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循规蹈矩(女出轨 1V2) > 阳痿男的小妙招(H)(小玩具play)

阳痿男的小妙招(H)(小玩具play)

    性无能的男性心理一般是比较扭曲的。
    林明遇到单位的最后一天,人事上午偷偷告诉她可以走了,还嘱咐她全职太太不好做,叫她休息休息之后最好还是重返职场。
    林明遇和人事交流一直不多,听见她的好意,倒是感动了很久。
    不到十一点,林明遇就从单位出来了,心里一阵轻松,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车上只有几个老太太,她靠着窗户看外面的风景。
    其实也没有什么风景可言,林明遇喜欢郁郁葱葱的夏天,最讨厌这样萧条的时候,不过今天心情好,她可以勉强接受。
    心情一好,就很想做爱,她在网上查了一下结扎后的男人什么时候可以做爱,结论是许岸现在已经没问题了。
    他从结扎以来就没去上班,一直在酒店美名其曰的养伤,林明遇决定直接造访。
    “不行的,你怎么这就过来了?起码要恢复一个月。”许岸站在门口,很认真的捍卫自己鸡巴的健康,他结扎之后医生叮嘱他一周之内不要有性生活,他自己坚持要禁欲一个月,害怕结扎手术对自己勃起有影响。
    林明遇眯起眼打量他:“你不会是性无能了吧?”
    许岸把她放进来了。
    洗澡的时候,林明遇隐隐约约听见许岸在外面翻找什么东西,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很快就洗完了,问他在找什么,许岸很神秘的样子,林明遇没再问。
    今天亲的时间格外久,许岸从她的嘴巴一直亲到胸,又亲到下面,认真的舔着。
    “嗯…好舒服,插进来吧,已经够湿了。”
    许岸扑上来咬她的乳头,像婴儿一样吸吮着,两根手指拨开阴唇,插进了一根手指,在里面搅弄着。
    这样过剩的服务意识让林明遇觉得没有必要,她非常煞风景的问许岸是不是真的性功能受损了。
    许岸轻轻地冷笑一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跳蛋和按摩棒,一手拿着一个,冲着林明遇奸笑。
    林明遇看着他,笑嘻嘻的把腿并上,给许岸科普:“我洗澡的时候你就在找这个呀,你知道吗?以前的太监做爱的时候也是用道具。”
    “太监有太监的玩法。”许岸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她的双腿。
    很快林明遇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许岸把震动的跳蛋塞到了她的穴里。
    陌生的小玩具给林明遇很强的异物感,她不住的收缩阴道,想把跳蛋排出体内,张手对许岸说:“嗯…抱抱我呀。”
    她又在撒娇。
    许岸决定不惯着她,无视了林明遇想拥抱的请求,观察她的身体。
    怎么会这么漂亮?
    她的两颗乳头因为自己的啃咬和揉捏变得又大又红,双腿紧紧的夹着,整个人因为跳蛋的震动而变得难耐,脖子向上挺着,像一只完美的天鹅。
    “啊…”
    林明遇娇声呻吟着,手上不停的挥舞,叫许岸赶紧来抱她。
    许岸握住了林明遇的一只手,和她十指相扣,另一只手则坏心眼的把按摩棒打开,直接按在林明遇的阴蒂上。
    强烈的震动感和舌头、手指截然不同,林明遇潮吹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感谢科技”。
    几乎是按摩棒刚碰上阴蒂,她就扭着身体高潮了。
    许岸吓了一跳,尽管知道按摩棒可以促进高潮,但是林明遇的反应实在是太大,浑身都泛着情欲的红色,嘴巴张开大口大口地呼吸。他刚把按摩棒移开,林明遇就欲求不满的抗议:“我要,快点,按摩棒…许岸……啊……”
    许岸又赶紧把按摩棒抵在他的阴蒂上。
    他饶有兴致的把脑袋凑到林明遇双腿之间,观察她的小穴因为高潮而湿得一塌糊涂,一张一合的收缩着,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跳蛋被林明遇吃得很深,在穴道的深处震动着。
    高潮结束了,林明遇一副欲望被满足的样子:“可以了,关上吧。”
    她拉着许岸的手,叫按摩棒离自己刚高潮后敏感的阴蒂远一些,自己用手扣着穴,想把跳蛋拿出来。
    “怎么样,舒服吧。”
    许岸为自己邀功。
    可惜林明遇没有领情,嘴依旧很硬:“太监又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呢?”
    她会为自己的话感到后悔的。
    林明遇刚摸到跳蛋,想把它拿出来,许岸就把它调到了最高档,整个房间里充满了跳蛋的“嗡嗡”声,林明遇一下子感觉手指都软掉了:“都说不要了啊…。”
    她的两只手搭在肚子上,下一秒,两个手腕被许岸一手紧紧握住,最大功率的按摩棒贴在林明遇的阴蒂上。
    “不要了…啊…”
    林明遇剧烈的扭动起来,可惜无济于事,只能被迫接受了强烈的、持续的高潮,她自己都能感受到穴里在不断喷水,把床铺都打湿了,可是她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许岸的手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腕,她无力反抗。
    高潮的小穴好美,许岸松开林明遇的手腕,把脑袋凑的更近,舌头舔了上去。
    “不要…不要…”
    林明遇很难得的觉得羞耻,不停喷水的感觉像在尿床,她不想让许岸看却无可奈何,羞耻的感觉让她浑身更加敏感。
    许岸依旧在舔着,按摩棒和跳蛋都在工作,他却把舌头伸进穴里,把跳蛋推得更深,脸上几乎被林明遇喷出来的水弄湿了。
    林明遇浑身剧烈的抽搐着,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许岸对她丝毫没有手软,从她的小腿一直舔到大腿根,一毫米都不曾差的把按摩棒放在阴蒂上震动。小玩具剧烈的震动,舌头滚烫的温度,让林明遇的意识彻底崩溃,小穴里的水越流越多,她感觉自己已经脱水。
    抽搐结束了,许岸恋恋不舍的关上按摩棒,把跳蛋从她得小穴里拿出来,讪讪地问她:“小玩具有那么舒服吗?”
    他有点挫败,发觉自己的鸡巴存不存在似乎对于林明遇来说没有那么不可或缺。
    林明遇痴痴的点头:“好舒服…”
    “比我的还舒服吗?”许岸不死心的问。
    林明遇回过神来笑了,安慰他:“没有你的舒服。”
    一看就是在撒谎啊,许岸更挫败了,头抵着林明遇的头和她接吻,这总是小玩具学不会的事情,他手上揉搓着林明遇的胸:“等我老了阳痿的时候也不怕了,到时候也给你用小玩具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