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月明(骨科 1v1 甜H) > 24.是拿着我的照片自慰吗

24.是拿着我的照片自慰吗

    江晚月兴致勃勃,毕竟她哥骂人真的很解气。
    沉黛脸色变化,看上去有些不悦:“明昱,我好歹是你小姨,你怎么说话呢?”
    “你都能自己脑补晚晚有个恶婆婆了,还不允许我生气?”江明昱面色不改,声音也依旧冷得毫无起伏。
    “我那是为晚月着想,姑娘家以后当然要嫁人,现在找老公多难,谁家会要被宠坏了的姑娘。”沉黛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好像被小辈怼了就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江明昱把茶杯轻轻放在桌上,抬眸漠然看向沉黛:“我能宠她一辈子,需要别人对我宠出来的女人指手画脚吗?想要孩子我可以带她出国找精子库,供给者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常青藤的学历,健康广泛的生活爱好,还能去父留子,非得要个眼界狭隘的男人来恶心她?小姨,人活着,可别这么歹毒。”
    沉黛:·······
    江晚月:6
    江先生对于儿子的言论表达了高度赞同。
    “明昱,你小姨只是读书不多,也不是心肠歹毒。”沉女士适时出来解围,只是她的目光中带着不加掩饰的对儿子的赞同,“人该过什么生活,就过什么生活,小月儿有比洗衣做饭更有价值的长处,她的生活不会局限于婚姻。阿黛,我和天磊晚上还有应酬,就不多留你们了,请回吧。”
    那句该过什么生活就过什么生活,也是说给沉黛听的,齐巧性格腼腆,如果是普通家庭,她更需要去适应人际交往,也更需要脚踏实地。
    宿舍的条件再差,江晚月自己也住了两年,是江明昱回来,又正好在宜大当讲师,她才搬出来的。
    沉黛还想说什么,齐巧就已经站了起来,匆匆对沉绮和江天磊道了谢,拉着沉黛离开了。
    送走了母女俩,江天磊长舒一口气,靠在沙发里对江明昱比了个大拇指,顺手摸了根剪好的雪茄点燃。
    “你说得对,老子辛辛苦苦宠出来的闺女,凭什么去别人家受气?妈的,聊得老子血压高。”江天磊吐了口烟雾,又对江晚月勾了勾手,“囡囡,别听你小姨说的那些屁话,你乐意嫁人就嫁,不乐意嫁我和你哥爷俩养你一辈子都行,妈的,气死我了。”
    沉女士对此不置可否,只是微笑着看向儿子,“下次沉家那边再来人无理取闹,你就这么说。”
    似乎是怕儿子误会她在阴阳怪气,沉女士又笑着补充了一句:“你比你爸骂人有水平。”
    江天磊:······
    江明昱:······
    事情至此,江晚月好像猛然明白了她和哥哥今天为什么会回来。
    坏了,被妈妈当成工具人了。
    江晚月放松下来,小腹却突然一阵绞痛,让她龇牙咧嘴地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乖囡囡,是不是昨晚外卖吃坏了?爸送你去医院!”江天磊雪茄一丢,连忙想去扶女儿。
    江明昱淡定拦住上火的父亲,转头看向身后的保姆阿姨,“阿姨,拿颗止痛药来,晚上做点清淡养胃的。”
    “不是,小月儿都疼成这样了,吃止痛药算什么事?还不赶紧去医院?”江天磊被儿子的无动于衷所震撼,顿时大惊失色。
    面无血色的江晚月艰难攀住父亲的手臂,“不用去医院,哥哥抱我去床上躺会儿就好了······”
    江天磊还想说什么,就被连连叹息的沉绮拦住,“你少说两句。”
    “不是,我闺女肚子疼我还不能送她去医院了?你们娘俩今天怎么回事?”
    “说你笨你就认着,少说两句。”
    “我笨?我笨······那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啊。”
    “你真是······”
    “嘿嘿,别生气老婆,真生气你打我两巴掌呗。哎哟,疼死我了,老婆力气真大。”
    ······
    在父母打情骂俏的声音中,江明昱面无表情抱起虚弱的妹妹,往楼上走去。
    真受不了,每天都被迫当电灯泡。
    “空调温度别开太高,着凉了肚子更疼。”江明昱对如何照顾痛经的妹妹烂熟于胸,他调高了一点空调的温度,又用被子把妹妹裹好,“少生气,情绪不好也会疼。”
    江晚月默默翻了个身,侧躺着伸手拽了拽哥哥的衣角,“亲亲。”
    江明昱犹豫片刻,还是低下头,轻轻覆上妹妹柔软双唇。
    “乖一点,爸妈还在楼下。”江明昱并没有将这个吻的时间拉长,很快就结束,又给妹妹掖好被角。
    “哥哥,你要不要吃糖?”江晚月想起自己卧室的抽屉里还有没拆封的糖果,便伸手去拿,“我上次买了好多软糖,忘记带走了。”
    江明昱甚至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觉得他想吃糖。
    但身体比大脑反应快一步,他推回妹妹的手,帮她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
    江晚月突然想起来自己抽屉里都有什么,大惊失色正想拦住哥哥,就看见哥哥已经把他的照片从床头柜里拿了出来。
    于是她默默躲进了被子里,佯装自己是一个茧。
    江明昱是个很聪明的人。
    比如他能从照片摆放的位置和相框的干净程度,看出妹妹会经常把他的照片拿出来看。
    又比如他照片底下上锁的小盒子里,可能装着什么。
    他不动声色,从抽屉里翻找出糖果,侧头看向妹妹时,却只能看到床上裹着被子努力蠕动的毛毛虫。
    “跑什么?”江明昱看得好笑,把被子里的一团妹妹拉回自己身边。
    他熟练地从被子茧里把妹妹剥出来,对她抬了抬下颌,“还知道藏起来上锁,不错。”
    “啊啊啊你不要再说了!”江晚月面红耳赤捂住哥哥的嘴,羞愤难当的模样一看就是被说中了。
    眼眸不慎撞上哥哥的目光,江晚月怔住。
    不是嘲笑,是一种奇特的,但是又能看出几分温柔的笑意。
    江明昱轻轻拨开妹妹的手,低头轻吻她颊侧,“晚晚,是看着我的照片自慰的吗?”
    物品摆放的顺序,能暴露出很多事情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