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青橘家离夜市不远,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
    到的时候,刚好十点整。
    这会儿正是夜市开始热闹的时候,狭窄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各个美食摊位飘出来的香味,能将人肚子里的馋虫勾得蠢蠢欲动,方青橘越过人流,走向夜市最末尾的炸串摊。
    远远的,就看到妈妈吴秀英一个人在忙碌的身影,她身后的位置,坐有好几波等待上菜的客人。
    见状,方青橘直接小跑过去,接过吴秀英手上的活计,从三轮车坐垫底下翻出口罩戴好,将头发拢进帽子里头,麻利的系上围裙,熟练的从油锅里捞出炸串,撒上孜然和辣椒面,刷上秘制酱料,照着吴秀英的指示送到三号桌。
    吴秀英照例先去后边的巷尾吃饭,方青橘就暂时一个人顾生意。
    上了菜,方青橘又立刻回到油锅前,将一号桌点的菜品,下锅油炸。
    串串下锅。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油泡往上溅,险些炸到方青橘的手上,还好她躲得及时,避掉了。
    刚盖上盖子,这会儿又来了客人。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将选好的菜品,放到她手边的空位。
    方青橘拿起那只小框,数串串,记数,记好之后,对客人道:“打包还是在这里吃,麻烦坐后面的位置等一会儿哦。”
    “在这里吃,不要辣,谢谢。”
    低沉的声音,让她感觉有点熟悉。
    她抬起头,正好看到站在摊位前的男生,头微微昂起,正单手取下头上的发带,另一只手提着一个篮球袋,穿的8号白色篮球服,左手手腕上戴着一截黑色护腕,洋洋洒洒的金色英文签名横穿整张布料,手臂的肱二头肌明显,上边还有些晶亮的闪光,仔细一看,是滚落的汗珠,额间的发丝有些湿润,脸上还有一些运动后的潮红。
    薛与岑微微颔首,神色自若,走向车子后方的小方桌入座,大红花的红色塑料凳对于他的身高来比,矮过头了,一双大长腿无处安放,只能把腿并拢到一起,用膝盖抵住桌子。
    没一会儿,一个身着黑t的少年来到摊前,少年手臂夹着一颗黑色头盔,站在摊位前东张西望了一番,看到约好的人。
    他嘴角上扬,穿过正在上菜的方青橘身边,坐到刚刚才有人坐下的四号桌前。
    “让我一番好找,怎么跑这边来了,感受人间烟火气?”
    薛与岑将篮球网系到桌腿上,固定好,才回他,“现在住这附近,这里方便。”
    那只限量版黑色头盔,被风住尘随意的放到旁边的凳子上,没放稳,差点滚了下来,风住尘看都没看一眼,潇洒地撸了下被弄乱的发型,听到他的话,叹了口气,“搬出来也好。”
    薛与岑冷淡的“嗯”了声,拆了双一次性筷子,端起塑料壶里倒出两杯茶水,一杯推给好友,然后筷子戳进茶水里头,洗筷子。
    “住哪儿呢现在。”风住尘学着他的动作。
    薛与岑指了指对面那片华丽的小区,意思是在那边。
    风住尘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说道:“挺好,就在学校附近,方便些。”
    方青橘不是故意听他们的谈话,实在是他们的声音,一点也没有避讳周围的意思。
    知道现在薛与岑是一个人住,她眼底的神色微微变了变,转瞬就恢复正常。
    点的东西一一上桌,风住尘尝了一口,道:“蛮好吃的哎,待会儿给闻双溪打包一些回去,今天下午路过烤肠摊的时候,看到她咽口水了。”
    薛与岑还是那副冷淡的表情,一只手握着手机,漫不经心的划拉着屏幕。
    风住尘看他一直摆弄着手机,有些好奇他在搞什么玩意儿,那么入迷,探身过去,只看到黑乎乎一片。
    他嗤了一声,道,“骚了,贴防窥膜了。”
    薛与岑摁灭手机,将手机放回挂在手臂上的手机保护套里,余光睨了他一眼,道:“保护隐私,懂不懂。”说完,拿起一串花菜,咬了一口,便放下了。
    催着他让他要打包就快点,然后起身,去付款。
    方青橘在收拾另一张桌子,听到收款信息,习惯性的回了一句,“谢谢老板,欢迎下次再来。”
    薛与岑站在她身后,定定的看着她,幽幽吐出一句,“很好吃。”
    “啊?”
    方青橘直起身,回头,愣愣的感谢道:“谢谢,下次来,给你打八折。”
    男生嘴角上扬,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调侃,“同桌情只值八折吗?”
    方青橘愣了一下,刚刚他的视线就没放到自己身上过,还以为他不记得自己。
    她眼角弯了弯,‘“那你下次来,给你免费。”
    薛与岑侧过头,用牙咬开手机套拉链,掏出手机,划开手势密码,将屏幕亮到她面前,“口说无凭,方同学加下联系方式,我备注一下,这样就不会忘记了。”
    方青橘看着他认真的神情,不似玩笑,连忙掏出手机,扫了他的二维码,验证通知刚发送过去,那边立刻显示通过。
    然后,男生将手机屏幕朝她扬了扬,她看到她的微信备注,被他改成了——
    她说下次给我免费!!!
    方青橘看着那个备注,不知怎么地,脸颊有点发烫,明明今天之前他们还未认识,现在,却感觉从陌生一下跃到熟识的阶段。
    他们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远,方青橘还是能听到黑t男生喇叭似的嗓门,“居然是你同桌啊?那不就是班里的同学,哎哟,失礼了失礼了,刚刚没认出来,等下回叫上闻双溪,咱再来一次呗,你同桌炸串的手艺挺不错的。”
    少年欢快的声调越飘越远,方青橘转身去收拾桌子,忽然,在桌子下看到了一只孤零零的篮球,这才想起来他们落东西了。
    她赶忙朝他们离开的方向搜寻着,哪还看到他们的身影。
    她点开屏幕,思索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下语音通话。
    歌曲铃声响了一声,很快被接起。
    “喂。”
    少年清润的声音,通过电流送进方青橘的耳朵。
    “方同学?”那头问道。
    “啊,是,是我。薛同学,你篮球忘记拿了,还在摊位这儿。”
    “这样啊,不好意思,我现在还有点事情,可以麻烦方同学明天带到学校给我吗?”薛与岑握着手机,脸上是漫不经心的神情,边小心的避让人流,边迈步平稳前进。
    又有客人来光顾,方青橘没想那么多,匆忙应了声“可以”,便挂断通讯招呼客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