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江絮挣扎起来,但她两只手都被控制着,扭动身体非但挣扎不开,还将胸前的两团乳肉甩得晃动,层层白腻的乳波荡漾开来,顶端的红缨颤抖着,不时擦过池舟的手指,画面淫荡得不忍直视。
    “都变大了。”池舟的声音从耳后传来,“还在抖,好淫荡。”
    江絮往另一边扭开头,垂下眼不去看镜子里香艳的画面,“怎么是你?顾屿呢?”
    “看见是我很失望吗?”池舟垂眼看着她,语气轻佻,“你原本打算做什么?在这更衣室里脱光了勾引他?你就骚成这样,在医务室里就迫不及待了?”
    江絮被羞辱得满面通红,但身体却反而更加敏感,被手指若有似无玩弄的两点红肿挺立得厉害,每一下触碰都带来强烈的刺激。
    门外传来断断续续的交谈声,其中夹杂着顾屿的声音,距离更衣室越来越近。
    “有人来了,你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江絮咬唇忍耐着从身体深处溢出的快感,对池舟呵斥道。
    却没想到池舟嗤笑一声,手一抬将她挂在腰间的长裙彻底扯了下去,少女白皙曼妙的身体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不等她惊呼出声,池舟推着她往前,将她困在身体和镜子之间,握着她乳肉的手刻意将那点红肿挺立的乳尖从指缝挤出,挪动着在光洁冰凉的镜面上蹭动起来。
    “如果你要以这样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的话就尽管喊吧,顺便我还能给他讲一下之前在洗手间看到的……”池舟的话说得轻缓,却带着明晃晃的威胁。
    “不,不要说,只要你肯帮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江絮眼尾红得厉害,口中的喘息声越发急促,她努力忽略身体传来的快感,但变调的尾音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
    池舟隔着镜子和她对视,这双眼睛和十年前几乎无甚区别,让他甚至有一瞬间的晃神,十年前她也是用这样的一副表情看着他,诚恳几乎快要溢出来,他也真的信了,拼了命的去帮她。
    可等他被打了半死救出来后,得到的却是她已经被领养离开的消息。
    一切都是谎言,只要能达成目的,她向来是不择手段的。
    池舟舌尖抵着牙齿缓缓掠过,勉强压下翻涌而起的情绪,再抬眼时,眼里只剩下恒久的冷漠。
    “你确定我想要的东西,你给的起吗?”池舟松开把玩着她乳肉的手,往上顺着她的脖颈爬上来,最终落在她的下巴,稍一用力就将她的头扭过来,两人的脸也跟着凑近,彼此的呼吸都几乎要交融在一起。
    “你说说看。”江絮抬眼看着他,乌黑的眸子又大又圆,眼尾的一点红痣妖冶,勾得人心痒。
    池舟心里没来由地钻出一股恶意,他手指轻佻地抚弄着江絮眼尾的红痣,来回磨蹭着将那块皮肤都磨得发红。
    “我很好奇,如果进来的人是顾屿,你想怎么勾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