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恐怖灵异 > 花瓶美人在恐怖游戏贡献肉体【nph】 > 血色情人节(八)
    演员的职业性质使得工作日和休息日的概念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在沉姝的脑海中,因此当她在周一的早上八点被手机闹钟吵醒的时候,她花了五分钟让大脑渐渐思考出我是谁我在哪的答案。
    随之而来的是微信的震动,周泽生告诉沉姝他已经出发了,半个小时之后见,还附了一张小熊表情包,是沉姝常用表情包的第一位,应该是周泽生从自己这里偷的。
    沉姝抹了把脸,也用这个表情包回复,庆幸周泽生来接自己让她不用临时导航艾诺大楼在哪里,她哼着歌去洗漱,又在衣帽间兜兜转转搭配出一套职业装,对着镜子抹上枫叶红的唇膏之后周泽生说自己到了的消息也来了。沉姝对着镜子抿了抿唇,唇肉因为口红膏体的黏腻而微微粘连,呼出的气体在镜子上方变成一块水雾,不知怎么她忽然想起那张被塞进玩偶的纸条,那张看似是游戏提示的纸条。
    “小心身边人......”她嘟哝着换上及脚踝的裸色皮靴,向电梯间走去。
    周泽生担心沉姝饿着,提前在车上备好了早餐,沉姝嚼着灌汤小笼包,轻轻提起面皮一咬,鲜甜的汁水就滚出来,于是轻呼着去吮里面的汤汁,周泽生原本在看行业资讯,手指在真皮座椅上无意识地敲,身旁的美人却渐渐吸引了他的注意,视线和心一样,不知不觉就偏过去。
    沉姝今天扎了个低马尾,侧脸的线条在清晨的日光下散出光晕,她的脸柔和而美,长卷的睫毛掩住杏眼中盈盈的水光,唇珠绯红饱满,像是咬破了粒粒浆果,汤包的油润使得她的唇瓣看起来更加可口,周泽生的思绪渐渐就从最新的政策偏到秘书小姐的嘴巴到底有多好吃上。
    绵而软,香而甜,真的是非常好吃。
    沉姝被周泽生从车上迎出来的时候,捂着红肿的唇瓣瞪了他一眼,周泽生不在意地俯身,不在意温莎结被抓皱,微微笑起来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斯文败类。
    在进入游戏之前,沉姝从来没有思考过一个问题——总裁秘书,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总秘办在高耸入云的建筑物顶层,周泽生在专用电梯里勾勾她的掌心,搂搂她的腰,把总裁X小秘的设定诠释得十分到位。
    然而当沉姝在挂着自己名牌的工位坐下之后,她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原来我不是靠美色上位的啊??
    会议安排、日程安排、文件签署,以及工作账号众多聊天消息轰炸都表现出来,她是完完全全靠着能力坐进总秘办的。
    进入恐怖游戏还能体会一把高级白领,office  lady运筹帷幄的感觉,体会如何?当然是赚呐!
    沉姝一边把周泽生开完远程会议要吃的甜食准备好,一边把游戏反馈意见记下来,回去一定要让游戏公司取消这个该死的秘书体验,谁想在游戏里还做个社畜啊喂!
    因此沉姝踩着高跟鞋的声音都带着怨气,她之前还觉得周泽生像煮红酒,原来确实是煮红酒,这红酒还要她这个秘书每天亲手去煮呢。
    沉姝在周泽生办公室的门上敲了敲,男人的声音过了十几秒才传来,她正要推开的时候门反倒从里面打开了,被沉姝抓皱的西装三件套又恢复了平整,周泽生温柔地对她笑,“等你好久了。”
    可惜成熟帅哥滤镜已经在工作几小时的沉姝眼里失效,周总化身周扒皮,她看着就讨厌。
    只是略一点头,沉姝将装着水果甜品煮红酒的餐车推进去,她面容冷淡,嘴唇微抿,好像他们之间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上下级关系,周泽生有些茫然,在电梯上搂住她的腰时她还脸颊泛红没有异样,两个小时没见就冷淡了很多。
    所以他才想时时刻刻跟她在一起,只要一直看着她她是不是就不会变奇怪了...?
    “谁惹你不开心了?”周泽生攥住放下甜点欲离开的沉姝的手,沉姝调整了一下心态,觉得不该无端地指责周泽生,毕竟就像自己演戏赚钱一样,打工人注定是要出卖灵魂的,她勾出一个不甚真诚的笑,向周泽生张开的双臂扑过去,缠住他的脖颈呼吸交缠,“我哪里有不开心?只不过工作好多,周总要是没什么事我要继续回去办公了。”只有最后几个字咬得哀怨。
    周泽生失笑,好像有点懂她的恼怒点,“我倒是很想让你不用工作,可是被你拒绝太多次了......”他不知道回想起什么,神情竟然有些黯然神伤,沉姝沉吟了一下,牵起周泽生的领带就把他拽到了办公桌附近,她抵住周泽生的肩膀,他的后腰于是抵上了办公桌沿,她凑近了点,周泽生仍然垂着眼不看她,沉姝气恼,拿起热红酒抿了一口,微微张开唇,“周总要不要喝一口?”
    她只是想用小秘play安抚一下周泽生,没想到被反过来放倒在宽大的办公桌上,男人解了她的香槟色丝绸衬衫,露出白色的蕾丝文胸,两只乳团娇娇地挤在一起,他好像受了邀请般低下头去,埋在乳沟间轻轻舔舐。
    男人好像很爱把她的身体当成食物器皿,之前吃她吃草莓奶油,这次用她喝红酒。
    猩红甜香的酒液和周泽生温软的舌尖一起,在沉姝的锁骨逗留许久,她打了个颤,细嫩白净的胸前皮肤浮出小疙瘩,周泽生脱下西装外套垫在桌子上,沉姝软绵绵地看过来他就带上柔和的笑意,“我们一起被弄脏吧。”
    沉姝的细细的黑色鞋跟踩在周泽生的皮带上,在关键部位来回徘徊,周泽生纵容她,任由她踩,握住她的细腿,隔着丝袜在小腿肚上摩挲,他皱起眉,调高了室内的温度,“就穿这个?”
    沉姝轻轻蹬他一脚,“我不得像个都市丽人一样吗?还不都是因为你。”
    周泽生俯下身在她脖颈碎碎地吻,知道她只是想发发脾气,于是很快认错,“好的阿姝,都是我的错,你的年终奖翻番不知道你满不满意,不满意我可以肉偿。”他说着就探进了沉姝的包臀裙,掌心滚烫,暖炉似的贴在沉姝娇嫩的腿根,手指再往前探就能摸到花心。
    沉姝像只被摊开了肚皮揉的猫咪,不自觉蜷起身体,骨头都发软,她绞在一起的长腿渐渐被揉开,勾住周泽生的腰把他拉近,温热的酒液在两人唇舌之间交换,甜涩的气息氤氲在沉姝的眉眼之间,她的底裤颜色深了一块,眼睫和腿心一样湿漉漉的。
    裙子果然没保住,周泽生不仅善解人意还善解人衣,脱她衣服的速度像变魔术,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跪了下去,含着一口酒的同时吻住了羞怯的花瓣。
    水汪汪的阴唇被蜜液弄得乱糟糟,像一片泥泞的丛林,周泽生衣冠楚楚,银灰色的马甲齐齐整整,虔诚可靠的神情像是在对天使投资人畅谈商业蓝图,总之绝对不会是一本正经地衔住柔软的花瓣,舌尖勾开大阴唇,在软肉上来来回回地舔,甬道湿润欲滴,泌出小股蜜液,很快就被粗糙的舌面擦拭卷走,沉姝的腰向上几乎弯成一柄弓,睫毛眼眸湿成一片,她的一条腿被周泽生抬了起来勾在他的脊背,被毛茸茸的脑袋蹭在腿心,穴道密密地痒,淫液被一股股地吸吮干净,像被品尝的美酒,于是脸上也绯红如飞霞。
    “别......不能舔那么深啊......”舌尖原本一直停留在花穴口,却突然加强侵略,向湿润的穴道进攻,舌面在甬道里搅动,几乎要把褶皱舔开。
    对于周泽生来说,给沉姝口的心理快感远大于生理快感,咸湿的液体好像沾了蜜,微甜带涩,但是心上人因为自己的动作而难耐地扭动,在沾有自己气息的外套上融化开,眉眼艳丽含春,唇珠饱满化水,总是昂扬着的眉峰都柔软下去,暖烘烘的情欲之下,皱眉都像邀请。
    没真的进去,沉姝用手给周泽生撸了出来,实际上她喷了一次,身体到指尖都发软,周泽生算自给自足,用她的手包裹住胀大的性器委委屈屈地打飞机。
    不知道是办公室的隔音太好还是同事们都习以为常,从办公室里放着她尺寸的一排衬衣看来,沉姝觉得后面那种可能性更大。
    没有人问沉姝为什么在总裁办公室呆了那么久,嘴唇颜色也变红艳了,她踩着有些痉挛的小腿回到工位,带着笑意插入聊天,“周总说从下个月开始,每个人的季度零食额度涨一千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