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困池(校园高H,强制爱) > 阴差阳错(h)
    浴室被擦得光洁干净的镜子上此时蒙了一层厚厚的水汽,一片朦胧之中,压抑忍耐的暧昧呻吟声隐约响起。
    啪地一声响,一只指尖泛着粉红的纤细手掌猛地撑到镜面上,朦胧的水汽被手指无意识抹开,汇集成大颗的透明水滴顺着镜面缓缓流下。
    “太深了呜……不能再往里唔啊——”少女娇软的呻吟刚吐了一半就被堵住,暧昧的水声夹杂着急促的啪啪撞击声响在浴室内回荡起来。
    身后的撞击又深又快,江絮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要被撞散架了一般,身后人粗硕滚烫的肉棍一下下地将她劈开,窄小敏感的肉穴受不住这样强烈的刺激,连带着小腹都跟着一阵发麻。
    唇上又被人重重咬了一下,江絮仰起头急促地喘息着,自身体深处窜出的滚热温度不断灼烧着她的理智,小腹突然一阵痉挛,温热的淫水猛地喷溅,全被堵在肉穴里,随着粗硕肉棍的抽插发出粘腻的声响。
    “好多水。”男人低哑的嗓音紧贴在她耳边响起,带来一片的酥麻。
    江絮腿软得站不住,高潮的快感蔓延至全身,她只能伸出一只手抵在面前的镜面上,镜子上模糊的雾气被她擦掉了一些,一抬眼就能看到一只结实的手臂正紧紧缠绕在她腰间,随着男人情绪的激动,手臂上的青筋也跟着暴起虬结。
    “等一下呜……”江絮眼睫湿了一片,刚高潮过后敏感的肉穴被粗硕的巨物猛地进出摩擦,窄小的穴口被撑得大开,原本浅粉色的穴口也已经被磨得嫣红,随着肉棍的抽插有透明的淫液不断顺着缝隙外溢出来。
    男人灼热的吐息喷洒在江絮颈侧,细碎的啄吻落在她颈后细嫩的皮肤上,江絮撑在镜面上的手指不自觉蜷了蜷,重新翻涌而来的阵阵酥麻快感顺着窜便四肢百骸。
    “不是顾屿操你,你不是也很爽吗?”男人口中轻嗤一声,一张口在她颈侧留下一道齿印,“我还以为你真对他情根深种、至死不渝呢?”
    江絮身体猛地颤动两下,似乎是被顾屿的名字唤回了一丝理智,她一双染着重重雾气的乌黑眸子迷蒙地看着眼前的镜面。
    镜中两具赤裸的身躯紧贴在一起,少女纤细柔弱的身体几乎完全被身后宽阔体型的男人圈住,说是男人也并不准确,虽然身材确实很好,但从身形中还能看出几分少年的朝气,这是一个肌肉结实身形宽阔的少年。
    “池舟呜……别磨那里嗯……”江絮口中的呻吟声被撞得断断续续,她目光不自觉定在镜中少年的脸上。
    恰好对方也正看过来,一双漆黑不见底的幽深瞳孔带着狠厉,仿佛饿了许久的野狼一般。
    “哪里?这里吗?”池舟故意挺腰往肉壁上的一处凹陷猛撞了几下,江絮口中惊呼一声,身体不住地往前撞,胸前丰润的两团白腻也随着激烈的冲撞动作而来回颤动,顶端的红樱动情地圆润挺立着,像是在等着被谁采撷一般。
    而江絮丝毫没有注意到这淫荡的一幕,全身的注意力都被身下不断捣弄进来的粗烫肉棒吸引,被药性改造得格外敏感的肉穴猛地颤抖痉挛起来,像是失禁了一般又淅淅沥沥地涌出好几股淫水。
    突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掌从身后绕了上来,一把就将那团白腻乳肉拢在掌中,面团似的揉弄着,饱满的乳肉甚至顺着指缝溢了出来。
    “好软。”池舟哑声凑在江絮耳边道,声音里带着浓烈的欲望。
    江絮紧咬着唇,丝丝缕缕的电流顺着男人大掌揉弄的地方窜遍全身,最后又全都汇集到小腹,变成一股无法自控的痒意。
    “又流水了。”池舟轻笑出声,故意挺腰又操了几下,让肉棍在小穴里捣弄出暧昧的水声,“好骚。”
    江絮被羞辱得满面通红,但淫荡的身体却反而更加兴奋,骚软的穴肉蠕动着紧咬住粗硕的入侵者,讨好似地一下下吸吮着。
    “东西都要让你夹断了,别这么骚。”池舟被夹得额角青筋跳了跳,抬手一巴掌拍在江絮的臀肉上,饱满白嫩的臀肉瞬间便泛起红痕。
    江絮口中呜咽出声,垂下眼睫时眼皮上的那一点红痣鲜艳,将本就精致漂亮的眉眼衬得艳色无边,池舟抬眼看着,喉结上下滚动两下,一抬手掐过她的下巴,低头又啃吻了上来。
    江絮完全被池舟带着在情欲中浮沉,身下的粗烫硬棍一下比一下捣得深重,柱身鼓胀的青筋抵着敏感的穴肉狠狠磨过,不过几下就将她又逼向高潮,酥麻的快感猛烈袭来。
    大股的淫水自甬道深处涌出,骚软湿滑的肉壁颤抖着绞紧,青筋暴起的粗硕巨物被它团团包裹吸吮,池舟呼吸粗重起来,猛地挺腰劈开绕缠上来的穴肉,狠狠抵着深处脆弱的宫口撞了几下。
    “别撞那里唔啊——”一波高潮还未结束,江絮就被更猛烈的刺激卷上另一波更强烈的高潮快感。
    她口中的呜咽呻吟声还没落下,就感到体内的粗烫巨物竟然又突突地胀大了一圈,紧接着一大股滚烫粘腻的体液猛地打上深处脆弱敏感的宫口,江絮身体猛地颤动几下,眼前一片白光闪现,简直要被这强烈的刺激逼到晕厥。
    身后男人从后面紧拥着她,灼热的体温夹杂着剧烈的心跳一起传递给她,后颈白嫩的软肉突然被叼住,池舟尖利的牙齿叼着一小块皮肉研磨。
    池舟低哑的嗓音紧贴着她耳边传来,恍若恶魔的低语:“这次可是你主动找上来的……”
    不等江絮反应,体内刚还疲软着的肉棒竟然眨眼间又恢复了硬挺,窄小的肉穴被撑得满涨,江絮惊恐地挣扎起来,但高潮过后虚软的身体哪里是对方的对手,只能任由少年又挺腰抽插起来。
    江絮被强硬地拉扯进欲望快感之中,而在几天前,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转校生会成为她接下来许久人生中怎么也逃不开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