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絮生了一场大病。
    自从她有记忆开始,她就不怎么生病。哪怕她外表看上去柔软又脆弱,但她其实比很多人想象中的都要更坚强。
    只要有一点露水和一点泥土,顺着春风,她就能扎根发芽,看似摇摇欲坠,却坚不可摧。
    她一连烧了几天,长时间地处在昏沉之中,为数不多的清醒时刻,她看到赵雯守在她床前。
    赵雯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不是香水熏香堆砌起来的靡丽香气,而是清晨被阳光晒过的温暖气味,让人一闻到就昏昏欲睡,像是重回了母亲的子宫,充斥着安心和幸福。
    哪怕江絮很清楚自己只是赵雯领养回来的替代品,但在无数个相处的时刻中,许多时候,她都无法自控地真心把赵雯当成了母亲。
    她所有自幼渴望的关怀和爱,都只在赵雯身上体会过,这世上所有人都是冰冷的,只有赵雯身上,是带着温度的。
    江絮彻底退烧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
    病房里空无一人,只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床边的柜子上摆着一大捧花束,旁边的卡片上落款顾屿的名字。
    门把手被人轻轻扭开,赵雯的身形出现在门口。
    “你醒了?”赵雯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朝门口招招手就有护士跟进来。
    江絮乖顺地点点头垂下眼,任凭护士在她身边检查,赵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直到护士离开才走过来。
    “头还晕吗?”赵雯一只手探过来在她额头上碰了碰,江絮能闻到那股令人心安的阳光味道。
    “不晕了。”江絮摇摇头,开口的嗓音还有些哑。
    “你父亲也很担心你,只是明天就是顾家寿宴,他有些忙。”赵雯倒一杯温水递过来继续道,“你的礼服裙我挑了几套,尺寸应该差不多,明天你身体好些了直接试一下就好了。”
    江絮浓密的睫毛垂下,遮挡住了眼里的复杂情绪。
    生病的身体渐渐好转,江絮的头脑也跟着越发清醒。晕倒前的画面不断在眼前重复,是赵雯护着江源看向她的防备目光。
    仿佛她是什么会吃人的洪水猛兽。
    大概是看她神色恹恹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赵雯没再多说什么,只又问了两句就转身出了门。
    病房里又只剩下江絮一个人,大病初愈后的疲惫袭来,她捧着掌心赵雯倒的温水小口啜着。
    她病了几天,基本上都是意识昏沉,社交软件更是完全没打开过,此时刚一点开就是一溜的红点探出来。
    江絮大概上下看了一圈,挑了几个熟络的回了过去,最后点开顾屿的聊天框,调整了一下角度拍了一张我见犹怜的自拍发过去,还特意带上了床边的果篮。
    ‘谢谢顾屿哥哥关心,我已经好多啦!’
    退回主页面的时候,联系人处的红点十分显眼,江絮手指挪动,一点开就看到一句十分欠揍的留言。
    ‘为了躲我直接连学都不上了,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中间还有几条催促她赶紧回消息的留言,江絮看也不看,直接滑到最后面。
    ‘你最好能永远都躲着不出来,下次再遇到,就没有这次这么简单了。’
    江絮面无表情地退出界面,池舟威胁她也不过是拿捏着她不敢让顾屿知道,只要她能在这次宴会上直接把顾屿拿下,定下顾家未婚妻的身份,那池舟的威胁在她眼里也就毫无意义了。
    江絮第二天一早就开始试礼服,赵雯给她挑的礼服裙款式好看制作精致,光是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价值不菲,江絮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站在那里像是一个漂亮的橱窗娃娃。
    看着最后的成果,赵雯满意的点点头,视线最终在江絮脸上停留,小时候江絮的长相其实是有些像赵雯的。
    同样的白皙皮肤,同样的乌黑眼眸,那时候站在一起,不需要赵雯多说大家都认为江絮是她的女儿。
    可如今……
    赵雯看着面前的少女,乌发雪肤,柳眉杏眼,鼻梁挺翘,嘴唇殷红,尤其绝妙的是眼皮上的一点红痣,艳色中又掺杂着勾人的韵味。
    漂亮是漂亮,只可惜和她却并不像了。
    赵雯敛眉垂下眼,藏住眼底的失落,到底不是亲生的——
    “夫人,您看给小姐的项链是选蓝宝石的这条还是粉水晶的这条呢?”专门请来的造型师看着赵雯问道。
    赵雯抬起眼,视线在那两条项链上掠过,忽然抬手把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摘了下来:“戴我这条吧,和她身上的裙子很配。”
    “这可是夫人您当时专门在我们这里定制了很久的呢,设计图还是您自己画的,您对女儿可真好。”造型师见缝插针地奉承道。
    听到女儿两个字,赵雯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又很快回归得体。
    “谢谢母亲。”江絮像是没有发现赵雯的不自然一般,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甜甜地道谢。
    这些年赵雯其实对她很好,尤其是最开始的几年,江絮从没有那样幸福过,一切曾经遥不可及日夜期盼的东西,几乎是一夜之间全都得到。
    赵雯对她的照顾养护几乎事事亲历亲为,她用的所有东西都是最好的,那时她也不叫赵雯母亲,她最喜欢赖在赵雯和江川的床上叫妈妈,一直到精力不济昏睡过去。
    他们向所有人介绍她是他们亲生女儿,她也对所有人说他们是她的亲生父母,江絮以为他们就是上天赐给她的第二对父母。
    直到江源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