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飞逝,一转眼林溪被接到爸爸身边生活已经过去两年了。
    这两年,林深去读了初中,林溪也从瘦瘦小小的黄毛丫头长成了白白嫩嫩的小美女。
    但小美女的内核还是那个女土匪,坚决不吃亏。
    放学的路上,林深紧紧牵着林溪的手不让她乱跑,边走边质问她:“今天又为什么跟大胖打架?”
    “谁跟他打架了,是他先对我动手动脚的!”林溪一脸的不服气。
    林深也见不得妹妹被人欺负,问她:“他打你了?”
    “没有,他推我。”
    “为什么推你?”
    “我哪知道。他们在后面对我指指点点,笑的贱兮兮的。我问他们笑什么,他们不告诉我还推了我。”说着说着,林溪还有点委屈,吸了吸鼻子不说话了。
    林深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着带她回了家。
    林溪一回家闻到饭香味就把不开心的事抛到脑后了,兴冲冲问她妈晚上吃什么。
    她妈妈还是老样子,不爱说话。搬来这两年只是偶尔和隔壁婶婶一起做做针线,打理院子里的水果蔬菜,专心照顾两个孩子。
    她妈妈正在烙肉饼,林溪迫不及待过去拿了一个开始啃,被她妈妈打了一下手:“又偷吃,再等会,等你爸回来一起吃。你哥呢?”
    “不知道啊,放下书包就走了,出去玩了吧。”林溪被烫的说话含糊不清的。
    林妈妈也没多想,继续做饭。等到林父下班回来,林深才带着一身土回到家。问他去干什么了也不说,洗了手就坐下来吃饭了。
    饭吃了一半大胖的家人带着鼻青脸肿的大胖来给林溪道歉,说白天在学校不该欺负林溪,没有下次了。
    林溪父母说没什么,大家都在一个大院住着,小孩子家玩闹有摩擦很正常。
    事情看似过去了,但吃完饭林深被林父留下。林母也带着林溪进了屋子。
    “大胖欺负你来着?”林母一边找东西一边问。
    “也不算吧。他就推了我一下,我伸腿绊回去了。”
    “那你哥怎么又去揍了人家一顿?”
    “我老师跟我哥说我调皮,我哥非得问我,我就告诉他了。”
    林母没再说什么,她本以为这个继子应该很不喜欢她们娘俩,对她倒还好,尊重有余,但对林溪是真的护短。把这个妹妹当眼珠子似的护着。
    林母把一个小背心递给林溪:“以后白天晚上都要穿这个。”
    林溪看着这个小背心,平平无奇,只在心口绣了一朵小黄花,但是使用棉布做的,软软的很舒服。“为什么?”
    “你不是总闹胸疼,穿上保护一下。”
    “穿上就不疼了?”
    林母懒得搭理她了,不说话,轰她回去写作业了。
    林溪回到屋子发现她哥已经回来了,桌子上摊着好几本书:“爹骂你了?”
    “没有。就问了两句。你手上拿的什么?”林深看她拿着东西进来,随口问道。
    “哦!我妈说让我穿小背心。”说着展开给林深看。
    林深闹了个大红脸,但还故作镇定,淡淡回了个哦,装作看书来掩饰自己的害羞。
    林溪一边把衣服放进柜子里一边跟她哥吐槽:“我这个柜子怎么这么小,你是不是当初故意把小柜子给我的?”
    “两个柜子是一样大的,不信你自己看。”
    林溪一把拉开她哥的柜子,左看右看,确实是一样大:“但你的柜子里没有被子,我的柜子里还装了一床被子。”
    “我都把大炕让给你了,你多装一床被子怎么了?要不你去睡隔壁小床?”
    去年林深和林溪就已经分开睡了。他们爹把隔壁装杂物的屋子收拾出来放了个小床进去。
    但隔壁屋子太小只能放下床,还没有窗户,所以不让女儿去住,让儿子去。
    “我不去。那屋又小又冷。”林溪说着坐回书桌边把手伸进她哥衣服里捂手。
    林深倒吸一口凉气,也没说什么,只是瞪了她一眼。
    “哥,你说今年怎么这么冷啊,还没进十一月呢。咱家什么时候生炉子啊。”
    “爸刚买了煤还没到呢,再等等吧。实在不行让妈明天给你烧个炕,暖和点。”
    “那今天怎么办?”林溪想到晚上要脱了衣服进冰凉的被窝就难受,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哥,要不今天你跟我睡吧,反正你那屋也冷。”林溪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林深。
    林深被她眼里的光晃了一下,连拒绝都显得犹豫:“不行,男女七岁不同席。”
    林溪打断他:“你怎么这么老古板啊,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不管你今天必须跟我睡。”
    说着也不管她哥什么反应,转过头自己写作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