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溪没一会就进屋了。刚打完仗,别说电了,连灯油和蜡烛都是稀缺物资,屋里黑黢黢的,只有不太亮的月光从窗边洒进来。
    林溪刚吹熄了蜡烛眼睛还没适应黑暗,在炕沿一巴掌糊上了她哥的脸。
    “嘶!”
    “不好意思哈,我没看见。”
    林深没说什么怪话,只道:“你去往里面睡,我睡外面,省得你掉下去。”
    林溪乖乖躺在里面。没一会就躺不住了。她刚睡醒,现在压根不困,天黑了又没什么好玩的,滚到她哥身边拉着他说话。
    “哎,”林溪伸手戳了戳林深的胳膊,“我妈,和你爸,到底在干嘛啊?你知道吗?”
    “不知道。”林深没动。心里想,我就算知道我也不可能告诉你啊。
    “那你爸为啥摸我妈胸?好摸吗?我摸摸你的行吗?”说着手就伸向了林深的胸。
    林深见形势不妙,翻个身就把她压在了底下,并且警告她:“别乱动,再乱摸我揍你。”
    林溪眼睛一转:“你揍啊,你揍我就哭,我跟你爸告状让他揍你。”
    林深想,这小丫头,还不好骗。深吸一口气问她:“你上过学读过书吗?怎么跟女土匪似的。”
    “女土匪咋了?女土匪多厉害!”
    林深发现他俩有代沟,聊不到一起去,准备放弃了,躺回到他的位置。
    林溪见林深躺回去了又不安分起来,翻个身就压在了林深身上。
    “哼!让你欺负我,我也要欺负回来。”说着坐到林深的肚皮上,作势要揍他。
    但林深一点反应都没有。林深在想,他这个妹妹怎么这么轻啊,刚才压住她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这个妹妹身上一点肉都没有,全是硌人的骨头。
    林溪见他没反应,顿觉无趣,揪他的脸逼问他:“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怕我揍你吗?”
    “你怎么这么轻?不长肉吗?”林深没回答她,反而问她道。
    说到吃饭林溪就委屈,翻身从她哥哥身上下来诉苦:“一个月至少有一半时间吃不饱,上哪长肉去。”
    “为什么吃不饱?没粮食吗?”
    “就靠村里给军属发的那点粮食活着,还要应付别人来借来抢粮食,怎么可能吃得饱。”
    林深不说话了,他没想到她们的生活是这样的,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好在林溪的注意力又跑到别的地方去了:“都怪你大晚上非得跟我提吃饱,好了,我现在饿了怎么办?”
    林深一骨碌爬起来:“走,我带你去厨房找吃的。”
    两个人轻手轻脚穿过父母的房间,去到院子另一边的厨房里。林深踩着凳子拿下来竹篓,里面放着今晚新蒸的玉米面饼子。
    林溪一边吃饼子一边含糊不清的说话:“真好吃,我妈肯定白面不小心倒多了,比我们在村里吃的软和多了。”
    林深听了这话没说什么,但不免有点心疼。他常年和他爹在部队,从来没有吃不饱的时候,更别说打架抢粮食的经历了。
    所以他看上去像是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而他的妹妹则像个女土匪。
    林深觉得他再想下去要把他自己感动哭了,只好催着林溪快点吃,吃完回去睡觉。
    但在睡前林深默默下定决心,他一定要把妹妹养胖点,不让她再过那种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
    ————
    新人作者求留言,求鼓励。
    刚开文前几章肉就先不收费啦~等大的来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