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月明(骨科 1v1 甜H) > 21.你做的饭能吃吗
    江明昱埋首在妹妹胸前,难得这么细致地舔吻她的胸乳。
    时隔叁年再这样和她亲昵,江明昱说自己不想是假的。
    “嗯···轻一点···”敏感的奶头被哥哥温暖的口腔包裹住,温柔地吮吸舔舐,江晚月舒服得要命,但是嘴上还不忘跟哥哥撒娇。
    她胸前两只绵软奶团被哥哥吸得啧啧作响,哥哥像是饿坏了一样,两边奶子都没有放过,把她胸前两颗小乳头都吸得红肿不堪。
    可哥哥越是这样,她就越舒服。
    好像只有被哥哥用力抱着,她才能真实感受到自己是被哥哥疼爱的。
    只是江明昱并没有在她胸前停留更久,靠着怀中软玉温香硬抗过了情欲,他就放开了妹妹。
    “去躺一下,别闹了,我下午还有会。”江明昱用纸巾擦干净妹妹的胸口,又给她把裙子重新穿好。
    江晚月就这么沉默看着哥哥给她穿衣服,默了好一会儿,才轻轻扯他衣角:“那你怎么办?”
    “晚上回家再说。”江明昱把妹妹从自己身上抱下去,不再和她多说什么,重新打开电脑看文件。
    这样的回答让江晚月内心有些雀跃,哥哥的意思是······晚上回家她还可以再吃一顿?
    得到了哥哥画的饼,江晚月也不闹了,乖乖答应了一声就往沙发走去。
    。
    在哥哥的办公室里无所事事玩了一天手机,江晚月终于等到哥哥开完会回来。
    “走吧,回家吃晚饭。”江明昱收拾好自己的笔记本,对着沙发上昏昏欲睡的妹妹说了一句。
    “唔?”江晚月玩手机太久,看上去神色有些呆呆的。
    过了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起身,跟在哥哥身后试探问道:“吃外卖?”
    她倒是知道她哥不爱出去走动,能不在外面吃饭就不在外面吃饭。
    但是问题是,她不会做饭,她哥好像也不会。
    “我做。”江明昱看着妹妹出来,随手锁上办公室的门,带着她往电梯走去。
    江晚月目光呆滞,小心翼翼开口:“能、能吃吗?”
    虽然很清楚哥哥是天才没错,但怎么想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男人看上去都不太会做饭。
    有点担心明天自己会和哥哥双双请病假去医院挂水。
    江明昱眉梢抽动了一下,停下脚步侧头看向妹妹:“你以为国外那些垃圾食物,我真的能天天都吃得下去?”
    做饭,是留学生必备的生活技能。
    哪怕人生的前二十多年他都没有进过厨房,离开了自己的国家之后,他还是因为无法适应当地口味而变成了一个厨子。
    江晚月沉默片刻,忽地站定在楼道里。
    她扁着嘴,睫毛闪动片刻,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我又没有去外面读过书,凶我干什么嘛······”
    江明昱:······
    在楼道里僵持片刻,他终究软下语气:“我没有凶你。”
    “你有!”江晚月委屈控诉:“你以前都不会这样对我讲话的!”
    不会有反问句,也不会说话带着刺。
    她听着也会很难过。
    江明昱沉默很久,也没有回答妹妹的问题,而是径直迈步走向电梯。
    江晚月眼睛都睁大,哥哥的离去让她心里顿时没了底,心跳因为心虚和慌乱变得像打鼓一样。
    她连忙追上哥哥的脚步,可是一路到停车场,他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哥哥,我······”江晚月坐上副驾驶,纠结了才终于又开口。
    如果她及时道歉的话,哥哥应该就不会那么生气了吧。
    只是没想到话还没说完,就被哥哥打断。
    江明昱坐在驾驶座,眉眼却低垂着,他声音淡淡,却似乎能听出几分失落:“如果我像以前一样对你,你会珍惜我吗?”
    一个天真幼稚得不符合他的外表和年龄的问题。
    他知道人总是很难珍惜唾手可得的东西,可偏偏他这叁年来无数次地想把复合的机会交给江晚月。
    从小不服输,但是唯独在和妹妹的感情上,他不得不认输。
    因为爱从未消失,反而在分别的年岁中积累得嚣张狂妄,每一天都在他的耳边叫嚣着,让他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哪怕只是远远一眼,哪怕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交谈。
    他对这一切甘之如饴。
    江晚月难得身体反应比大脑快,她拉住哥哥的手,侧身靠在他的肩上,软下的声音听上去又乖又甜:“叁年前是我不好,哥哥······我怕耽误你的前程,怕你因为感情就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其实、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你分开的。我只喜欢哥哥,也只想被哥哥操,哥哥不在的时候,我宁愿自己买小玩具也不想找别的男人谈恋爱······”
    没有人比哥哥更好了,也没有人比哥哥更爱她了。
    她知道,所以才会想方设法挽回哥哥。
    江明昱眸色闪动,片刻后才低下头,在妹妹额前印下一吻:“晚晚,回家吃饭吧。”
    不管妹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愿意相信。
    她肯花心思骗他,那也够了。
    或许在某些家庭中,回家吃饭,就是一个委婉的和解说辞。
    “好。”江晚月乖乖放开哥哥的手,却又不自觉去看他的眼睛。
    她想看清哥哥眼底的心绪,却被他额前的碎发挡住视线。
    。
    江明昱想得很好,回家之后他要给妹妹做一点他拿手的菜,毕竟俗话说得好,想要抓住一个人的心,首先要抓住她的胃。
    甚至还颇有孔雀开屏的意思。
    可回到他和妹妹居住的房子里,他自信满满地拉开冰箱,才发现里边空无一物。
    一个外表华丽,但是内里空空如也的漂亮冰箱。
    江明昱:······
    带着满心复杂,他走回客厅,有些不自然地对妹妹轻咳一声:“点外卖吧。”
    江晚月还因为哥哥今天的态度提心吊胆,突然听到哥哥说点外卖,她脑子里顿时又响起了警报声。
    为什么不给她做饭了?哥哥还在生气吗?
    还好江明昱对妹妹的小表情实在熟悉,他拿出手机点开外卖软件,低低叹了口气:“没买菜,阿姨可能也不知道我会做饭,没有在冰箱里补菜,明天去买菜了再给你做。”
    江晚月满肚子委屈还没发出来,就没了。
    她呆呆眨了眨眼,片刻才又用力点头。
    ----分割线----
    从码字软件复制过来的时候出错了,忘记检查了tat
    修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