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循规蹈矩(女出轨 1V2) > 不为他人做嫁衣(微H)(坐脸)

不为他人做嫁衣(微H)(坐脸)

    第二天林明遇情绪已经好了很多,旧衣服整理出不少可以穿的,她可以幻想自己在海边穿它们的样子。
    周巍今天休息,在厨房里忙活着什么。
    他很喜欢做饭,其实说不上厨艺有多么精湛,但是味道还不错,最主要的是他喜欢花时间研究菜谱,闲下来的时间里有一半都在厨房里呆着。
    林明遇一开始以为他会是那种,吃饭只为维持生命体征的人。
    整理旧东西的坏处是会让人很容易回忆起过去。
    比如林明遇现在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发愣,这是她和许岸第一次约会的时候穿的。
    她还记得当时他们都手忙脚乱的,吃饭的时候汤撒到了衣服上,之后怎么洗都洗不掉。
    承载着回忆的衣服,林明遇当时没舍得丢,放在衣柜里好多年,这条裙子还是她特意为了和许岸约会,和路露一起挑的裙子,她很喜欢,可惜只和许岸在餐桌前拍了一张合照之后就再也没有穿过。
    这样版型的连衣裙已经很少了,林明遇想着要不要再拿去干洗一下试试能不能洗回原本的颜色,拿到镜子前,对着自己的身体比划着。
    她本来想给许岸发过去的,但转念一想,发了这条裙子,搞得自己念念不忘他一样。虽然他们已经“再续前缘”,林明遇心里总有一个疙瘩。
    周巍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林明遇对着一条熟悉的裙子发呆。
    “大学买的裙子吗?”
    林明遇回过神:“是。”
    “我见过这条裙子。”
    “在哪里?”
    林明遇不记得自己在周巍面前穿过。
    “许岸发过朋友圈。”
    林明遇嘴巴动了两下:“哦…很久以前了。”
    她不知道周巍为什么会记得。
    在周巍嘴里听见许岸的名字,林明遇总觉得心虚,低着头假装看裙子上的污渍。
    好在周巍没再说什么,只是告诉她来吃饭。
    上午周巍出门买菜的时候,林明遇给许岸发了自己昨天回娘家和家人吵架的事情,许岸想着她生日要到了,要带她一起过生日,林明遇答应了。
    饭吃的快差不多,她提起过生日的事情:“路露今年要陪我过生日,那天正好工作日,你在公司忙吧。”
    林明遇自己说完都反胃,她说谎的功力越来越高。
    周巍抬头看她,林明遇觉得他的目光有一些审视的意味。
    “我和你们俩一起。”
    “不用的。”林明遇站起来收碗,为这件事情一锤定音:“我们俩个人过也挺好的。”
    真的是和路露一起过吗?
    “我餐厅都定好了。”周巍平静的告诉她。
    说谎,他根本没订餐厅。
    果然,林明遇有些慌张起来:“什么时候订的?还可以取消吗?”
    她紧张起来,周巍就觉得开心:“没什么,你和朋友去吧。”
    和许岸一起去吗?林明遇脑海里浮过这个画面——妻子带着奸夫去老公订的餐厅吃饭,光是想想就觉得很过分的程度。
    “那,算了吧,我不和路露去了。”
    “没关系的,你早点回来,我再陪你庆祝一次。”
    “可是我不知道几点能结束——”许岸一定会带她回酒店住的。
    “你们能玩到几点,最多九点吧?”周巍还在看着她。
    “我不知道。”
    “我九点去接你。”
    林明遇坐在餐厅里,脑海里还回想着周巍说的“我九点去接你。”
    许岸刚下班,从市内往林明遇告诉他的餐厅赶去,一路上都很堵,早已过了约定的时间,林明遇在餐厅思考着一会儿要怎么和周巍说路露不在的事情。
    不如就说路露有事先走了,自己一个人吃的吧。
    她觉得对不起路露,给好朋友收了一套华丽的Lolita作为补偿。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林明遇觉得她甚至没心情吃饭,干脆开个房打完炮就走好了。
    就在她觉得耐心已经被耗尽的时候,她透过餐厅的玻璃窗,看见许岸关上车门,一路小跑着走了进来。
    他脸上带着开心的笑,手里拿着新鲜的玫瑰花:“生日快乐,对不起,我来晚了。”
    好讨厌啊,林明遇感觉他灿烂的有些刺眼了。
    但她还是收下了玫瑰,和许岸给她买的生日礼物,是一条设计师品牌的长裙。
    “你那天不是说假期要和学姐去度假,穿这个拍照肯定很漂亮,我给你们拍。”
    两个人饭吃的都心不在焉。
    在服务员慢吞吞的上到第叁盘菜的时候,林明遇忍无可忍:“走吧,我在附近订了房间。”
    她的性欲总是来势汹汹,许岸知道的。
    上了一天班,许岸洗完澡之后躺在酒店大床上:“你把那条裙子换上吧。”
    林明遇什么都没穿,同样刚洗完澡,乳头没有遮挡,在略显紧身的吊带裙上凸起两个点,让许岸觉得更加性感。
    “好看的,很适合你。”
    林明遇没照镜子,从许岸的反应来看,穿上的效果还不错。
    他的眼神都沉下来:“坐我脸上,好不好。”
    于是就坐在他脸上了。
    许岸的手摸上林明遇的屁股,害怕她逃跑一般,另一只手固定住她的腰,伸出舌头舔上了林明遇的逼。
    长长的裙摆盖住了许岸的头,如果只看上半身,林明遇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可是下半身却在被男人认真服侍着,屁股被揉捏个遍,许岸的手指还隐隐往她的肛门处画圈。
    “不行,那里不行。”
    林明遇想站起来,可是许岸手的力气好大,她越挣脱,他的舌头和嘴巴就越厉害,她真的受不了许岸吸吮她的阴蒂。
    她软了腿,结结实实的全都坐在许岸脸上。林明遇说话带着哭腔:“不行的,其他都可以,那里不行。”
    其实都可以的,许岸心想,只要够爽,下次他去林明遇家里做爱都可以,她会同意的。
    这样半强制的感觉让林明遇小腹一紧:“我要到了,新买的裙子,会弄脏吧——”
    可惜许岸的嘴巴很忙,回答林明遇的只有更卖力的舔舐,他想,你尽情的喷吧,我会都喝掉的。
    好舒服,林明遇高潮后得了趣,双手撑着床,屁股翘起来,把阴蒂蹭到许岸的鼻子上,一点一点顶着。
    “你鼻梁好高啊,嗯…好舒服,舌头再往里舔一点,啊——不要咬。”
    “好舒服啊,现在几点了。”
    林明遇抓起旁边的手机:已经快到八点半了。
    “八点半了,我要起来,一会儿周巍去餐厅旁边接我。”
    可惜许岸像没听到一样,依旧在舔着。
    林明遇尝试自己做起来,屁股被狠狠的抓住了。
    会留下手指印的!
    “松手啊。”
    许岸害怕林明遇的逼被人抢走一样,使劲儿的握着她的腰,重返展示他的口活。
    “十分钟,十分钟之后我必须要走了。”
    林明遇觉得自己再坐在许岸脸上,他就要窒息了。
    许岸觉得好舒服,林明遇大腿内侧的肉紧紧夹着他的脑袋,整张逼完全对着他一个人张开,因为口水和淫水混合在一起,所以显得格外晶莹剔透。
    他用手指拨开阴唇,往更里面舔去。
    她回去要和周巍做什么?自己辛辛苦苦舔了一晚上,要便宜了周巍吗?
    他越舔越起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