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恐怖灵异 > 花瓶美人在恐怖游戏贡献肉体【nph】 > 血色情人节(七)
    在通过第三关的途中,蒋鹭操纵的角色一下子没有抓紧坠下的长条藤蔓,掉了下去,他通过补币又捡回一条命,状态也认真了起来。
    两个人一起爆了视野里最后一个丧尸的脑袋,沉姝和蒋鹭对视一眼相视一笑,像是携手成就了什么大事件。
    屏幕上蹦出一行继续游戏请投币的提示语,沉姝摩挲着半空的游戏币筐,还在思考要不要继续开一局。
    眼前的文字却突然变幻,模糊的黑幕上浮现出一个一个小画面,有刚才他们通关的度假村、原始森林、水族馆,而当最后一个小小画面显现出来,沉姝的眼睛猛然睁大了。
    那方小小的框里,血滴像雪花一样四处洒落,方框的正中央逐渐浮现出主题——血色情人节。
    沉姝的呼吸一窒,盯着那几个字不敢眨眼,却突然眼前一黑。
    ——是蒋鹭吻住了她。
    周围很黑,只有正前方的屏幕闪着绚烂的光亮,蒋鹭挡住沉姝的视线,让她看不清少年脸上有些羞怯的神色,蒋鹭没有吻得很深,只是像是在吃果冻一样舔舔沉姝的嘴唇,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甜蜜,“对不起姐姐,我没忍住,”鼻息扑在沉姝的鼻尖,橘子水的清香和沉姝身上的甜香交织在一起,“你太好看了。”小狗一边这么说一边拥住了她。
    沉姝瞟了一眼屏幕,最后的游戏框已然消失,仿佛她的错觉。可是她清楚地记得,那是粉红色的泡泡字体,粉红得发出甜腻又诡异的气息。
    唇肉被含住轻轻咬的感觉又将沉姝的思绪召回,男高中生的肉棒比钻石还硬,男大学生也差不多,蒋鹭一开始还带着怯意,亲得动情了就干脆放飞自我,探出舌头在沉姝的唇线上软软地舔,“姐姐,让我进去吧,求求你。”好像他要进去的不是沉姝的唇齿之间,而是在诱哄少女冲他打开双腿呢。
    沉姝被他单纯直白的撩拨诱惑心神,本就思考不能的思绪飘飞,于是专心地接受少年的亲吻,蒋鹭亲着亲着难免动情,手悄悄钻进开衫,隔着柔软的衬衫抚弄沉姝的腰肢,“好,好了......”沉姝推了推蒋鹭的肩膀,放纵他的后果就是她也有点湿了,沉姝理智尚存,隔着幕布也震耳欲聋的游戏机声音也提醒着她二人所处的场合不对,她推了推已经埋在她脖颈啃的蒋鹭,推不开就在对方的脑袋上安抚地摸了摸,“怎么这么爱吃姐姐的口红啊?又被你吃花了。”
    蒋鹭的眼神亮晶晶的,“那我送姐姐十根新口红好不好?”
    “重点是这个吗?”沉姝无奈地掐住他脸上软肉,恶劣地往外扯了扯,“去给姐姐抓个娃娃,抓到了姐姐情人节和你约会?”
    她像是懒懒抛出一根骨头,蒋鹭就眼巴巴地追上来,点头点得发丝摇晃,他最后舔了一口沉姝的唇角,又握住她的手亲了亲指尖,从设备走出去的时候像个战士,好像他手里拿着的不是游戏币而是匕首利刃,要去和恶龙殊死搏斗似的。
    ......结果是,加上赢回来的三十枚游戏币,一共五十八个游戏币,血本无归。
    透明的长方体娃娃机主体中,软绵绵的小狗毛发打着卷,瞪着无辜的大眼睛,耳朵软绵绵地垂在包子脸两侧。
    在蒋鹭眼里,这些狗崽子一点都不可爱,甚至面目可憎,你看它们脸上的表情,明明就是嘲笑!
    沉姝亲昵地倚在蒋鹭身侧,偏偏脑袋可以碰到他的肩膀,抓娃娃机最里面的镜面映出两个人亲密的姿势,她微笑着看到蒋鹭有些气急败坏的神情,觉得他有点可爱,于是举起手机对着对面,“不要生气了,来,笑一下。”
    蒋鹭跟变脸似地甜蜜蜜贴过来笑,又在沉姝脸上啃了一口,沉姝拍完照片就又恢复了臭脸,有点不好意思地捏紧了拳头,“姐姐你等着,我就不信今天抓不到了。”转身又去买了一堆游戏币。
    在沉姝都要觉得工作人员会不会出于同情来主动送他们一只娃娃的时候,蒋鹭终于抓中了。她看着蒋鹭对着娃娃机的抓手兴奋地手舞足蹈,脑子里浮现出一句话,小狗抓了小狗,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蒋鹭俯身把娃娃捞出来,嘴角要翘到耳朵根了,他挺着胸膛骄傲地贴近沉姝,“姐姐你看,我抓到了。”
    “好棒啊。”沉姝被他搂进怀里,像被揉进了一只大玩偶,她的后腰被蒋鹭搂着,轻轻踮起脚从侧面搂住他的脖子,在他侧脸上蹭出一片枫叶色口红痕。
    之后就是很俗套的约会流程,牵着手看电影,看完电影吃烤肉,如果忽略掉某只大狗忍不住生理欲望求抱抱求蹭蹭,几乎擦枪走火的二人在换衣间耳鬓厮磨,差一点沉姝就要答应用手帮他打出来的话,两个人的约会很像大学生。
    从地铁口走出来之后,蒋鹭几次暗示想和姐姐多点时间相处,都被沉姝搪塞过去,最后只得耷拉着耳朵回学校去了。
    事实上,沉姝的心情从烤肉中途蒋鹭出去一趟开始就急转直下,她忽视蒋鹭郁闷的神情,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出来跟他挥手道别,挥手之后看似怕冷地收回手在兜里,在碰到那张纸条的一刻仿佛被烫伤。
    等待服务生换烤纸的时候沉姝又把那只毛绒玩具拿起来看,被抓起来的小狗很可爱,眼睛大而圆,在灯光下似乎闪着光泽,站着的姿势,身上还背着一只小挎包。
    挎、包。
    沉姝有点疑惑,“其他小狗身上,有背包吗......?”她回忆了一下,记忆却有些模糊,她的思维乱糟糟,手指于是沿着绿色的背包带子划动,玩偶做工很精细,小狗的书包做成了可以打开的,她于是掀开挎包,里面竟然藏着一张小纸条。
    蒋鹭哼着歌走进烤肉店,他摆弄着手机,屏幕上是捕捉到的羊驼隔着玻璃冲他喷口水的瞬间,“谁家猫咖店里还养羊驼,羊驼还冲路人喷口水啊......”他浅浅吐槽一句,“姐姐肯定喜欢这张。”布偶猫在原木地板上懒懒摊成一张饼,浑身的毛都爆出来,嗲得发蠢。蒋鹭竟然有种想举着手机去质问沉姝是爱猫还是爱他的冲动,又觉得自己的念头太幼稚,完全不符合他在沉姝面前高大威武的形象。
    他远远就看到沉姝坐在座椅上出神,烤盘上的红薯片因为少油而滚出烤糊了的黑烟,他三两步走过去,叫了个服务生来换烤纸,没提烤糊的事情,而是伸出手指在沉姝面前晃了晃,“姐姐在想什么呢?有想我吗?”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声音让沉姝一抖,几乎被吓到,抬起的一张姝丽的脸上满是惊恐,好像看到的不是她可爱的男朋友而是什么厉鬼。
    少年不知道,在沉姝垂着的手心里,紧紧攥着一张纸条,打印的黑色字体因为纸条被揉成团而泛起白,纸条上的字被沉姝反反复复确定过很多遍,短短五个字却让沉姝觉得一瞬间汗毛直竖。
    纸条上写的是——小心身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