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循规蹈矩(女出轨 1V2) > 一直私奔到海水变蓝
    林明遇爱上晚上下班之后和许岸去没人认识的海滩旁边散步,在望不尽到尽头的海边和爱人呆在一起,林明遇会觉得她跳出了生命中的一切,单纯的享受自然情感漫溢的感觉。
    周末的时候,许岸和她一起去了马六甲旅游。
    飞机快落地的时候,林明遇坐在窗边,看见了一望无际的大海和漂浮在海面的船只,震撼的景象总是让人意识到个人的渺小。
    马上就要过年了,按理来说,林明遇已经开始准备家里过年要用的东西,以及准备探望亲人要用到的礼品。
    今年在新加坡倒是乐得轻松。
    没过几天周巍就要来接林明遇回家,虽说只是回家呆几天就回来,但每次提起来,许岸还是眼泪汪汪的样子,仿佛牛郎织女被拆散。
    好在旅游的好心情冲淡了一切。
    马六甲的风景区不算太大,下了飞机两个人就大致闲逛了一下,然后决定回酒店冲个凉再出发。
    许岸定的酒店非常漂亮,有自带的笑泳池,林明遇洗完澡之后换上带来的泳衣决定下去游泳一下。
    来东南亚这么久,她带的泳衣一件都没用上,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玩,林明遇一下子带了四五套。
    她穿了一套还没完,又换了另一套,站在镜子前挑刺:“我在换一套试试呢?你觉得哪套好一些?”
    许岸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回答的有点敷衍:“都好看。”
    林明遇压根也没打算听他的意见,执意要把几套泳衣试个遍,在许岸面前脱了穿穿了脱,试到最后已经累了,但还算满意:“就这套吧。”
    她转过身,看见许岸还没穿泳裤,还穿着浴袍坐在床上看手机。
    她一边去翻许岸的包里的泳裤一边说:“快走呀,怎么还没换泳裤。”说着就把泳裤递给他。
    许岸视死如归的样子:“我不穿。”
    林明遇有点懵了:“你不穿怎么游泳呢?”
    许岸支支吾吾的:“你出去,你出去我再换。”
    他用手捂着自己的下半身。
    林明遇顺着往下看,一下就明白了。
    许岸硬了。
    林明遇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泳衣,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是许岸这个色中饿鬼自己的问题。
    许岸扭扭捏捏的走过来,但是话语却很坦诚:“我硬了。”
    好吧!那就做一下吧!
    林明遇准备脱自己身上的泳衣。
    “不,不用脱。”
    林明遇眯着眼睛看着他。
    许岸手舞足蹈的形容,“很漂亮”“身材曲线很完美”,以及“求求你了”。
    许岸跪了下来,把连体泳衣拨到一边,给她口交。
    他舔得滋滋作响,好像害怕林明遇转身就游走了一样。
    那么大的酒店房间,林明遇想,她一定要这么局促的,站着接受口交吗?
    可惜她说不出话,刚洗完冷水澡,屋里又开了一点冷气,她浑身都冰凉凉的,她感觉许岸的舌头好烫。
    局促的高潮了,林明遇浑身发软,想到许岸还硬着。
    但对方似乎去卫生间自己解决了。
    于是林明遇趁着这个时间换了一套泳衣,在床上趴着。
    许岸走出来,对新泳衣也爱不释手:“这件也好漂亮……”
    林明遇赶紧带着他去外面了。
    外面有些阴天了,云层密集了起来。
    不过东南亚的天气总是这样,明明刚才太阳还很大,转眼就会下雨。
    他们已经走到海边,海水因为没有太阳的缘故,显得灰秃秃的。
    不过这样反而没有刚才那么热了,游客也少了很多,四周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浪花拍打沙滩的天然白噪音,林明遇和许岸躺在离海边有一段距离的沙滩上,谁也不想回酒店去拿雨伞。
    “一会儿下雨了怎么办?”许岸问她,但是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
    “不知道。”林明遇把墨镜戴上了:“我要在这里睡觉。”
    她睡着的很快,早上起来赶车的原因,昨晚林明遇睡的时间很少,许岸趴在她旁边看她的睡颜。
    他离她很近,甚至可以看清林明遇脸上的绒毛。
    他还可以拥有这样幸福的时刻,许岸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的小叁做的会这么顺利,他无比确定他们两情相悦,时间和无关紧要的人无法将他们分开。
    第一滴雨落下来的时候林明遇还没来得及把眼睛睁开,等她睁眼睛的时候,大雨就从天而降了。
    他们所在的离酒店还有一段距离,林明遇和许岸站起来环顾四周:怎么连一颗椰子树都没有啊!
    来不及思考了,当务之急是跑到可以避雨的地方。因为他们的全身都已经湿透,许岸拉着林明遇的胳膊往海边的餐厅跑。
    沙滩上的小贝壳和小石头很多,许岸没来得及穿拖鞋就拉着她跑,走路一瘸一拐的,林明遇忍不住笑起来。
    许岸转过身看她,林明遇笑得更开心,因为许岸的头发被完全打湿,她觉得他和刚被顺产生出来的样子没什么区别。
    许岸不知道自己在被林明遇取笑,看见林明遇笑得开心,他以为对方很喜欢在外面淋雨的感觉。
    许岸甩了甩头发,把它们撩了上去,抓着林明遇的胳膊换方向跑去。
    他们在沙滩上一直跑。
    林明遇感觉他们两个像在雨里奔跑的疯猴子,偏偏他们都笑的很开心,时不时许岸会发出一些怪叫。
    雨停的非常快,天空马上开始放晴。
    林明遇笑的已经直不起腰,许岸从包里拿出浴巾给她擦头发。
    林明遇看着他。
    已经是傍晚了,落日的余晖很美,海面又回复成巍澜的样子,他们两个坐在地上靠在一起看夕阳。
    林明遇头上的毛巾一直没拿下来,许岸又开始给她搓头发。
    他很喜欢给林明遇服务,那样会给他一种成就感,没过一会儿她的头发就慢慢变干了。
    夕阳照射在林明遇的笑颜上,也许是氛围太好了,许岸轻轻整理林明遇被风吹乱的头发的时候问她:“你什么时候打算离婚?”
    他看见林明遇似乎不笑了。
    许岸有些疑惑,她明明听清了,但还是不可置信一般的重复一句:“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