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絮被顾屿送回家的时候,正撞上江川回来,一看到她,江川下意识眉心一蹙,但看到她身后的顾屿,脸上的表情又瞬间恢复了正常。
    “小屿来啦?前几天小源还吵着要找他顾屿哥哥玩呢!”江川热络地和顾屿打招呼道。
    江絮站在一旁默默垂下了眼,江源是她的弟弟,准确来说应该是江川和赵雯的亲生独子。
    江源今年刚满七岁,赵雯那时已经是高龄产妇,为了这个孩子几乎是付出了半条命,万千宠爱都放在他一人身上。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江絮的日子渐渐不好过了起来。
    之前没有孩子的时候还好,赵雯对她事事尽心尽力,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亲生母亲,而江川就算是对她没什么感情,看在赵雯的面子上对她也还算是和善,时不时回家还会给她带些好玩的小玩意。
    可自从江源出生之后,本来对亲生孩子已经不抱希望的江川十分惊喜,两人几乎全部的心力都放在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身上。
    甚至江川有好几次都提出了要将江絮再重新送回孤儿院的建议,虽然那时江絮年纪还小,不过刚刚十岁,但她还是敏锐地从他们的态度中察觉出端倪,偷听到了这个消息。
    第二天就故意找机会,给赵雯看到她为了护着江源摔伤的场面,那一次她用自己一条骨折的手臂,换来了继续留在江家做大小姐的机会。
    “今天就先不了,我就是来送江絮回来的,我父亲今晚还要找我聊奶奶寿宴的事情。”顾屿脸上带着温润的笑容,是一贯富家公子的好修养。
    不知怎的,江絮竟然不合时宜地想到了池舟,那人脸上也总是带着笑,只不过和顾屿身上让人感到如沐春风的温润不同,池舟身上的气息带着太过凌厉的攻击性,就连笑意也总是不达眼底,带着冷意。
    想着怀里换下来的校服裙上还沾着池舟射上去的精液,江絮有些心虚地将袋子抱得更紧。
    这套衣服再让她穿肯定是穿不下去了,还得找个合适的时机扔掉才行。
    等她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顾屿正在和她告别,少年身姿笔挺,瞳孔颜色偏浅,带着些许笑意:“今天晚上有点凉,晚上回去记得吃点感冒药,别生病了。”
    江絮能感受到江川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努力保持着表情不变,也展开一个笑容热情地回应顾屿:“嗯呢,我会记得的,谢谢顾屿哥哥。”
    送走了顾屿,江川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去,率先抬脚往家门走去。
    “你最近和顾屿关系不错,是在谈恋爱吗?”江川的声音冰冷,不带感情,像是只是在过问一件公事。
    “还没有……”江絮老实回答,声音乖巧,“不过我们关系确实很好。”
    “那就再努把力。”江川冷声吩咐着,稍微侧头,视线在她脸上一扫而过,“有些时候只要结果是好的,中间过程的手段出格点,也没什么关系。”
    江川话音落下,人已经率先抬脚进了屋,江源和赵雯也在客厅,听到声音齐齐笑着望过来。
    江絮就站在落后一步的位置,将这其乐融融一家人的画面看了个正着。
    她像是突然穿上了隐身斗篷,只是站在这里就无人注意。
    江川话里的意思其实很明白,近两年他不再那么强烈地反对她留在家里也差不多是这个原因。
    她长了一张还算不错的脸,模样漂亮,长相精致,虽然和他们两个都不是很像,但很多时候,光是漂亮就已经能给他带来不少的收益。
    就比如这个可以让江家一步登天的联姻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