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坐了两天的火车才到了林立驻扎的东部小城。
    林溪在路上得知,他爹一直把一个男孩带在身边养,这次过去他们要一起生活。也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她爹也没仔细跟她说,说是到了就知道了。
    林溪坐了两天火车全身骨头架子都要散掉了。
    到了驻地一看,大吃一惊。
    东部小城沿海,和以前在内陆是不一样的空气。
    房子也大了一圈,是砖砌的房子,每家都有一个小院。也是东西划分的,东边屋子连着厨房,西边连着厢房。中间还有宽敞的三间房。
    林溪惊叹这房子如此之大的同时,也见到了她那个要一起生活的哥哥——林深。
    林深长得白白净净的,看上去跟他爹一点也不像。她爹五大三粗一看就是个武将,而她这个便宜哥哥,则像一个文弱书生。
    “妈妈,妹妹,你们来了。”
    林溪被他的称呼惊掉了下巴。他叫妈叫的也太痛快了。是他妈吗他就叫。
    林桃轻轻嗯了一声,林溪则没吭声。她脑子还没反应过来。
    林立带着他们分配房子:“小溪和深深住西边的厢房,我和你们妈妈住东屋。可以吗?”
    “可以的。”
    兄妹两个都没意见,去安顿自己的行李了。
    临走前林溪对她妈妈说:“妈你晚上做饭的时候顺便多烧点水,我要洗个澡,我感觉我都要馊了。”
    她见她妈妈点头确定她听见了,急匆匆去收拾行李了。
    西厢房有两个房间,但是一间放的都是杂物还没收拾出来,两兄妹暂时住同一间。反正年纪还小。
    “哎,你几岁?你就是我那个素未谋面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的人?”林溪先声夺人,为了免受欺负,她习惯了这么做。
    “我十二,你不会真以为我是那个私生子吧?”林深放下了伪装,一脸坏笑着问她。
    林溪正在算他到底是哥哥还是弟弟。他十二我十岁,那他应该是哥哥啊。
    “哦!那你应该是哥哥。私生子?什么是私生子?”
    林深看着她这个便宜妹妹,看上去挺机灵的,咋连什么是私生子都不知道。
    “没事,你赶紧收拾吧,那边有个衣柜是腾出来给你的。”说着把衣柜门打开给她看。
    “哦!谢谢你。”
    还挺有礼貌,林深想着,没说话出去玩了。
    再见面是晚上吃饭时。林溪收拾完东西睡着了,叫半天没叫醒索性放弃了,还是她妈说她的洗澡水烧好了,才让她依靠着顽强的意志力睁开了眼。
    “我应该在哪洗澡?”林溪揉着眼往外走,跟要进门的林深撞个正着。
    林深挺佩服他这个神经大条的妹妹的。只好带着她往厨房走,顺便拎了个大木桶。
    “你先把锅里的热水舀进这个大桶里,我有一个洗澡盆,你用我那个盆洗澡吧。”
    “那洗澡盆呢?”
    “不知道,去问问爸爸。”
    说着两兄妹往外走,走到东屋窗根底下,林深一把拉住林溪的胳膊,并嘘了一声不让她出声。
    两兄妹隔着窗户缝隙往里看。
    ————————
    下一章上肉,但是我还没想好怎么上。
    你们是想一起都看完还是分开看?
    PS:新人开文请多多互动,作者需要正向反馈!有存稿但不多,也没想好怎么更新呢。找不到我的时候可以去大眼仔@羊阳快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