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青橘 (校园1v1) > 巧合吗
    某人的自证计划还没能实施,就先被派去北城,代表兰城参加全国高中生奥数竞赛,原先就被邀请过,但被薛大少爷拒绝了。问就是不想去,只想好好读书。
    原定人选是兰湘另一位数学尖子生和一中的理综大神,但一中那位大神好巧不巧,临竞赛叁天前出了交通事故,明天就要出发了,这会儿人还躺在医院呢。
    班主任,教导主任轮番上阵哀求,又是他们用兰湘的荣誉,又是用整个兰城的荣誉,各种道德绑架大法,薛与岑还是淡定摇头,说不去。
    最后,还是校长出面,搬出与薛老董事长的交情,薛与岑才松口应下。
    薛与岑去参加奥数赛的这天,一班还发生了一件“大事”——
    都高叁了,没想到还有转学生,更令一班没想到的是,转学生居然还是美女海归。
    一头靓丽的秀发,扎在脑后,饱满的鹅蛋脸,白白净净的,素颜就已经超级漂亮,眼睛又大又亮,脸上始终挂着自信满满的笑容,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土土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仿佛是那个时尚品牌的校服样式新品。
    “大家好,我叫徐明月,清风明月的明月,刚从英国回来,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未来一年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明媚大气的长相,落落大方的性格,长得好看就算了,声音还那么动听,字正腔圆的,一点也不像其他海归,喜欢故意卖弄半生不熟的口音。
    “那徐同学,你就先暂时坐在第二组最后一排的位置,座位我们之后会再做调整。”
    第二组最后一排,就是方青橘并列过去的的位置。
    女生背着单肩包,大步流星的往教室后头走来,背脊挺得很直,不像班里的好多同学,因为一直匍匐在桌上埋头苦学,腰背驼得厉害。
    女生走路姿势十分酷飒,带起一阵香风。
    方青橘的视线,不受控制的落在女生身上,她好高,好自信,好香。
    似乎是她的视线太过灼热,女生坐定之后,忽然转头看向她,对她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点了点头示意。
    偷看被抓包,方青橘脸色瞬间涨红,尴尬的提起嘴角,点了个头。
    又是按部就班的一天,不同的是,今天小组只有他们叁个人。
    风住尘注意力大多都在闻双溪身上,边画重点边骂笨,只偶尔抽个空,询问一下方青橘有没有那里不懂的。
    方青橘摇摇头,表示自己可以。
    方青橘很羡慕他俩,一起长大的堂兄妹,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风住尘哥哥能力尽显,将妹妹照顾得事事俱到,偶尔闹别扭拌嘴,也多是风住尘败下阵来。
    闻双溪是个长相很可爱的女孩子,性格开朗活泼,和她相处非常舒服,人缘很好,和谁都相处得相当愉快,每回下课时间,都能看到她不同班的朋友,来一班找她玩。
    回家的路段,要经过一条梧桐大道,梧桐树干高冠大,两边的树干交叉在一起,像一张繁密的绿绒伞,将日光遮得严严实实,只有走在这截路段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夏日清风正好。
    这条路段的人行道,不是寻常的一块块方砖,而是铺满鹅卵石的走道,一颗颗的鹅卵石滑溜溜的,又冰,踩在上面,仿佛做了个足底按摩。
    方青橘一只手拎着布鞋,一只手提着背包,踩上一颗颗鹅卵石,迈步前进。
    突然,后头传来一道磁性的声音。
    “同学,你好随性啊。”
    转过身,就看到了墨镜遮住上半张脸,戴着头戴式耳机,那么热的天,还穿着夹克外套,全身一副美式装扮的男人,骑着一辆山地自行车,停在她身后不远处的位置,他一只脚撑在地上,一只脚踩在脚踏板上,固定车身。
    方青橘露出一抹尴尬的笑意,站到一旁,给他让道。
    “不好意思啊,挡住你了,您先过。”
    景怀仁摘下墨镜,挂到胸口的衣领上,“不记得我了吗?同学”
    “景老师!”方青橘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第一眼,她实在是无法,将眼前这位美式风格的型男,与穿着运动服爆发力十足的老师重迭在一起。
    “你好,是要回家吗?”
    “是。”
    “我也是。我住江南大道那边的城中村里。”
    “好巧,我也是。”
    “是吗?”景怀仁挑了挑眉,“我刚搬来不久,对这块地方还不熟,同学你是每天都这样走路回去吗?”
    方青橘点点头,眼睛却一直盯着他左手的虎口,那颗小痣依旧显眼。
    她这几天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也发过信息给金主,依旧石沉大海。
    是巧合吗?
    高叁在西校区,高一高二在东校区,但他却不在东校区打排球,特意跑到西校区来。
    还有那天,排球就那么正好,不偏不倚地撞到她身上,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思及此,方青橘扬起笑容,真诚的恳求道:“老师,可以加个联系方式吗?我物理这方便比较薄弱,我想在您闲暇之余请您指点指点,可以吗?”
    “可以啊。”景怀仁掏出手机,点进微信。
    “可以加qq吗?我平常用qq比较多。”
    “抱歉啊,我没有qq。”
    “这样啊,那扫微信可以吗?谢谢老师。”
    互相添加了联系方式,目送着男人骑车走远,方青橘感觉更可疑了。
    是他吗?虎口痣那么像,声线也有点类似。
    如果真的是他,是认出她了吗?
    方青橘被自己的这个臆测,吓出了一身冷汗。
    应该不可能。
    她一直以来都非常小心,没透露过自己的地址和任何信息,语c的穿着打扮,与平常的穿衣也有非常大的区别,视频的时候,也只露出了下巴和嘴巴,应该不可能被认出吧。
    现在,她该担忧的不是金主爸爸“失联”,而是在现实生活中,会不会被认出,或被其他人发现。
    想到这里,方青橘也没心思做“足底按摩”了,套上鞋,背好背包,揣了满肚子的心事,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家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