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月明(骨科 1v1 甜H) > 12.色诱可以吗
    没有安全感。
    是啊,当年是江晚月提的分手,哥哥当然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相信她。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江晚月低着头,却没有放开自己的手。
    她埋首在哥哥胸前,闷闷道:“那我追你好不好?让你看到我的决心,追到了你就原谅我。”
    江明昱心绪微沉。
    他太了解自己的妹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就证明她其实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和他继续在一起。
    可是三年前她说分手的那晚······
    江明昱眼眸垂下,淡淡应了一声。
    他爱她,所以想和她在一起,但至少不能让她再那么轻易得到他。
    不想再像一个被玩腻的玩具,被她随手丢弃。
    如果得到他的过程难一些,她是否就会珍惜他的心意呢?
    再如果······她中途放弃,他们的生活也能回到正轨。
    也不用再担心乱伦的罪名被旁人发现。
    江晚月听到哥哥没有拒绝,心里雀跃不已。
    她抬起头看向哥哥,漂亮的眼睛里忽闪几下:“那、那色诱可以吗?”
    “江晚月。”江明昱推开她,表情冷淡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抱回膝盖上。
    他话语淡漠,听不出心绪:“你不觉得自己那样做算是性骚扰吗?”
    性骚扰自己的亲生哥哥,罪加一等。
    “哥哥不愿意的话才叫性骚扰嘛······”江晚月被哥哥推到一边,不情不愿扁着嘴。
    但她并没有被打击到,相反,哥哥没有拒绝的态度,倒是让她心中振奋不已。
    她爬起来推开哥哥膝上的电脑,坐在他腿上抓着他的衣角。
    眉眼弯下的时候,她看起来更加明媚动人:“亲一下好不好?哥哥,我真的很想你。”
    思念许久的女孩如今近在咫尺,江明昱看着她眼中明媚笑意,喉结滚动薄唇分开,却始终说不出一句拒绝。
    他想她,不管是他寂寞已久的身体,还是他孤寂的心。
    眼看哥哥没有说话,只是垂着眼不看她,江晚月知道这是哥哥的默许,顺势凑近哥哥的脸颊,见哥哥没有躲闪,才轻轻吻上哥哥的薄唇。
    唇瓣相接的瞬间,江晚月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好厉害。
    前几天的雷雨夜,她仗着黑灯瞎火偷偷亲哥哥,都没有过几天,她就能这样光明正大地亲他。
    只是和那天夜里一样,哥哥没有拒绝,也没有主动。
    “哥哥···伸舌头···”江晚月闭着眼,柔软的唇瓣碾压着哥哥的,含糊不清地呢喃。
    可是江明昱还是没有动作。
    他只是静静坐在那里,没有推开她,却也没有接受她。
    江晚月并没有放弃,双臂攀着哥哥的肩,浅粉色的小舌头探出唇齿,试探着想挤进哥哥嘴里。
    出乎意料地,她没有受到太多阻拦。
    哥哥好像只是象征性地抗拒了一下,就顺从接纳了她的舌头。
    飞机飞得渐渐平稳,四周好像安静了很多,江晚月能听见亲吻间唇舌交缠黏腻暧昧的水渍声,还能听见哥哥渐渐加重的呼吸声。
    他好会喘。
    哥哥的声音清朗冷淡,可是沾染情欲之后,就会带上微微的哑,低沉下来的嗓音性感得要命,哪怕只是喉间不经意发出的低喘,都足够让江晚月动情。
    “唔···哥哥摸摸我···”江晚月眼睛里蕴着水雾,喘息着拉起哥哥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她动情得厉害,小腹热热的,双腿间的软穴更是湿淋淋的一片。
    可是现在想要哥哥和她做爱,压根就不可能。
    只能期盼哥哥摸摸她,缓解上头的情欲。
    她身上只有一条连衣裙,江明昱的手放在她胸前,隔着薄薄的裙子,他能清晰感觉到那对丰盈的绵乳有多软。
    江明昱深深吸了口气,沉着脸重重在妹妹胸前捏了一把。
    见她吃痛蹙眉,他才冷声开口:“江晚月,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对一个男人,太掉价了吗?”
    他希望自己的妹妹知道,追求一个男人,不需要她用这么掉价的方式。
    性只是爱的一部分,永远不能是爱的全部。
    江晚月聪明,哥哥一句话,她就能猜到他的意思。
    她眼睫垂下,形状漂亮的眉毛纠在一起,声音听上去多了几分楚楚可怜:“我只会对哥哥这样······没有别人值得我这样了。”
    江明昱身体僵住,妹妹的话对他来说,轻易就能摧毁他内心的防线。
    哪怕是假的,哪怕是骗他。
    他那么爱她。
    静默几秒,江明昱按着妹妹的软腰,再次重重吻住她。
    江晚月就趴在哥哥怀里,仰着头乖乖承受他的亲吻。
    缠绵得像是回到了他们分开前那样。
    每当江明昱想结束这个吻,妹妹就会抓着他的衣服,发出低软的呜咽声。
    他只能就这样抱着她,继续这个绵长又温柔的亲吻。
    一吻结束时,江晚月气息不匀,腿心隐秘的花穴更是春水泛滥。
    她就骑坐在哥哥腿上,分开的双腿让她湿漉漉的小穴就紧贴着哥哥下身,她能那么清晰感觉到,哥哥勃起了。
    那根她熟悉又想念的肉棒充血肿胀着,硬邦邦的,顶在她最私密的部位。
    “哥哥···让我蹭蹭···就蹭蹭不进去···”江晚月眼睛里带着水光,难耐地哀求哥哥。
    总要让她尝到点甜头。
    江明昱知道妹妹重欲,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几乎天天都会做爱。
    尝不到甜头,她的心或许就没那么坚决了。
    江明昱没有阻拦,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哑的应答。
    “哥哥···那、那你先躺下···”江晚月兴奋得几乎声音都有些颤抖,她努力踢掉了自己湿哒哒的内裤,又颤抖着手去解开哥哥的裤子。
    江明昱顺从躺下,静静看着妹妹淫荡的动作。
    他的表情那么冷淡,和身下热情昂扬的部位相比,显得有些割裂。
    江晚月并不在意,她甚至有点喜欢哥哥这个表情。
    她慢慢拉下哥哥的内裤,那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像是迫不及待一样跳了出来,青筋鼓胀盘虬在柱身上,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但是江晚月知道,这根丑东西能让她多爽。
    她下意识舔了舔唇,双手撑着江明昱的小腹,慢慢沉腰坐下。
    性器官不隔阻碍接触的瞬间,她眼眸有些失神,绯红的唇瓣间吐出愉悦喘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