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困池(校园高H,强制爱) > 被弄脏的校服裙(h)
    池舟的东西其实长得不算太丑,茎身挺直,颜色也不是很深,只是尺寸太吓人,柱身还布满了鼓胀的青筋,再加上灼热的温度,让人一看就从心底升起几分恐惧。
    想到池舟那句弄不出来就要她用嘴,江絮忍不住一阵瑟缩,这种尺寸的东西,要是真的让她用嘴巴吃下去,那肯定会把她嘴巴撑得裂开的吧?
    为了不让这个悲剧发生,江絮更加卖力地套弄起来,可这根被她圈在掌心的东西明明好几次都激动地抖动,还从顶端溢出来不少的透明体液,可就是偏偏不肯射出来。
    听着门口顾屿焦急踱步的声响,江絮心急如焚,鬼使神差地,她突然低下头,探出嫣红的舌尖在掌中粗硕的茎头上舔了一下。
    电光火石之间,江絮听到一声意味不明的闷哼声,还不等她再多探究,她被池舟猛地掐着肩膀按到墙边,她抬眼,只来得及看到一双带着浓重欲色的黑眸。
    紧接着江絮唇上一痛,竟然是池舟低头咬了上来。
    湿热的舌尖强硬地撬开她的齿关,游蛇一般钻了进来,搅动间有隐约的水声响起。
    江絮被迫只能仰着头,鼻间全是对方身上沉滞木香的气味,她被完全固定住,池舟的膝盖正抵在她腿间,不知何时湿得一塌糊涂的腿心只是被不小心碰到都会带来一阵无法承受的强烈快感。
    “唔嗯……那里呜啊——”江絮的呻吟声断续溢出,她不自觉扭动着身体,却还是觉得身下被抵着的地方痒得厉害,只想压着什么东西好好蹭蹭才能止痒。
    看江絮扭腰磨蹭,池舟以为她是想挣扎,下意识将膝盖又往前一顶将她固定,却没想到刚一动作就听到江絮口中吐出一声骚浪的呻吟,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而底下抵着的膝盖处也感受到了一阵温热的濡湿。
    池舟低头看过去,只见少女浑身上下仅剩的那一小片布料正紧紧地贴在身上,腿心处本就纤薄的布料此时更是彻底湿透了,几乎变成半透明,底下不断翕动开合的穴口轮廓都看得清清楚楚。
    大片的水液从中心那处往周围溢出,将他裤子膝盖处的布料都濡湿了一块。
    “真骚。”池舟嘴上骂着,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被吸引着无法挪开,身下本就被刺激得快要射精的肉棒又胀大了一圈,他恨恨地握上去撸动,随手抓过江絮换下来后被丢在一边的校服裙按在上面又撸了几下,随即精关一松,射了出来。
    更衣室的门又被人轻敲两下,顾屿焦急的声音传来:“江絮?江絮!你是哭了吗?”
    而被他关心的江絮此时正两腿大开地瘫倒在墙边,胸前两团被玩弄得红肿挺立的乳肉随着她的呼吸急促地上下起伏着,身下更是一片狼藉,过多的透明淫水将腿心的内裤布料完全浸透,隐约透出浅粉色的逼肉。
    不等江絮从强烈的高潮快感中缓过神,池舟抓着她的肩膀强迫她转过头,镜中的少女满面酡红,浓密的睫毛湿润,乌黑的眸子像是被水洗过,泛着飘渺的雾气。
    “怎么不开口?你心心念念的顾屿哥哥正在叫你呢——”池舟紧贴在她耳边轻声道,灼热的呼吸都打在她耳侧,带来皮肤大片的颤栗。
    “哦——”池舟突然拉长嗓音,声音里带着笑意,“难道是爽得说不出话了?”
    江絮终于缓过神,后知后觉的羞耻迅速爬上脸颊,她眼睫颤动着,飞速挪开了自己落在镜子上的视线。
    “还不快放开我!”江絮挣扎着将池舟推开,拉起被扔在地上团成一团的衣裙盖住一身的暧昧痕迹,清了清嗓子才扬声回应顾屿,“我没事,马上就出来。”
    池舟被她推了一下也没生气,刚刚两人明明都是一起在这里做的肮脏事,可此时池舟裤链拉好,整个人又恢复成衣冠楚楚的正常模样,反倒是江絮,满身狼狈不堪,尤其是换下来的校服衣裙,上面几点白灼十分明显。
    “你,你怎么能弄在这里!”江絮蹙着眉,手边根本没有可以清理的工具,她只能忍着将沾着精液白灼的那一面藏进校服裙的内侧,以免被发现。
    “不射在这里你想我射在哪里?你身上?还是你嘴里?”池舟话说得暧昧,提到哪里,目光就放到哪里,看得江絮浑身都像是被毒蛇爬过一般,一阵又粘腻又阴森的冰凉触感。
    谈论这种话题她肯定是说不过池舟的,江絮索性闭嘴,快速整理好身上的衣裙,抬头不放心的叮嘱池舟:“我先出去把顾屿带走,你等一下趁着没人再走。”
    池舟靠在墙边漫不经心的点头应下,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江絮的脸,这张本就漂亮的脸蛋,在抛却了那些伪善柔弱的伪装之后,更显露出一种令人惊讶的美丽。
    更衣室的门被江絮随手关上,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池舟一人,他脸上总是挂着的虚假笑容彻底消失,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蜷紧,青筋暴起,像是在忍耐着什么极致的痛苦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