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月明(骨科 1v1 甜H) > 17.明明是自己想要这样的最后还要说不要了(

17.明明是自己想要这样的最后还要说不要了(

    “呜···”江晚月嘴里含着哥哥的肉棒,身后传来的阵阵快感无处宣泄,只能化作口中细碎的呜咽声。
    她从来都没有被哥哥舔过那里,哪怕悄悄做足了心理准备,感觉到哥哥的舌头舔上她的小穴时,她还是爽得身子都战栗。
    江明昱虽然对口活不甚娴熟,但至少他很清楚妹妹的敏感点在哪里。
    他用舌尖绕着她肿胀的阴蒂打转,舌面每一次舔过敏感的小珠,他都能感觉到妹妹的身体轻轻颤动。
    “呜···好爽···哥哥不要舔了···”江晚月爽得浑身发麻,她只能吐出嘴里的肉棒,带着哭腔哀求哥哥不要再这样。
    虽然是她主动想这样做的,可是她没有想到会这么艰难。
    身后的快感一阵一阵连续不断,她根本就没有办法专心给哥哥舔肉棒。
    江明昱没有停下,反而报复性地在妹妹敏感脆弱的花珠上轻轻咬了一口。
    “啊啊——不要、不要咬···呜呜···晚晚知道错了···”江晚月险些就这么软在哥哥身上,强烈刺激得快感几乎要将她的脑袋冲晕,她知道哥哥是因为她的懈怠而生气,只能颤抖着手重新握住那根几乎顶在她鼻尖上的肉棒,再次将它含入口中。
    “专心点,不然我会生气的。”江明昱故意往妹妹的嘴里轻轻顶了一下,似乎是担心前科太多的她破罐破摔,他又轻声补充道:“惹自己追求的人生气,应该是一件很不妙的事吧?”
    赤裸裸的威胁。
    江晚月被堵着嘴,只能从鼻腔里发出可怜兮兮的呜咽。
    她生怕哥哥会因此真的生气,灵活的小舌头连忙舔上龟头下最敏感的冠状沟,试图用快感麻痹哥哥。
    可是她真的被哥哥舔得很爽。
    哥哥像是在和她那里接吻一样,舌头不断舔舐吮吸,两片小花瓣都没有被放过,被他轻轻啃咬,她疼得轻颤,小花瓣又被哥哥温柔含住。
    像是打一个巴掌给个甜枣,让她爽得都快哭出来。
    快感堆积在小腹,让那里变得又酸又麻,江晚月知道自己又要高潮了。
    可是还来不及阻止哥哥,她就忽地感觉到哥哥的舌头顺着她的穴口舔进她的小穴里,连里边肉壁上的蜜水都被他搜刮干净。
    她脑子一空,小腹绷紧,就这么含着哥哥的肉棒高潮了。
    舌头被妹妹的小穴夹住时,江明昱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妹妹好像比以前还要敏感许多,才舔了几下就高潮了。
    不过口交的快感着实要比手来得强烈,江明昱心中暗叹,在妹妹口中抽动几下,便将她推倒在床上。
    江晚月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忽地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茫然间,她看见哥哥握着沾满她唾液的肉棒快速撸动了几下,接着就是几股温热体液被射到她脸上。
    哥哥射了好多······她睫毛上好像都挂着精液。
    江晚月第一次遭受颜射,目光都有些呆滞。
    射完的江明昱看上去心情很好,他轻轻抹了一把自己脸上黏腻的淫糜体液,神色难得看上去有些慵懒轻佻:“就当是你喷我一脸的报答了。”
    江晚月仰视着哥哥,纤长浓密的睫毛上海沾着一滴白色浊液,可她眼睛里好像就只剩下了哥哥。
    他长得真的很帅,特别是现在,满脸都是她高潮的花穴喷出的淫水,总是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散下,碎发遮住了眉,而那双狭长的眼半阖着,清冷感散去,他轻佻的眸光被鼻梁上的痣衬得有些妖异。
    江晚月第一次觉得狐狸精就应该男人去当。
    看着妹妹近乎呆滞的目光,江明昱心里也没底。
    说实话,射在她脸上着实是一时冲动,脑袋发热的感觉过后,他反应过来自己的做法太不尊重她了。
    就在他思考着怎么样道歉才好时,妹妹忽然闭上了眼,顺从地依偎在他身旁,小声对他说:“下次、下次也可以射在晚晚脸上吗?”
    江明昱:·········
    江晚月并不觉得哥哥这个动作有任何侮辱性。
    其实她会很反感小黄片里出现颜射的情节。
    可是就事论事,哥哥也帮她舔了,也被她喷了一脸淫水,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那么排斥哥哥这样做。
    甚至觉得好像有点刺激。
    江明昱觉得自己的妹妹大抵是疯了,沉默片刻,他起身去拿纸巾,想要销毁自己精虫上脑留下的罪证。
    床头没有纸巾,江明昱只能下床去浴室找,阿姨把房子整理得很好,浴室里有已经拆封了的可湿水面巾。
    江明昱用面巾沾了温水,回到床边给妹妹擦脸。
    她甚至好像还有点不情愿,但连续高潮耗费了不少体力,只能瘫在床上任由他动作。
    江晚月确实很困,她昨晚也没有睡好,性瘾是一种心理疾病,得不到缓解,她会失眠焦虑。
    今天终于得到满足,江晚月只觉心口郁结的那股气好像烟消云散,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听着妹妹渐渐均匀平缓的呼吸,江明昱轻轻叹了口气。
    他真的没有什么自制力,明明想好了要让她吃点苦头,可到现在,好像他什么都不忍心拒绝她。
    在妹妹的心里,他到底是什么地位呢?
    他心里没底。
    。
    江晚月睡了个好觉,第二天甚至不需要闹钟就醒了过来。
    昨天班群里发了课表,她今天要去赶早八。
    还好宜思花园离学校很近,江晚月匆匆洗漱换了衣服,来到客厅时才七点十几分。
    “嗯?哥哥,你今天也是早八的课吗?”看见在玄关的全身镜前整理衣装的哥哥,江晚月有点懵。
    江明昱转头看她一眼,淡淡应了一声,坐在穿鞋凳上换鞋。
    学校没有要求穿正装,他今天穿得还是很休闲,看上去好像混迹在学生里也不会被认出来。
    江晚月耸了耸肩,顺手拿起餐桌上哥哥给她留的叁明治,也跑过去换鞋。
    “我今天就早上这一节课,哥哥呢?”江晚月没话找话,试图打探哥哥的行踪。
    江明昱眸光在她身上停顿一瞬,“也只有今早一节,但是估计下午教职工要开会。”
    “那我等你哦,江老师。”江晚月给哥哥抛了个媚眼,佯装看不到哥哥听到最后那个称呼时脸色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