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循规蹈矩(女出轨 1V2) > 绝育,刻不容缓(微H)(控射)

绝育,刻不容缓(微H)(控射)

    面试要比林明遇想象的顺利,她特意找了一个没人的办公室,等待着线上面试的会议链接。早上的时候许岸就开始发消息给她让她别紧张,直到面试前一个小时才安静下来,林明遇懒得理他,干脆设置了免打扰。
    关上电脑之后,林明遇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轻松,英文没什么难的、工作也没什么难的、面试也没什么难的,她紧绷了一周的心情终于得到缓解。
    许岸在那边急的不行,他对林明遇是有信心的,他知道真正紧张的是他自己。
    除了希望林明遇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以外,许岸难免有点小九九:如果能一起去新加坡,天高皇帝远,就算林明遇不和周巍离婚又怎么样?
    北京一天一天冷起来了,许岸的心飞到了热带去。海洋、太阳、空调房,签证还没办,新加坡已经让他神魂颠倒了。
    林明遇一直不回消息,许岸知道她一定是把他设成免打扰了,下午闲着也是闲着,他给方子打了一声招呼就出门了。
    方子看他满面春光的样子,一直目送他到办公室门口。
    已经到了下班点了,许岸一直紧紧盯着林明遇单位的大门。
    林明遇跟着单位下班的大队伍一起出来,眼看着就要上班车,许岸急的不行,下车叫她也不是,电话她又接不到。
    心灵感应一般,林明遇突然把头转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许岸的车,然后走了过来。
    许岸不敢轻举妄动,林明遇站在车旁,敲了敲驾驶室的门,许岸小心翼翼的漏了一个眼睛。
    “开门,让我上车。”
    许岸乖乖的给她开车门,让林明遇坐上了副驾驶。
    “你同事都在看你…”
    “马上就不是同事了。”林明遇开始脱外套。
    “周巍是不是经常接你下班啊,我看他们看我车的眼神好奇怪。”
    “他有空的时候会接我下班,很奇怪吗?我还去他公司给他送过饭。”
    外面风太大,林明遇拿出包里的便携木梳梳头发。
    你们关系那么好?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偷情呢?
    许岸直直的望着林明遇的侧脸。
    人就是这样不知满足,在和林明遇在展览上重逢那天,他觉得能加回她的微信就够了,在卫生间接吻的那天,他觉得接吻就够了,后来他们又做爱了…
    可惜都不够。
    回过神来的时候,车已经不知道开到哪里,他停了下来,四周一片萧条的样子,仿佛是很久没人使用的老工厂旧址。
    林明遇一直靠在窗户上闭目养神,一睁眼,已经开到这样荒凉的地方。
    要车震吗?
    嗯……看起来很像。
    “你带套了吗?”
    许岸吓了一跳:“怎么突然问这个?没有啊。”
    林明遇摇下车窗,探出脑袋往外看:“你是要车震的吧,去买套啊。”
    啊啊啊———
    许岸咬牙切齿的:买就买。
    许岸刚上车,林明遇就迫不及待的爬到他腿上,伸出一小截舌头和他接吻。
    许岸凑过去,闭上双眼,很用情的亲着,手很自然的伸进衣服里,解开内衣的扣子,去摸她的胸部。
    林明遇往后靠了一下,停止了接吻。
    口水都在拉丝,许岸眼神很迷离的样子,还想凑过去继续亲。
    “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许岸很听话的脱下卫衣,漏出了结实的身体,林明遇的手从他的脖子一直滑到腹部,把许岸的裤子脱下来。
    许岸以为她要给自己手淫,呼吸都更重了一些,胸口起伏的很明显。
    鸡巴一下子弹了出来,林明遇的手指在上面蹭了一下,性器就很可耻的流着清液,期待着下一步的刺激。
    “自慰给我看。”
    林明遇紧紧的盯着许岸的腹部,等着他自己手淫,完全不顾许岸一脸为难的样子。
    林明遇的手离开了许岸的肉棒,鸡巴的主人性欲难耐,只能自己抓着上下撸动着。
    自己撸总是少了一点什么,更何况林明遇就在身边,许岸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让自己动手撸。所以过了一会儿,下身还是很精神的挺立着。
    许岸求助的看向林明遇。
    林明遇自己吊起T恤的下摆在嘴里,漏出雪白的乳房,用手揉捏成不同的形状,白花花的乳肉从手指和手指的间隙中溢出来。
    “嗯……”
    林明遇轻声的呻吟,用指尖掐住了殷红的乳尖,难耐的在许岸的腿上蹭着。
    许岸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自己动手,但是下体是不会思考的,立刻兴奋起来,在高潮的边缘跃跃欲试。
    要射了,要射了。
    许岸闭上眼睛,开始幻想精液喷到林明遇的身体上的样子。她会生气吗?但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的身体上会流淌着他的精液,他的气味,甚至可能回家洗澡之后都洗不掉。
    这样的幻想让他感觉亢奋。
    突然,许岸的手被拉开了。
    是要帮自己到达高潮吗?许岸睁开眼,等待着林明遇的动作。
    射精孔被堵住了。
    林明遇的手指在许岸的龟头上打圈,指纹的轻微摩擦感让本就敏感的鸡巴更加脆弱,腹部的青筋凸起,林明遇轻轻的按了一下。
    许岸大口大口的呼吸车内的空气,嘴唇都发干,他乞求的把头凑到林明遇面前,想和林明遇接吻。
    被推开了,许岸的鸡巴和嘴都难以得到满足,浑身上泛着粉色。
    “求你了,别这样弄了。”
    无限接近高潮的快感在许岸的身体里起伏着,可是就是无法真正到达高潮,无论怎样都无法射精。
    林明遇不接话,看着许岸因为难以射精而涨红的鸡巴,尺寸看起来比以前还要大了。
    如果今天晚上不和周巍做的话,她倒真想和许岸车震试试。可惜不行,距离上次和周巍做已经有快半个月,明天是周六,她有预感今晚要做。
    再不让许岸射,可能就要出人命了。
    林明遇大发慈悲的松开手,拿着纸巾盖在许岸的龟头上,帮他撸了两三下身,鸡巴就迫不及待的喷出一股股浓精。
    许岸整个人瘫在驾驶位上,眼眶里全是眼泪,控诉着林明遇:“不是说要车震吗?“
    林明遇已经坐回了副驾驶,用湿巾仔细的擦拭手指,然后扣上了内衣的扣子。
    “把我送到最近的地铁站吧。”
    许岸不再说话,赌气一般的开车。
    临下车之前,许岸把避孕套塞进林明遇怀里,阴
    阳怪气的开口“给你吧,我也用不上。”
    林明遇拿起来笑了笑:“家里还有很多,而且,我和他也没必要一定要用避孕套啊。”
    “你不是不想要孩子?”
    林明遇摇了摇头:“他结扎了。”
    天啊……
    许岸满脑子都是:他可以内射。
    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人,许岸感觉自己的博士白读了。
    林明遇下了车,许岸的脑袋迅速清醒了下来,立马搜索了附近的医院,车子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