都还在想着这个词的意思。
    主人……
    她是他的主人吗?
    问题有些耐人寻味,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只好等着明天睡醒再说。
    这一觉,是顾盼回国两个月以来睡得最舒服的。
    早上九点钟,她居然是清醒的。
    从床上起身,她想的第一件事是封砚臣来了没有。
    找了一圈没看到手机,只好起床去客厅找。
    她手机总是丢来丢去,平时也没什么人找,在哪里都无所谓。
    刚开门,看到封砚臣已经来了。
    “醒了?我今天煲了粥,还做了一些小甜点,你是喜欢甜口的还是咸口的?”
    “我都可以……”
    她的声音很弱,实则有些心虚。
    因为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先前到底是喜欢甜口的还是咸口。
    早在半年前,顾盼的味觉开始慢慢变淡,现在可以说没有什么味觉。
    她吃东西从不在乎咸口甜口,只在乎温度合不合适,能不能下咽,自己会不会吐。
    心理疾病对许多人来说是矫情,连带着顾家的一些长辈都认为她只是装的。
    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也从未向人坦白这个事实。
    对她来说,吃东西只是维持生命的途径。
    封砚臣自然也看到了她的不自然,没说什么,只是点头应道:“嗯,我会多备一些。”
    她胃口并不大,做饭的步骤也简单。
    封砚臣去了衣帽间,把阳台的衣服收了回去,客厅上的花换了新的,连沙发上备着的毛毯也是新的。
    顾盼发现这个地方突然有了一些温度。
    她没耽误封砚臣干活,准备去洗漱之前吩咐起来,“给我换新的床上用品吧。”
    床上用品三天一换,如果喝了酒,那就天天换。
    她有些受不来怪味道,新换上去的还要用香薰熏过一遍,不能太浓,也不能太淡,封砚臣之前做的就很好。
    没等到对方的回答,顾盼就已经走到浴室里了。
    她喜欢睡醒去冲澡。
    冲澡洗头,等擦了身子之后,闭着眼睛摸索着去衣帽间的位置。
    浴室有个暗门通往衣帽间,平时家里没什么人,戒备心自然也没有。
    可到底是忘记了,自己让封砚臣换床上用品。
    所有的床上用品,毯子,还有自己的浴巾,放在衣帽间旁边的杂物间。
    杂物间没关门,封砚臣拿着东西刚抬头,先是听到脚步声,最后看到一双笔直修长的大腿映入眼前。
    顾盼很瘦。
    四肢纤细,皮肤自然不用说,白皙透亮,好看的天鹅颈之下是盈盈一握的腰肢,隐秘三角区的毛发并不多,只是露出一点私密的轮廓,都这般诱人。
    封砚臣觉得自己有些燥热,反应过来后,默默转身不敢看。
    他在想,自己要不要把顾盼喂得再胖一些。
    她好像破碎的娃娃,稍稍一折就会断掉似的。
    他怕她碎。
    等了好一会儿没听到声音,他还以为她走了,微微转身,映入眼帘的是顾盼撅起的屁股。
    她在擦腿。
    旁边是刚选好的裙子,还有胸贴。
    双腿之间的那粉嫩的肉缝尽收眼底,紧密包裹着那里面的粉嫩。
    而封砚臣这一次避无可避。
    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