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月明(骨科 1v1 甜H) > 3.禁欲太久所以抱一下两个人都会起生理反应

3.禁欲太久所以抱一下两个人都会起生理反应

    “回国之前我和宜大联系过,过段时间就去宜大报道,做讲师。”江明昱话语淡淡,他低着头喝汤,江晚月没办法看清楚他的表情。
    只是听到宜大两个字时,江晚月心跳忽然就变快了很多。
    她就在宜大读书。
    哥哥会是她某一门课程的老师吗?
    乱伦加上师生,是不是未免有些太淫乱了?
    “噢······”江晚月想到了奇怪的东西,脸上有些发烫,也不自然地低下头,小小回应了一声。
    在沉默尴尬的气氛中,江明昱喝完了醒酒汤。
    他站起身,目光垂下扫了江晚月一眼,“我累了,回房间休息了。”
    话毕,便准备转身离开。
    “我、我也回卧室······啊!”江晚月才没什么闲情逸致大晚上一个人在阳台吹风,连忙也站起来,只是或许是起身的动作有些大,裙子的吊带忽然断裂,不安分于束缚在裙子内的两团丰盈绵乳弹跳出来,在夜风中轻轻晃动了几下。
    江晚月惊呼才出口,眼前就忽地一黑,身体被火热的男性躯体所包裹住。
    鼻间满是哥哥身上淡淡的冷香,被掺杂其中的酒气熏到,她的心跳骤然加速。
    别墅区的建筑密度不高,但江明昱知道,现在还不是深夜,或许路上会有散步的人,或许会有晚归的车。
    可不管是谁,他不想让别人看见江晚月的身体。
    于是身体下意识做出了行动,将她紧紧拥在怀中。
    或许也是避免自己再多看见她过分诱人的身体,好不容易压制的欲望又会嚣张起来。
    夏天的夜,夜风却是有些凉的,微凉夜风吹拂裸露的上半身,胸前那处却紧贴着哥哥酒后发烫的身体。
    他抱得好紧,她有些喘不过气了,可她好喜欢被哥哥这样抱着。
    两人之间唯一的阻碍,是江明昱身上的短袖,可夏衣太薄,江晚月能清楚感觉到哥哥的体温,也几乎能听到他的心跳。
    “哥哥······”江晚月不想破坏久违的拥抱,可她被哥哥抱得太紧,紧到她身心都悸动无比。
    身下食髓知味的软穴悄悄泌出动情春液,让她忍不住小声唤他。
    是江明昱无比熟悉的,甜软婉转的嗓音——三年前,她无数次在床上这样叫他,眼角挂着泪让他慢一点。
    她高潮时身下的花穴会缩得很紧,年轻气盛的男人总是被快感冲昏头脑,贪得无厌一样在她身体里抽动摩擦,直到她身体颤动双眼失神,再次被他送到高潮。
    身下蛰伏的性器几乎一瞬间就肿胀起来,坚硬的性器带着灼热的温度将休闲裤撑出鼓胀的轮廓,也顶在江晚月腿间。
    原来江晚月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在他怀里这样叫他一声,他的欲望就会如暴雨一样倾泻。
    或许酒精麻痹了大脑,或许思念让人无法理智。
    江明昱按着妹妹的腰臀,将她娇软的身体按向自己,鼓胀的下身撞在她身体柔软的某处,“嗯。”
    低沉压抑的嗓音,像是在回应她的轻呼,又像是隐含着情欲的低喘。
    江晚月快要被哥哥这一声回应迷死,下腹的软穴翕动着挤出蜜水,沾得内裤湿淋淋的。
    更别说他肿胀性器抵在她腿间,那么大,那么烫。
    她胸前两粒乳珠也硬得像小石子一样,江晚月脸上更烫,哥哥的衣服那么薄,他一定感觉到了······
    可是她埋首在哥哥怀里,好像只要自己的眼前一片漆黑,胆子就会变大。
    她悄悄挪动身体,让两颗挺立的红果在哥哥身上蹭动,隔着布料摩擦他身上的肌肉,过分鲜明的触感带来强烈的快感,比自慰的时候更爽。
    可这样的动作,好像惊醒了沉迷在欲念中的哥哥。
    “江晚月,我们已经结束了。”江明昱察觉她的动作,沉声说着,又按住了她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随手从身后的椅子上拿起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江明昱终于放开了她。
    他什么都没有再说,转身离开了书房。
    仿佛刚才旖旎的氛围,从未存在过。
    江晚月怔怔看着哥哥离开的背影,才后知后觉发现,她三年前的决定,好像真的把哥哥伤得不轻。
    他以前不会这样的。
    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开她,也不会对她起了反应之后冷淡离去。
    但至少他有反应。
    江晚月只能这样说服自己往好处想。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把哥哥的外套珍宝一样放在枕边,又随手脱下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吊带裙。
    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把床边哥哥的照片藏进抽屉里,而抽屉里那把粉色的小剪刀上,还残留着几截线头。
    和她的吊带裙颜色一样。
    江晚月把报废了的裙子塞进垃圾桶,又出神地看着枕边哥哥的那件浅色外套。
    她慢慢爬回床上,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埋首进那件外套里深深吸了口气。
    好变态,但是她真的忍得很难受。
    江晚月是个很重欲的人,和哥哥在一起开荤了之后,哥哥每次都能把她喂饱,直到三年前和哥哥分开,每度过一个空虚寂寞的夜,她对哥哥的思念就会多添一层。
    好想要······
    哥哥刚才抱她抱得那么紧,让她不由自主就想起之前欢爱时,哥哥也会紧紧抱着她,那根与他外貌极度不符的粗大肉棒深深插进她饥渴的小穴里,操得她双腿发软,小穴像坏了的水龙头一样,一股一股往外面流水。
    江晚月沉思许久,才终于把罪恶的手伸向了床头柜抽屉里的小铁盒。
    她很注重个人卫生,小玩具换得很勤,而且收纳也比较私密卫生。
    小铁盒里装着几个小密封收纳袋,江晚月拆开其中之一,用消毒液仔细消毒之后才打开了开关。
    还有电,可以玩完了再充。
    红色的小跳蛋,被做成了樱桃的外形,看上去小巧又可爱,声音也不大,在家里玩会方便一些。
    江晚月脱下自己湿哒哒的内裤,赤裸着身体躺在床上,双腿大大分开,露出腿心翕动着的粉色软穴,慢慢将不断震动的小樱桃贴向花穴前端充血肿胀的小珠。
    “哈啊···”下腹攀上强烈的快感,江晚月目光迷离,绯红的唇瓣中吐出低软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