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精神接吻 > 第八章滑行
    “这是这次航班的乘客登记。”
    “谢谢。”飞机场内,从经理手中接过刚刚从部门取出的飞机登记表,在已经空下来的一排服务站前,曹大益连忙翻看的,手指随着那一个个机器打印出的表格内的正方体黑字查看,翻过一页,又翻过一页,只在随手指下滑的目光定格在一个姓名的瞬间,明晰的,他不知道怎么办的,只有些懊恼地单手叉腰,垂下脑袋。
    “大益!”一声遥远地呼喊,从远处光滑的地板一路跑来的,孙庆走到跟前,双手叉腰大喘着气问道:“怎么样了?”
    “鸣惜真的在那辆飞机上。”曹大益歪头看着气喘吁吁的孙庆,拿着登记表的手在孙庆面前上下轻晃,极力平静的声音压着急促气息地说到。
    孙庆低下头,看了眼密密麻麻一竖行姓名的表格,只明确了消息,道:“我刚才从警察厅来,听到那座飞机有人举报有恐怖袭击,还说,飞机起火就是因为炸弹爆炸引导的雷电击中引擎,现在有乘客受了伤,情况非常紧急。”
    “他们怎么说?”曹大益打起精神,正面朝向他,忙道。
    “还不清楚。只说已经在极力与新加坡政府沟通清出一条绿色通道,但当地因台风影响情况很糟,而且涉嫌恐怖袭击,他们也许会被返航。”说着,孙庆感到头疼地焦虑起,“嗐,恐怖袭击加上引擎起火,不知道鸣惜有没有处理好。”
    “说什么呐,她可是警察。”只在争分夺秒思考且强迫自己冷静中,曹大益低头,从兜里掏出手机,再度尝试拨通电话的,在手机拨号的静谧中,等待着。
    黑暗中冒着一点光点,两条熏黑蓝色电线交接,只在一阵“滋啦”“滋啦”地电流声音中,持续冒出大股火星的,将两条线拆解、相缠。
    踩着一地破碎玻璃碎片,从洗手间走出,拿掉面罩,鬓角微湿,绑着的头发有些乱的,陈鸣惜从挡住火星的面罩下脱出。
    “成功了吗?”在人群中,看到她从爆炸的房间内走出,乘务长走上前忙问。
    “可能吧。”陈鸣惜也不确定,她单手提着面罩,只看着商务舱那边的人聚集起来密密麻麻吵嚷着什么,她疑惑地转过头,问:“那边怎么了?”
    顺着她的目光,乘务长也回头看了眼,只又看回来,保持着的微笑有些担忧地道:“是炸弹的事情起了争议,我们已经把那位李先生带去了没人的储物室,但他们似乎已经知道了飞机燃料下降的事情,要我们给出一个说法。现在这个时候,除了依靠驾驶员和塔台那边的人,也已经没其它办法了。”
    这位成熟女性作为乘务长,几乎成了安定人心的主心骨,即便再恐慌也要保持稳定的维持飞机秩序。
    这对于陈鸣惜来说也没办法,她只看着满满堆积在机舱的人互相之间不安地说着担忧的话,没有人给出准确的信息,网上半真半假的信息将恐惧的情绪越压越深,有的甚至无法上网,只用一双眼看着周遭的满是恐惧。
    面临生命危险,他们的不安已到达了极点。
    在声音传到一片狼藉的空旷中舱,暴雨中,光火映入舱内墙壁,在晦暗的灰蓝调内安静地燃烧。窗外的暴雨于极度震慑的云层间降落,隔绝的大雨只有“轰轰”雨声形成的白噪音。
    摇晃,不定,失衡,大火,与完全被大自然的恶劣天气包围的、火焰下一张张恐惧的人面孔。
    只突然,陈鸣惜感到手机在衣内震动,脱掉手套,从这暴露着危机将氛围压到极低的稀薄感中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联系人,她犹豫了下,快速眨眼地放松眼睛,手指滑动绿色图标,只靠近耳朵,听那边道。
    “终于接通了,你还好吧鸣惜?”广播语音的机场大厅,在孙庆发现打通后迫切的先一步开口下,双手捂着耳旁的手机,曹大益连忙道:“你是在去往新加坡的飞机上吗?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
    飞机稍显昏暗的走道间,接着电话,陈鸣惜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回复道:“我很好叔叔,不过这边情况不太好,飞机出了问题,燃料正在下降,大家都很恐慌。”
    “原来实际情况还要糟糕,”曹大益看了眼一旁的孙庆,只呼了口气,道:“你尽力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和孙庆正在飞机场,如果恐怖袭击是真的或许我们能够协助这件事。”
    “我知道叔叔。”陈鸣惜抬眼,只看了面前的乘务长眼,“我会想办法的。”
    “好,我……”“啊!”“鸣惜?鸣惜!”
    “嘟嘟嘟……”
    话音未落,电话那端突然传来了一阵晃荡的惊呼声,曹大益当下一惊,只对着手机连声呼唤,可呼唤声得到的却是电话中断的手机余音。
    那边不知发生了什么,他只看着结束电话页面的手机屏幕,着急地滑动屏幕再度拨通,可打去的电话再度是那“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的声音。
    “那边怎么样?”似乎发生了事情,只听着手机外漏的声音,孙庆道。
    有些魂不守舍,曹大益放下拿着手机的手,一脸凝重地看向他,道:“出事了。”
    “扑棱——”
    不知是因为大风缘故还是什么,飞机突然持续晃荡起来,连忙靠在墙壁稳住身体,一声“乘务长”地呼唤,陈鸣惜与乘务长随着那声音的扭头,看到晃动间,从积满人群的客舱内挤出扶着左手座椅的南珠走了过来。
    飞机平衡依旧不定,她左摇右摆地勉强靠近,只在靠近洗手间座位的地方,乘务长伸长手臂拉住她的手,她随着力在失衡中快步走来的,着急道:“刚才塔台来电话,要我们返航。”
    “返航?”有些惊愕,乘务长道。
    南珠点了点头,“因为是恐怖袭击,新加坡政府认为这会危及到当地公民的安全,他们拒绝了飞机入境的请求,要求我们返回沄市。怎么办乘务长?”
    乘务长不语,只凝重的目光看着她,眉间微皱。
    “我记得飞机上是有一位新加坡议员,现在返航是来不及了,只能靠他。”
    “这就是要把所有都告诉大家吗?”南珠皱眉,担心地道。
    乘务长对上她的视线,经过岁月沉淀温润的双目含着肯定的道:“没人拿生命开玩笑,这本来就是大家要知道的。”
    陈鸣惜靠着墙壁,在无法控制地摇晃中撑着身体靠着墙壁,看着不知哪方突然断开的电话,她划开通话结束就锁起的屏幕,拨通最近打来的号码,在屏幕变为通话界面却一直无法拨通的持续着音乐中,她下意识抬高手臂的想要寻找信号,可连续的拨打却只有机械语音的,让她不得不担心起来。
    她只转头,看着身边的乘务长跟那方才靠近、面熟的空乘说了什么,然后顶着摇晃,匆匆忙忙地朝着驾驶舱方向走去,她不明地看着她们的背影,担忧目光上的眉头微微蹙起,又朝着最右侧通道内情况稍好的尾舱C区看去,回转过来。
    “这是新加坡的天气表,那边已经发布了红色预警,是一场威力极大的台风。”拿着背面是白纸的检查单,吴则绪急匆匆从后方走来。
    仪表盘逼近红线,面前硕大的玻璃外几乎能感受到激烈风流从耳边滑过带来失控的动荡感的,极力稳定平衡。
    “燃料已经接近百分之十了,距离新加坡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
    “按照现在的速度来计算……不行,完全不够,还有一千多公里。”左手成拳捂嘴思考,吴则绪只觉得不行的,左手摁在面前台阶,有些焦急地想不出办法。
    “那滑行吧。”右边副驾扭头道:“根据风向和风速,调整飞行角度滑行降落。”
    他的话似乎提醒了机长,他连忙翻看右手文档,只看着上面文字的,道:“或许可行。台风的方向是从东到北的弧形,我们的目的地是在西南方机场降落,以现在的速度抵达位置,借着运作力进行滑行,也许能够达成迫降!”
    “万一偏离跑道怎么办?”在二人中间,吴则绪道:“而且那里的跑道足够吗?”
    机长只略略抬起头,看向他道:“赌一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