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恐怖灵异 > 花瓶美人在恐怖游戏贡献肉体【nph】 > 血色情人节(五)
    沉姝猜想自己平时不是什么粘人的属性,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才能做到同时脚踩三只船而不翻吧。
    虽然她觉得自己已经摇摇欲坠了。
    总而言之,周泽生周六留宿之后第二天早上和沉姝共进早餐,预定的港式茶点将不算大的餐桌摆得满满当当,沉姝在没有行程安排的日子里极端不自律,从不早起,周泽生用平板看早间新闻的时候她还腻在被窝里,像一块被加热融化拉丝的棉花糖。
    松软柔软的外皮咬开一小口,金黄的咸蛋黄流沙就溢了出来,滚烫的内陷差点烫到沉姝的舌尖,直接以一种强硬的方式驱散了她的睡意。
    “心急什么?”坐在她身侧的周泽生笑了一下,眼尾压下清澈的晨光,除了在性爱中某些强势的时刻,他一直表现得彬彬有礼,对沉姝也很体贴。他的声音也很温柔,还带着晨起的沙哑,沉姝对他轻轻张开口,让他检查有没有烫着舌头,“舌尖好像有点红。”周泽生顺便揉了揉她的耳朵,“耳垂饱满,很有福气。”
    沉姝觉得他想揉的不是她的耳垂,而是她的舌尖。
    周泽生拥抱她很久才松开,恋恋不舍地跟沉姝道别,“一想到周一就能见到你,就觉得工作日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恶了。”他面对沉姝的时候,眼中总是煮着红酒,氤氲的情欲似有若无。
    沉姝隐隐感觉到他想让自己开口挽留,但是作为一个海王最忌讳的就是端水不平了。
    况且,还有某个人的消息在疯狂闪烁。
    没错,名为“太阳说早早早”的男人昨晚约了她今天出去玩,语气恳切,表情可怜,沉姝觉得这大概是探索游戏剧情的好机会,顺势应了下来,接着就被因为对方连发的姐姐我好想你而引发的满屏微信特效亮瞎了眼。
    对方一句姐姐一个小狗表情包,委屈巴巴的让沉姝想到被人连夜扔在来星河宠物医院门口的小白狗,所幸她不是没有与年下男相处的经历,和珉玉恋爱的时候对方也喜欢黏糊糊地喊她姐姐。
    看着周泽生进了电梯,沉姝转身的同时点开手机屏幕看时间,他们约的是上午十点在A市市中心的一条商业街见面,现在离见面时间还有半小时。
    沉姝计算好路程,就开始在衣柜里翻找穿搭,她在找衣服的时候还看到几件现实中自己也买过的衣服,恍惚间分不清自己在游戏还是现实。
    她想着校园风一点的穿搭,选了件淡蓝色衬衫,米白色开衫,里面打着小领带,百褶裙下是裹着光腿神器的两条长腿,头发就分成两束,在两边各挽出一个微椭的丸子,再揪上两条黑红丝带。
    出门就被冷风刮回来了。
    为了不在短暂的游戏时间里还感个冒,沉姝套了件棉服才出门,也因为这个,打算提早五分钟的计划被打破了。
    等她跟着导航走到商业街算是起点的地方,沉姝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顶着星星的糯米团子托着脸颊表情夸张,发来的消息内容简直让人虎躯一震。
    「我到啦,姐姐猜我在哪里?」
    沉姝咬了咬唇,仿佛置身于传说中的河神面前,只不过她遇到的不是斧子之谜,背景图不是照片,她的脑袋努力转起来,忽然想到之前对方有分享过一个视频,洗脑的BGM不知道为什么响起来。
    “如果在十八,我没能送你花......”沉姝轻咬住歌词的每一个字,“那么,他今天会带着花出现吗?”
    毕竟是游戏,游戏中就会有线索,沉姝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思路没错,于是横扫周围景致。
    沉姝幻想出来的游戏之神仿佛笑眯眯地发出问询,「请问你掉的,是左边这个拿着粉玫瑰的男人呢,还是中间这个抱着红玫瑰的男人呢,抑或是右边这个捧着百合花的男人呢?」
    沉姝咽了咽口水,拂过的清风像是灌进后脖颈的海水,让她穿着光腿神器的双腿打起颤来。
    “没事......”沉姝自我安慰,“就算选错,我也罪不至死。”她认真看了看面前三个男人,他们穿着各异,却都长着游戏建模一样俊朗的脸,也都表现出一副在等人的姿态。
    等等,等等,沉姝想到了衣柜里眼熟的衣物,想到了这具身体和自己一样的长相,「我是来体验游戏,也是来演戏的,我是‘沉姝’,‘沉姝’就是我啊。」
    她抬起头再次审视了一遍三个人,她只要按照自己内心所想选一个就好了,可是问题是,她三个都不喜欢啊!
    沉姝对花没有什么品鉴能力,可是三个男人怀里的花都太大束太显眼,这让本来就不适应约会暴露在公众场所的沉姝更加别扭。
    “好吧,那就随便选一个好了。”沉姝握紧了拳,硬着头皮准备往中间那个人走近,刚迈出一步,她就觉得自己整个人被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要给他备注‘太阳说早早早’了......」太温暖了,这是沉姝的第一感觉,二月份的A市春风料峭,清澈的空气绵里藏针,含刀卷刃。
    少年的怀抱却极有安全感,坚定牢固地搭起一座小城堡,挡住四面的寒风来客,棒球服上满是棉质布料被太阳烘过的味道,暖意似轻纱,毫无侵略感地浮在沉姝周围,橘子汽水的清甜渗进鼻腔,沉姝都能想象到和他接吻像是咬一颗橘子糖,微微的涩酸水润润的甜香。少年的头发微乱且蓬松,软乎乎地蹭在沉姝的脖子上,她觉得自己像是在被一只大型犬示好,不由得伸出手在对方金棕色的发顶揉了一把。
    “姐姐......”少年声音沙沙的,像蒸熟的红豆被碾成红豆泥,又掺进绵白糖,甜得密密绵绵。然而,还没等沉姝呼吸够清纯大金毛身上的阳光气息,他的下一句话就让她娇躯一震,“姐姐,你刚在看什么呢?”
    看影视作品是沉姝打磨时间的主要方式,俗话说的好,看了原作就会有意难平,有意难平就会看二创,于是沉姝自然而然地扒到过一些同人文。
    OOC,即Out  Of  Character,意为“不符合个性,预料不及”,常出现在角色扮演和同人文学中。OOC指同人作品创作过程中,角色做出了不符合原着作品设定的行为举止,使其做出原角色不可能做出的行为。
    演戏的时候OOC,会被导演骂,那么游戏里OOC,会怎么样呢?
    「我就是沉姝,沉姝就是我。」沉姝在心里默念,可是她纠结了半天才发现是自己的内心戏太多了,少年显然没有要她回答的意思,从不知道哪里捧了一小束花束,雏菊为主,配色清新。
    少年把花束递给沉姝的时候她才认真打量起他,棕金色的发丝打着卷,眉毛绒绒的,眼睛大而明亮,眸子像琥珀,如果要描述他身上的氛围感,那就是明明身处寒风中,却像是要融化在阳光里,他熟练地接过沉姝的包,眼睛里满是星光,“姐姐好美。”像是男朋友,更像是迷弟。
    说来奇怪,沉姝的演技不行,资源一般,粉丝规模却不算小,经纪人分析过粉丝群体,发现男性观众喜欢沉姝的脸、细腰、长腿,为相关营销话题贡献不少点击量,女性观众不仅喜欢沉姝的脸、细腰和长腿,对她的恋爱史也很感兴趣,官宣恋爱时就疯狂磕糖,分手之后就无限脑补追妻火葬场,什么前任含泪求复合、买醉喝到胃出血,相关的同人文和剧情向剪辑视频一搜一堆,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沉姝是被二创养活的。
    沉姝没有戴手套,出门之前涂了一层护手霜,也是橘子味的,只不过小男友是橘子瓣,护手霜的气味更像橘子皮上的白丝,她的手很快就被牵住了,干燥温暖的手掌包裹住细嫩纤长的手指,男人感受到沉姝轻轻颤抖,“姐姐冷吗?我们先去取奶茶好不好,我刚点的。”
    笑起来也很像大狗。沉姝一边点点头一边想。
    他们所在的是A市市中心的商业街,情人节将近,每家商铺都用红色或是粉红色的装饰物装点起来,远远看过去像一个个精致的糖果屋。
    街口的位置竖立着很显眼的一块宣传板,甜蜜的果冻字体绘出预计在情人节当天举行的游行活动,沉姝被牵着向奶茶店走,路过这块宣传板的时候内心期待,可惜并没有触发什么,稀薄的清寒阳光洒在宣传板上,沉姝觉得自己的眼前一花,板子上的文字变得模模糊糊的,随着距离的变化她才意识到这不是错觉,随着角度的不同,宣传板上的文字竟然缓缓发生了变化......
    原本可爱的粉红字体变成了血红色,有的是新鲜血液有的是陈年血迹,边边角角的泡泡点缀变成了形状各异的血滴,宣传文字下出现了一行新的字——血  色  情  人  节
    沉姝找了个借口在奶茶店门口等,她抿着唇,将商业街的全貌一扫入眼,刚才各抱着一束花的三个男人转瞬消失,每家店铺依旧好像是糖果罐子,却仿佛缓慢撕开血盆大口,静静等待情人节猎杀之夜的到来。
    她呵出一口气,柔软的热气迅速融进冷空气中,沉姝有预感,在这条街道上一定有着关于游戏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