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月明(骨科 1v1 甜H) > 27.被哥哥按在沙发上舔穴然后被哥哥操(H)

27.被哥哥按在沙发上舔穴然后被哥哥操(H)

    “嗯···哥哥亲我···”江晚月低低喘息着,侧头不断寻找哥哥的双唇索求亲吻。
    仅仅是跪趴在沙发上这个充满性暗示的动作,就让她不受控制地想起以前哥哥曾经给她带来的快感,更别说胸前那颗敏感的红果还被哥哥掐在指间亵玩。
    她很快如愿,双唇被哥哥轻轻吻住,唇舌交缠间,江晚月感觉到一根粗长硬热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屁股,只隔着两条内裤暧昧顶撞着她软乎乎的臀肉。
    “唔···嗯···”江晚月被又粗又硬的肉棒磨得浑身发软,哪怕这只是前戏里磨人的小动作,也让她动情得在吻间不断发出轻哼。
    她几乎忘了接吻,扭着纤细腰肢迎合哥哥的顶弄,漂亮的眼睛睁开时已经蕴满了水光:“哥哥操我···”
    江明昱呼吸都变得粗重,又在妹妹唇上亲了一下,才起身在妹妹的注视下脱掉自己的内裤。
    身下昂扬挺立的性器几乎一瞬间弹跳出来,江明昱余光瞥见,妹妹的眼睛好像都亮了。
    好像就是这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又没有那么急了。
    他握着自己青筋暴起的性器轻轻在妹妹软乎乎的屁股上拍着,掌骨分明的大手慢条斯理地在她的臀肉上游走揉捏。
    “晚晚,喜欢它还是喜欢我?”江明昱眉眼垂下,嘴角却带着惑人的笑。
    江晚月馋哥哥馋了好久,听到哥哥的问话,她不自觉吞咽了一下,眼睛紧紧盯着哥哥的下身,给出的回答却格外乖巧:“喜欢哥哥···晚晚喜欢哥哥···
    虽然妹妹的表现看上去现在更喜欢他的性器,但江明昱并不急。
    他手指勾住妹妹身上那条蕾丝内裤,一点一点往下勾,让两瓣蜜桃似的臀肉渐渐裸露出来。
    她腿心的粉穴好像早就做好了承欢的准备,流出的蜜水沾得穴口亮晶晶的,本就粉嫩的小穴看上去更加可口诱人。
    江明昱看得有些口渴。
    他抓住妹妹两团弹软臀肉,在她身后哑声问:“晚晚,哥哥帮你舔舔好不好?”
    江晚月还没反应过来,身后就传来一阵温热濡湿的感觉。
    “啊···哥哥···”敏感的小穴被哥哥亲上,熟悉的快感从下腹攀上,爽得江晚月腰都快软,嘴里的呻吟也变得更加妩媚。
    她看不见哥哥是怎样对她的,可身下的感觉格外清晰,她双眼失神,脑海中却能描摹出哥哥对她的所作所为。
    江晚月刚才就动情得厉害,小穴一股一股流着水,翕动的穴口被哥哥的舌头占据,她甚至能清晰感觉到哥哥的舌头插入她的小穴里,灵活地搜刮内壁上的蜜水。
    身下传来咕啾咕啾的水声,响在耳边时更加刺激情欲,也让快感变得更加强烈。
    “哥哥···好爽···哈啊···”江晚月腰肢不自觉沉下,动作像是求欢一样,把自己脆弱的小穴送到哥哥嘴边。
    江明昱顺着妹妹的穴口向下,舔到她充血肿胀的小珠,不顾妹妹娇滴滴的阻拦,舌尖一卷便将她最敏感的阴蒂含进口中,温柔而又色情地吮吸舔弄。
    “啊啊···不行、不行哥哥···”过强的快感从身下传来,江晚月的小腹都开始阵阵收缩,她尖叫着摇头,但哥哥抓着她的臀肉,她怎么都躲不开哥哥给她的欢愉。
    被情欲占据的身体有些过分敏感,江晚月没撑多久就颤抖着高潮了,被舔得湿漉漉的花穴吐出大股淫液,又被江明昱悉数咽下。
    “呜···好爽···”江晚月高潮后浑身酥软,几乎快要跪不住。
    而餍足的江明昱终于心满意足抬起头,俯下身爱怜抚摸妹妹的身体,湿热细碎的吻再次落在她的后颈:“晚晚,我爱你。”
    江晚月身子轻颤,高潮后的身体比平时还要敏感,听见哥哥在她耳侧的告白,她刚刚得到满足的花穴又恬不知耻地吐出淫液,叫嚣着想要再次得到欢愉。
    她转头看着哥哥,呜咽着用湿淋淋的花穴蹭哥哥的肉棒,“哥哥操我···小骚穴想吃肉棒···”
    江明昱俯身覆住妹妹撑在沙发上的手,两只手都勾着她的手指,与她指尖交缠在一起。
    “晚晚乖,今晚会满足你的。”江明昱说着温柔的话,身下胀痛许久的肉根在妹妹腿心轻蹭几下,几乎不需要他扶着,硬热的性器就找到了藏在妹妹腿心的湿软穴口,圆硕的顶端随着他的动作顶入紧致的甬道。
    太久没有真正意义上地做爱,只是堪堪进了小半截,江明昱就能感觉到无与伦比的快感,他呼吸加重,却没有像个愣头青一样压抑不住快感狠狠顶入,而是就着插入小半截的姿势,在妹妹的身体里浅浅抽动。
    身下传来的快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汹涌强烈,反而是绵长温和,给了江晚月喘息的机会。
    她忍不住眯起眼睛享受这种不算太刺激的快感,纤细的腰肢随着哥哥的动作也轻轻摆动起来,“嗯···啊···哥哥好棒···”
    江明昱很照顾妹妹的感受。
    对他来说,做爱的快感不仅是在于他自身能体会到的,如果妹妹在和他做爱的过程中不快乐,那他同样也会不快乐。
    妹妹也很久没有经历这种性爱,他要一点一点让她适应。
    也还好刚刚高潮过的花穴十分放松,就着妹妹高潮时喷出的爱液,他可以比较顺畅地在她的身体里抽动。
    “哥哥···深一点···哈啊···里面痒···”享受够了温和的快感,江晚月早就食髓知味的身体又开始不满足,小穴深处好像传来了钻心的痒,让她不由带了哭腔哀求哥哥。
    江明昱低低笑了一声,单手摸到妹妹软乎乎的小肚子,修长手指在她腹部轻轻按压了几下:“想让哥哥插到这里来吗?”
    他特意按了一个很离谱的位置,不至于真的吓到妹妹,又充满了情色意味。
    随着哥哥手指的按压,江晚月的小腹也下意识收缩,她的身体好像对这个提议又恐惧又兴奋,“好···插到晚晚最深的地方···晚晚是哥哥的···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