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月明(骨科 1v1 甜H) > 22.最喜欢的就是哥哥啦

22.最喜欢的就是哥哥啦

    吃过晚饭,江晚月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江明昱坐在另一边继续抱着他的笔记本电脑,也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
    不知道玩了多久,江晚月余光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右上角的时间,已经晚上九点过了。
    她又侧头偷偷看向哥哥,见哥哥已经没有在敲键盘,只是单手撑着头看着屏幕,大概猜到他差不多也快完事了。
    犹豫几秒,江晚月放下手机,一点一点往哥哥身上爬。
    江明昱没有阻拦,只是在自己的电脑快掉下沙发时轻轻扶了一把。
    他抬眸看向眸光闪动的妹妹,表情依旧不变:“干什么?”
    江晚月抿着唇看他,半晌才哼哼唧唧开口:“哥哥今天答应哄我的······”
    “晚晚。”江明昱看上去有些无奈,“你不是还在追我吗?”
    江晚月:······
    还以为糊弄过去了。
    秉持着追人就要拿出态度,想啃帅哥就要付出代价的人生信条,江晚月沉默片刻,瞬间就变了脸色。
    她明艳容颜上带了笑,凑到哥哥颊边响亮亲了一口:“那我哄你好不好?”
    江明昱:······
    原来人在极度无语的时候,真的会笑。
    “别生气了嘛,我的宝贝哥哥,晚晚最喜欢最喜欢的就是哥哥啦!”江晚月蹭蹭哥哥的脸,难得放弃了她在情事上一贯秉持的羞怯。
    和以前那个总会被哥哥堵得哑口无言的小姑娘比起来,她真的长大了。
    姿态语气好像没有一处不是透着娇的,含娇带媚,连尾音都勾人得要命。
    哪怕她是装的,说的话是假的,在这个瞬间,或许也没有一个男人的心理防线能抵抗得住她的攻势。
    更别说江明昱本就爱她爱得快要迷失自我。
    “晚晚。”江明昱抬起手,修长手指插入她柔顺黑发间。
    不知道在哪个瞬间,他的声音哑了些许,“再多说一点。”
    再多说一点,再弥补一点他内心缺失的安全感。
    他以为叁年里数不清的夜不能寐是无法弥补的,可是好像妹妹只需要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出一句爱意,就能让曾经的那些夜晚烟消云散。
    他知道自己是在背刺之前那个辗转反侧、需要靠各种方式度过难捱长夜的自己。
    可他做不到对她熟视无睹。
    江晚月看着哥哥的眼睛,险些又坠入他那双深邃眼眸。
    好像哥哥的眼瞳里只映照出她一个人的影子时,就会显得格外深情。
    哥哥不是冷冰冰的,他那么温柔,温柔到连报复她的方式,都只是假装忘记那段过往。
    “哥哥······”江晚月声音软下许多,“晚晚好喜欢你呀·······我好想你。”
    她声音好听,软下来时更是撩人得要命,好像几句话听进去,骨头都快酥了。
    四唇相接时,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这个吻,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吻一定会一发不可收拾。
    江晚月喉咙里发出细碎呜咽,腿心那里好像涌出一股热流,她拉着哥哥的手往自己身下摸,而她自己那双不安分的小手也悄悄从哥哥的衣服下摆探入。
    一吻终了时,江晚月目光都变得迷离,她低低喘息着,主动用下身轻蹭哥哥的手指,“嗯···哥哥摸摸晚晚···”
    拒绝她,好像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江明昱做不到拒绝妹妹,手指被她夹在双腿间,指尖勾弄两下,从内裤边缘探入,正好抵在她湿漉漉的穴口。
    “怎么湿成这样?”指尖触及一片湿润,江明昱的话听上去像是疑问,又似乎夹着一丝叹息。
    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妹妹稍微撩拨几下,他下身那里就毫不掩饰地膨胀起来,充血坚硬的性器隔着裤子顶在妹妹身上。
    趁着哥哥身体紧绷,江晚月摸腹肌摸了个爽,她哼唧着用脸颊蹭了蹭哥哥的脖子,“喜欢哥哥嘛···而且亲亲好舒服···”
    江明昱抽出自己的手,本意是想让她看看自己指尖沾上的水迹。
    但看清他指腹上夹着一丝红色的黏腻体液时,两个人都是脸色骤变。
    四目相对片刻,江晚月哭丧着脸:“我忘记算日子了。”
    哥哥回国的这段时间,她满心都只盘算着怎么才能吃到哥哥,忽略了自己这两天临近经期。
    或许是激素影响,她一向准时的例假提前了两天。
    江明昱不动声色抽了张纸巾擦干净自己的手指,抱起妹妹走向卧室。
    “去床上躺一下,这几天忍一忍。”他装作若无其事,但身下依旧昂扬的部位还是暴露了他的想法。
    江晚月被哥哥平放在床上,心里委屈得要命:“呜······你明明答应我晚上要、要那个的······”
    但是哥哥不为所动,只是帮她换下了被血丝弄脏的内裤,又把不安分的她按在床上,面不改色拿出手机点了一杯红糖姜茶。
    “我去给你洗内裤,乖一点,自己拿手机玩,经期容易感染,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江明昱不放心地交代了一句,生怕自己稍微没看住,妹妹就要忍不住搞小动作。
    江晚月闷闷不乐在床上翻了个身,心情莫名烦躁起来,小脸埋在枕头里,只给哥哥一声闷闷的哼。
    而拿着妹妹的内裤往厕所走的江明昱,在打开水龙头的时候抬眼看到镜子里自己的镜像。
    他还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像极了朋友曾经向他吐槽过的冷脸洗内裤的模样。
    江明昱:······
    难道把人弄无语是他们家的基因?
    在淅淅沥沥的水声中,江明昱给妹妹洗干净了内裤,之前在家都有保姆阿姨负责打扫和洗衣服,他没怎么干过这种事,但是看着妹妹贴身衣物上丝丝血迹,他不仅不觉得脏,反而只觉得心疼。
    妹妹偶尔会痛经,这两天还是给她做点清淡养胃的食物吧。
    只是回到卧室时,江明昱刚跨进门就听到妹妹哼哼唧唧在撒娇:“哎呀妈妈,我才刚开学第一天,一个星期都没到呢,他们来就来呗,我和他们又不熟,才不想去见他们呢。”
    江明昱轻手轻脚走到妹妹身旁,假装低头玩手机,实则在偷偷听她和母亲打电话。
    听上去,好像是家里来了客人,母亲要她回去见一下,而妹妹并不乐意。
    等到妹妹气哼哼挂了电话,江明昱随口一般问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