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青橘 (校园1v1) > 语c(微h)
    那头很快传来一条信息。
    ——今天慢了五分钟。
    ——抱歉,主人。
    方青橘盯着聊天框顶上的,正在输入中,边换上女仆情趣装,套好卡在大腿根的黑丝,那头还是正在输入中,方青橘知道金主爸爸这是生气了。
    打开手机前置,拍照,选中,发送。
    一张坐在床上,大腿并拢,黑白色的女仆裙裙摆只将将盖住下身的照片,被发送了出去。
    ——抱歉,主人,这是作为小狐狸迟到五分钟的补偿。
    那头似乎是满意了,发过来一笔转账,并附带要求。
    ——看看奶子,没有胸贴的。
    方青橘数了数转账的单位,点击领取。
    除下两边的吊带,没有了支撑,胸前那点薄薄的布料,滑了下去。
    方青橘一只手臂横在奶子下方,将两颗大奶子托起,往中间聚拢,从上往下拍了张照片,然后点击发送,等待那头的反馈。
    做完这一切,方青橘脸上像被热水烫过一般,又烫又痒。
    那头似乎很满意,发送一条语音过来。
    方青橘颤着身子,点开,一道低沉磁性的粗喘声,跟随电流钻入耳朵。
    “骚狐狸的奶子又大又软,奶头那么粉,有没有被人吃过。”
    对方发送语音过来,意味着是要语操了。
    方青橘点击语音通话,那头很快接起。
    “啊,骚狐狸,娇喘几声来给爸爸听听。”
    那头的动静,不止有男性低低的粗喘声,还有咕叽咕叽的声音,方青橘明白对方这是在撸管。
    将手机放下,趴在地上,摇了摇系在腰间的小铃铛,铃铛叮叮当当响起清脆的声响,她娇喘了好几声,开始叫床。
    “啊,主人,好爽,主人鸡巴好大,操得小狐狸好舒服。”
    “啊,鸡巴,大鸡巴插入子宫了,好爽……”
    “主人肉棒太大了,几下就插得小狐狸要高潮了,啊,轻点,慢点,主人,啊……”
    “啊,骚逼,贱逼,操死你,操烂你的逼,骚母狗,哦,继续。”
    方青橘抹了一把因为紧张流下的汗水,吞了口口水,继续道:“主人,射给我,射进子宫,尿尿也射进来,射到狗狗的嘴巴里,噢,主人,母狗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母狗喷了,高潮了,主人,射给我,全部射给我,射到母狗的子宫里,啊,嗯~”
    方青橘浑身过电一般,脑子一片空白,颤抖着身子,躺倒在地上,下身流出一大摊水液,插在穴口的“玩具”还在嗡嗡响动,
    “母狗越来越敏感了,高潮越来越快了,又一次比我还早到。”
    方青橘无力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伸手从下面挖出跳蛋,关掉。
    坐回床上,掐着嗓子道歉:“抱歉,主人,是母狗太敏感了,母狗认罚。”
    “这样啊,”那边沉吟了一下,说道,“下回我要视频。”
    “不可以哦。”方青橘想也不想的拒绝道,“语c只能是语音做爱,不能视频通话,也不能在现实中接触哦。真的抱歉,主人。您可以换另一个惩罚。”
    “呵!”男人轻笑了一声,似乎是在嘲弄,低低的呵气声仿佛一个巴掌,狠狠甩在她脸上。
    这就是所谓的,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
    那头点击挂断,屏幕暗了下去,显现出一张莹润的小脸,一对桃花眼,水眸盈盈,勾人心魄。
    金主爸爸生气了!
    方青橘试探的发了个猫猫撒娇的表情包过去,这回没有对方正在输入中的显示。
    唉。
    方青橘无奈的叹了口气,做这个一个月了,对方是她第一个客户,出手挺大方的,他们每天都固定在这个时间语c,之间对方从来没提出要视频操过。
    她们这行的规矩就是不露脸,只语操,她依照规矩拒绝了,可金主爸爸生气了。
    方青橘虽无奈,但实在舍不得这位出手阔绰的金主爸爸,要不,按照他的要求算了?大不了自己小心一点,不露到脸就是了。
    保险一点,买张面具,视线的时候找好角度,反正隔着网络,现实里对方又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做什么。
    看着余额里那四个5的数字,方青橘咽了咽口水,瞬间觉得金主爸爸的这点要求一点也不过分,手指果断按下提现,在手机银行查询到已成功入账,才起来换下衣服,把房间收拾好好,将衣服和道具锁进柜子,拉了拉柜门,确保打不开,将地上湿了水的毛毯收起来,拿去卫生间清洗。
    把遮过眼睛的刘海放下,换上肥t长裤,拎起早就打包好的保温桶,出发去小吃街给妈妈送夜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