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循规蹈矩(女出轨 1V2) > 门铃响了
    许岸以为他和林明遇讲通以前的误会,他们的心会更靠近彼此。
    事实上林明遇看起来有些呆滞。
    原来是这样吗?自己和许岸被周巍耍了这么久?
    为什么要这样呢。
    林明遇的手机收到消息。
    昨天的时候,她发现给小猫买的玩具忘记换地址,邮到了自己家里,她让周巍有时间给小猫捎带过去来着。
    是林母发来周巍逗猫的视频。
    然后是图片,给林明遇看周巍给她买的营养品。
    母亲发了一段文字,大概意思是周巍来就来了,还带这么多东西,你过年的时候从国外多带一点特产回来,再好好看看周父。
    据周巍说,周父的病情暂时稳定下来了,林明遇也放心了一些。
    哪怕是现在,她也依旧真心祝福周父可以早日康复。
    林明遇认真的回复了母亲的消息,答应今年过年的时候陪周巍回他们家过年,也好让周父感觉热闹一些。
    林母夸她懂事。
    没有几天就要看见周巍了,林明遇简直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她对许岸还持有怀疑的态度:真的不是你在撒谎吗?
    许岸没想过自己被怀疑,沉冤得雪的感觉让他一刻都不想和林明遇分开,对方刚放下手机,许岸就抱了上去,他拿出宽容的气度来。
    “你慢慢想,我没关系的。”
    林明遇知道她应该安慰一下许岸,毕竟从他的角度来看,自己当时莫名和他分手,又和他的室友恋爱结婚,他一定也有过怨恨。
    但她说不出口,安慰许岸最好的方法应该是和周巍离婚,然后把对方臭骂一顿吧。
    她的手抱上了许岸的后背:“我们今晚回去吧。”
    她已经没有心思再旅游。
    他们连夜离开了马六甲。
    在车上的时候,林明遇看起来心事重重,许岸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接下来几天的工作比之前轻松很多,大家都心心念念着过几天的春节假期。
    方子父母准备从国内到新加坡和她一起过年,所以她没有买回国的机票。林明遇没听说许岸买回国的机票,以为他也是如此,周巍要来的前一晚,她和许岸呆在她的房间,她靠在许岸身上问他:“你妈妈也来新加坡和你一起过年吗?“
    许岸父母是离异状态,据他之前的讲述,大概是父亲出轨,母亲一个人把他拉扯大的。
    虽然对方曾经可能误会自己要阻挠许岸出国,所以痛骂过自己一顿,不过林明遇想,让一个老人自己在国内过年,总是感觉不好。
    半晌,许岸告诉她。
    “我妈妈前年就去世了。”
    看吧,人生就是这么荒谬。
    “我不知道……”林明遇感觉很抱歉,即使自己这几天一直也在想:无论怎样你妈妈也不应该骂我,也不应该指责我……
    但是对方已经不在了,所有的事情都一笔勾销。
    许岸侧过身来吻林明遇的额头:“如果不是周巍在中间说了什么,我妈妈不会那样子,我后来才知道,那个时候她已经确诊……”
    林明遇可以理解的。
    只是这样下来她又要怪谁呢?
    她甚至想怨自己。
    为什么那个时候没好好找许岸问清楚?其实一年、还是五年、十年,只要是许岸,她可以等的。
    甚至不能叫等,和他恋爱的每个瞬间,林明遇都觉得幸福。等他毕业的时候,她可以辞掉手上的工作,和许岸一起去热带城市工作。
    可是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加上那个时候姥姥去世,她内心敏感又脆弱。
    许岸亲她的眼睛:“不算晚的。”
    他们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林明遇慌乱不已,虽然周巍的飞机这个时候还在天上飞。但是本来没想留许岸在这里过夜的,林明遇推了推许岸,对方睡的正香。
    “今天周巍来。”
    许岸无所谓似的抱住林明遇,几乎把全部的体重压在她身上:“还早呢。”
    “不行,你先回你房间睡。”林明遇摇他的胳膊。
    许岸彻底醒了,但他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躲,所以磨磨蹭蹭的在林明遇房间里洗漱起来。
    “你就不能回你房间洗吗?”林明遇把他挤到一边,洗掉脸上的洗面奶泡沫。
    许岸从后面搂住她,林明遇很吃力的冲完泡沫,脸上全是水。
    林明遇觉得许岸是否在马六甲患上了皮肤饥渴症?自从他们从那边回来之后,许岸几乎一刻不离的要抱着她。
    她想转过来说什么,眼睛里进了水还没睁开,嘴巴就被许岸吻上了。
    他还伸舌头,两个人都刚刷完牙,满嘴的薄荷味道,林明遇脸上的水没擦干,好像又和流出来的口水混在一起了。
    许岸的手很暧昧的揉林明遇的屁股,因为晨勃的缘故,林明遇感觉到有硬的东西顶着她的肚子。
    越亲越有感觉了。
    林明遇赶紧把许岸推开。
    对方的眼神迷离,眼看着就要再亲过来的时候,被林明遇打住了。
    许岸把头埋在林明遇的胸口:“我还没亲够啊,你马上就要回家了。”
    又不是不再回来了,林明遇很耐心的哄他:“等回来,随便你怎么样,好不好。”
    许岸果然来了精神:“真的啊?”
    他隔着布料,很暧昧的把性器往林明遇身上蹭:“我想要69。”
    林明遇答应他:“可以。”
    许岸满意的走了,留林明遇一个人在房间里等周巍来。
    她在房间也没闲着,左右看有没有许岸落下的东西。他只拿来过一套睡衣,刚才也带走了,因为住的实在太近的缘故,许岸也很少往林明遇的房间拿什么东西,林明遇检查完之后,收到了周巍落地的消息。
    哪怕算上堵车,大概也只有四十分钟左右就能到了。
    林明遇有些紧张,算起来也有一个月多没见到自己的丈夫,他们从结婚那一天起,就没有两地分居过这么久。
    况且,知道了当时的事,林明遇更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他当时就喜欢自己吗?林明遇简直被这个念头吓一跳。哪怕是他们已经结婚,林明遇都不认为周巍喜欢自己。
    更多的是合适吧?觉得很合适,又懒得再找其他人,所以才和自己结婚的,可是没有办法解释他挑拨自己和许岸的举动。
    门铃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