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梦醒时分(兄妹,H) > 第十九章(H)
    林深已经开始长胡子了,他属于毛发旺盛的人,从年前开始就定期给自己刮胡子。刮胡刀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非常日常的物品。
    林深拒绝不了妹妹,只能去自己房间拿刮胡刀,说是刮胡刀,其实就是一个薄薄的小刀片。
    “来,给我试试。”林溪说着就要去拿。
    林深没给:“它锋利得很,你别碰,你想刮哪我帮你。”
    林溪考虑了一下让哥哥给自己下体刮毛合适不合适,没考虑出结果索性不管了,只是小心翼翼征求她哥的意见:“我想刮下面可以吗?”
    林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拒绝:“那你躺好。”
    林溪乖乖躺好在炕上。还好屋子里炉子烧的旺,即使脱了衣服也没觉得冷。
    林深想到自己平时刮胡子为了避免刮伤会用肥皂水,又去堂屋把水盆和毛巾拿了进来。
    先在妹妹身下垫了个毛巾,又用肥皂水打湿妹妹的毛发。
    “哥,我现在觉得我好像待宰的猪啊!”
    林深没忍住笑了:“你不就是个小猪吗!”
    说着开始动手帮妹妹刮毛,先是把手轻轻放在妹妹的小肚子上,然后用刀片顺着毛发的生长一点点往下刮。
    林溪又在说话:“哥,你的呼吸弄得我好痒啊。”
    “那你也不许笑,我怕给你刮破了,忍住了知道吗。”
    说着继续动手,从上到下一点点刮到大阴唇的部分:“小溪,再里面就看不清了,先不给你刮了行不行?”
    “行,但是哥哥我感觉我好像要流血了。”
    这番话把林深吓了一跳:“哪流血了?疼吗?”
    “不是疼,是痒痒的,像来例假一样。”
    林深听了向妹妹身下一摸,摸到了一手黏腻的水。
    “没流血,”说着伸出手给林溪看,“是水。”
    林溪松了一口气:“但是哥哥你刚才摸得我很舒服,能不能再摸摸。”
    林深这次不留情面:“不行,你把衣服穿好进被窝,一会着凉了。”
    林溪噘嘴,还是乖乖穿好了衣服。但她眼睛一转又有了新主意:“哥,你给我刮完了,我也给你刮吧!”
    “不用,我不嫌弃它。”
    “我嫌弃啊,它刚才都扎我手了。”
    林深想说你又不经常摸也扎不了你几次,又觉得不合适没说出口就沉默了下来。
    林溪一向把他的沉默当默许,趁他不备拿过刀片就要脱他裤子。
    林深又不敢跟妹妹抢刀片怕划到她手,又拦不住妹妹脱他裤子,最终的结果就变成了他躺在炕上任人宰割。
    “哥,”林溪嘴是闲不住的,又要刮毛又要跟她哥聊天:“你的毛好硬啊!”
    林深没回答,他此刻紧张得不行,他感受到冰凉的刀片在他小腹游走,刺激的他绷紧了腹肌,同时妹妹热热的呼吸又喷洒在他身上。
    在这种双重刺激下,他不出意外地硬了。
    “哥,你的鸡巴翘起来了!”林溪还要给他实时解说。
    “你刮完了没有?”林深心想,刚才给你刮的时候它就硬了,好不容易下去了又被你玩,早晚死你手里。
    “快了快了,都怪你鸡巴总动,不然我早就刮完了。”说着用手轻轻弹了一下。
    这一下把林深刺激得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