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循规蹈矩(女出轨 1V2) > 只是喂个粥而已啊
    林明遇几乎一晚上没睡好觉,第二天甚至醒的比周巍还早。
    周巍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缓了好一会儿,还以为今天也是工作日。
    林明遇转身抱歉的笑了笑:“我今天要和路露出门,打扰你睡觉了吗?”
    周巍摇摇头:“晚上用我去接你吗?”
    林明遇热好了卷发棒,正对着镜子卷头发:“你不忙的话就来接我。”
    周巍起身去洗漱:“好,那你晚上给我打电话吧。”
    因为觉得快换新工作的缘故,林明遇今天收拾的格外漂亮,久违的喷了上次情人节周巍送她的香水。
    她自己都觉得收拾的有点过分隆重了,不过心情还算不错,走出卧室的时候周巍正在餐桌前喝粥,距离和路露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一会儿,林明遇拉了一把凳子坐在了周巍附近,和他闲聊几句。
    新买的煮饭锅,林明遇平时很少在家吃,一直没用,周巍拿来熬粥了,看起来味道还不错,可惜她涂了口红不想吃东西,好奇的问周巍:“好喝吗?”
    周巍舀起一小勺,递到她嘴边:“还不错。”
    凑近了闻,米香的味道就更浓郁,林明遇早上一直忙着打扮自己,一口水都没喝。
    纠结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尝一口,于是把嘴巴张成一个“O”字形,把勺子放在了嘴里,小心翼翼的吃了进去。
    不过还是有些米汤蹭到了嘴唇上,林明遇伸出舌头轻轻舔掉:“嘴上没有吧?”
    周巍转过身,心不在焉的说了声嗯。
    真的看清了吗?林明遇抽出一张餐巾纸,从包里翻出气垫,对着上面的镜子擦拭着。
    “你约的几点?”
    怎么有一种在赶自己走的感觉?林明遇觉得是错觉,不过今天外面难得的没有大风,不打车,走路去地铁站也可以,她约莫着时间,把化妆品放回包里就走了。
    直到走到地铁口,林明遇还念念不忘那一口粥,不知道周巍会不会全部喝光呢?她晚上回去想再喝一口。
    当然没有喝光,因为她刚关上门,周巍就回到书房了。尽管家里没有人,他还是谨慎的把门锁上,拿出那部熟悉的手机。
    他太着急了,连视频都没翻出来,就迫不及待的把下体释放出来。
    她今天好漂亮,身上有他去年为她买的香水的味道,几乎是她刚坐在他身边,他就硬了。
    仅仅是那样还可以归结到每日的晨勃上去,但看见自己把白色的米粥喂到林明遇嘴里,她还伸出舌头舔舐嘴唇的时候,周巍只觉得鸡巴硬的发疼。
    看的还是上次录的那个视频,周巍翻了翻,觉得这个视频最色情,撸完之后,他靠在椅子上想,他好像有点不想只射在她的逼里了。
    他想射的部位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意淫,此刻正在做它应该做的事情——咀嚼食物。
    “如果要去的话,现在已经十月末了,学姐之前说他们元旦之后走,那你下个月就要提离职交接工作了。”
    林明遇嘴里塞满了食物,听着路露帮她安排时间,赞许的点头,着急的把食物咽下去:“肯定会被单位那些人问的,搞不好临走还要挨张总一顿教育。”
    想起这些,林明遇只想当缩头乌龟。
    “怕什么。”路露给她出主意:“你就说回家当全职太太了。”
    那帮人假如真的听说她回家当全职太太,反而会羡慕吧,林明遇真的决定这样说。
    虽然本意是想和路露聊聊工作,但是没聊几句林明遇就反悔了:“算了,不聊工作了,头疼。”
    路露似乎等她这句话很久了,立刻换了话题:“到那边和许岸怎么相处?我说你不会直接在新加坡和他过起日子吧?”
    和许岸过日子?
    天方夜谭。
    林明遇摇头:“他这一周都没联系我。”
    啊……
    路露有点尴尬:她还以为许岸对自己的好朋友恋恋不忘,正替她幻想下一步的剧情呢……
    不过林明遇看起来也不像难过的样子。
    也许就是旧情人重逢打个炮,路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可以理解。
    逛了一天的商场,林明遇和路露话都说没了,在平常去的酒吧里各自点了酒。
    林明遇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是许岸打来的微信电话。
    路露眼睛很尖:“你们加回微信了?”她比林明遇还兴奋:“快接快接。”
    接了电话,许岸开门见山:“我的T恤能不能还我啊,我还想穿呢。”
    又是这种没营养的话。
    “都说了扔了啊。”
    许岸没生气,还是懒洋洋地说:“扔了你得赔给我呀。”
    “我把钱转给你。”
    “不行,我那是限量版的。”
    什么限量版啊?只是一个快消品牌的普通T恤而已,许岸上大学的时候就喜欢穿,林明遇每次路过那家店,都会稍微留意一下。
    她刚才和路露逛街的时候还看见了来着。
    林明遇开的免提,路露迫不及待地开口:“你过来她给你再挑一件。”
    许岸来了精神:“你们在哪啊?”
    他们三人都是一个专业的同班同学,路露对他比对周巍要热络一些。
    路露报了她和林明遇在的酒吧,许岸答应一会儿就到。
    电话挂断了,路露笑嘻嘻的:“不会怪我吧?”
    怎么可能,她是任由路露说的,手机是她自己的,就放在桌子上,路露又没抢了过去。
    林明遇摇摇头,靠在沙发上等许岸过来。
    他们上大学的时候,也经常三个人一起行动,路露朋友虽然多,但和自己最亲近,她性格天马行空,林明遇很喜欢她的个性,也并不觉得三个人一起出去玩有什么,更何况基本上每次吃饱喝足了之后路露就会闪开。
    她喜欢一个人行动,林明遇觉得她能一个人逛整整二十四个小时服装店。
    而路露买的衣服林明遇又完全不感兴趣,虽说可以陪着她,但路露并不需要她陪,她喜欢一个人把服装店的衣服试个遍,并且她对自己的审美极度信心,从来不会寻求其他人的穿搭建议。
    今天应该也是如此,刚才路露还计划着什么时候去附近新开的一家制服店来着,林明遇说和她一起去,被路露直接回绝掉。
    也许她今天就能去了…
    林明遇不得不承认,她用手撑着脑袋,看着酒吧门口,她确实隐隐期待着许岸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