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精神接吻 > 第二十四章最美派出所 yuzhaiwu.asia

第二十四章最美派出所 yuzhaiwu.asia

    “啊!!!”生锈的防盗窗外,经过阳光的院子,“烦躁!烦躁!”
    揉着脑袋,大步跨进办公室,一进来,孙庆就忍不住发牢骚,“我这月的奖金全打水漂了!”
    站在屋内窗边,挑起一筷泡好的杯面,曹大益吹了下,吃上一大口的看着孙庆一进来,就忍不住疯狂挠着头发,越想越气地说:“我现在想想就上火!啊!鸣惜,你当时就应该一枪打死那个家伙!连杀了两个人,还光明正大的在我手里逃脱了!啊!烦躁!”
    “我想啊,可是那种情况我也不保证能百分百击中。”坐在餐桌上,面前摆着一碗午饭,陈鸣惜单手撑着下巴,摇着头,说道。
    “啊!”感到烦躁的,孙庆只挠着短发,原地扭步的,发着闷气。
    从恰巧,外面走来,穿着一身笔直西装的,标叔从所外走来的,一进门就猜到孙庆在发牢骚。
    “别生气,看看吧,樱花,我刚摘的。”
    手指指着手里的樱花,标叔笑着把花递给了孙庆,转头看向鸣惜,问道:“在吃什么?”
    “炒面。”陈鸣惜嘴角抿着笑,喜滋滋地说。
    “咱们下周可是要竞选最美派出所的,这是我们搬所以来第一个有可能拿到的奖章,可要打起精神,来个开门红。”
    “这样说来,咱们这自从政府大力支持咱们这的发展,环境确实变好了很多,随便走几步路都能看到一排花,门口的樱花树真的开得很好。”曹大益声音平稳地说道。
    “啊,差点忘了周末带晓晓去踏青的事。”一说起这事,孙庆立即反应,掏出手机的拨打号码。
    “春季郊游,不错哦。”抱着怀里的小狗,看着小狗清澈的圆眼睛,陈鸣惜笑着用手指逗玩。
    “所长。”门外,拿着一份资料,一身短袖警服的小好从左边走进的,刚好撞上门口的标叔。
    听着身后小好的声音,孙庆挂断电话,一扭身,焦急道:“怎么样小好,有消息吗?”更多免费好文尽在:y ushu wu.li v e
    小好点了点头,把手机的资料递给了面前一脸不明的标叔。
    “现在发生在咱们管辖范围内两起案子,第一案是绑架杀人案,第二案是小院杀人案……”
    “哇,这案子有够复杂的。”曹大益端着杯面,插话。
    “不是不是,先别管第一个。”孙庆双手环胸,伸出一只手阻拦的对小好说。
    “在现场破碎的酒瓶发现了不属于两个死者的血迹,把DNA跟罪犯库存里的对比,锁定了一个人,姜世锡,根据档案显示,姜世锡在五年前就抢劫了一家私人金融交易所,与同伙逃离前残忍地杀害了一名职员,逃到菲律宾,五年内一直在菲律宾活动,不知为何居然出现在了本镇。”
    听着他说话,标叔看着纸张有关姜世锡的档案,缓缓地点头。
    “啊,他们就是一群杀人魔。”
    小好、标叔、孙庆叁人在门口叁角形站位的,曹大益站在孙庆身后,感叹道。
    小好点了下,“嗯。我听重案组的师哥说,他们去码头问过,最近有一批菲律宾的偷渡客来到沄市。”
    “他在这附近绑架杀人,是不是就是说他的藏身处就在附近?”标叔侧头看着曹大益。
    曹大益思考着道:“他在附近杀人,不应该还藏在附近。”
    “可是青山他们一直在本地活动,是怎么跟在菲律宾的姜世锡扯上关系的?”孙庆双手叉腰,不觉问道,旁边的标叔只递给他那份文档,他接过的,看着上面从监控摄像截取的姜世锡图片,“哇,真是一张凶狠的杀人犯的脸。我跟他交手的时候,他像是经常杀人一样。”
    靠在低矮靠椅上,陈鸣惜只全知视角的,在四人之间谁开口看谁得游动着。
    “鸣惜,你怎么看?”注意到坐在一旁的鸣惜一直没有开口,曹大益把吃完的杯面放到一旁桌上,视线向左隔着一段办公桌空间看来,问道。
    “我觉得很奇怪,小镇和附近几个村平常几乎都没有什么事发生,即便发生争执也很少选择报警,但一连发生两起命案,凶手原本是藏在附近的话又怎么会被姜世锡发现?杀人寻仇?”
    目光落在右侧稍低位置的,陈鸣惜思索着,不确定地道。
    标叔点头,道:“这凶手还挺聪明的,知道用密不透风的薄膜包裹尸体,这样就不会传出尸臭了。”
    “可惜他百密一疏,裹尸的油布在埋土时被锄头铲坏了一角,灌木草地蝇虫量很大,暴雨前尸体的周围聚集了大量的蚊虫,周围巡逻的两名警察觉得很不对劲,就上前查看,然后就闻到了像是死猫的臭味。”小好说道。
    “而循着气味,两人在周围找了半个多钟头都没有找到臭味来源,以防万一,这名警察就报告了总局,法医来到现场,果然在臭味的源头发现了一具男尸。”孙庆补充小好的话,一只手食指伸出的于说话间隙在空中点着。
    被提及,坐着的陈鸣惜面无表情地举起一只手,身后叉腰的曹大益也象征性地举起一只手。
    “听说死者崔攸是房地产大亨崔择白的独生子,一直是个纨绔子弟,可在两周前突然失踪,一周后家里接到绑架的勒索电话,绑匪要他们准备五百万美元,叁天等待电话。”
    标叔歪头看着左边小好将一个竖起两个剪刀手笑着的头像跟一个眼睛一单一双的头像贴在挂在墙壁的值班表上“值班”两个字上,他扭过头,看着大家道。
    “可他家一时拿不出这么大额,所以他的母亲决定报警,当时交易的过程全场有公安监查。”
    听着曹大益的话,陈鸣惜把小狗放到地方,看着它好奇观察的,抬眸忍不住道:“美元在国外真的很吃得开,不过在国内户口兑换这么大额的美元,会不会太冒险了?”
    “所以歹徒要求在叁天内兑换成现金等待电话联系接货,但是那笔钱……”
    似对这起案子了解了些,曹大益迟疑了下,扭头看孙庆笑着感叹道:“现在办案,没点知识还不行。”
    “不拿到钱他们不会罢休。现在崔攸死了,崔择白这个房产大亨不会善罢甘休的。”端起放在炒面旁边的杯子,说完的,陈鸣惜含住吸管,喝起水。
    “哇,你还真别说,那气味真的比死了半个月的老鼠还恶心。”一想起现场打开裹尸布的气味,曹大益皱起鼻头,连说话都用力了几分。
    “哎,奇怪。”似突然想起什么,孙庆左右歪着头,抬眼也朝着鸣惜看去的,道:“我记得他们这个黑社会应该是叁个人的,老大青山跟光头死了,还有一个呢?”
    眼睛看着孙庆又快速落下再度抬起,陈鸣惜犹豫了下,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标叔岔开话题。
    “好了好了,现在这个是重案组的案子,我们无权过问,虽然是发生在咱们辖区的凶杀案,孙庆你呐还差点被人给杀了。”手指着高个的孙庆,尴尬的,孙庆只背过身去。
    标叔对向鸣惜,继续道:“不过呢,可别炸飞机、撞警车,你要是像你那位师哥一样毁过商场,跟黑社会在码头火拼,这么玩命,咱们这就不是派出所,该是超级警察了。派出所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我们的目标还是拿到最美派出所的称号。”
    标叔拿起“先进单位”的奖章,象征的,指给大家看,“大家知道吗?”
    “明白。”“明白。”
    听着标叔说完,被调侃到的,陈鸣惜微微一笑,回应道:“明白。”
    “呐,现在是非工作时间,大家就都好好休息休息,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标叔说着,就转身向门外走去,只突然停住脚步,瞬既回身道:“对了鸣惜,你的报告要及时交给我,我好交给上头,最近要加强附近的巡逻,大家都要辛苦起来。不说了,我走了。”
    “所长再见。”“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