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循规蹈矩(女出轨 1V2) > 可怜的T恤、可怜的内裤

可怜的T恤、可怜的内裤

    路露是典型的三坑女。
    穿完Lolita穿JK,穿完JK穿汉服,她家庭优越又合睦,父母亲人全都宠着她,无所谓她穿什么,林明遇从大学开学第一天就没见她穿过常服。
    “是路露家人的衣服,我昨晚上淋雨了,她给我翻出来的,不然她的衣服我也没有办法穿。”
    是吗?
    周巍眯着眼睛,盯着林明遇。
    他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来喝汤吧。”
    她只洗了手,没有换衣服,还穿着许岸的t恤,坐在餐桌前喝周巍煲的汤,玉米排骨汤的味道很香甜,她此刻的味蕾却像失灵了一样。
    为什么要问衣服是谁的?明明已经告诉过他,自己在路露家睡,那肯定是路露家的啊?为什么还要问?
    林明遇自觉心虚,一直盯着碗里的汤,全然没有注意到周巍有些玩味的表情。
    她终于主动和周巍搭话:“今天怎么没去公司。”
    “今天请假了。”
    林明遇抬头看他:“是不舒服了吗?”
    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妥的地方,只是眼眶下有一点乌青。
    周巍摇头:“想请假在家休息一下而已。”
    好吧,这林明遇就管不着了,周巍在自家公司工作,这也是林明遇不管他加班的原因——给自己家工作谁会觉得累?更何况他多忙一点,周巍爸爸就得了清闲,他爸爸身体不好,每隔半个月就嚷着要退休。
    但其实那么大个公司,全指望老板亲力亲为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周巍还有姑姑和伯伯一大家子靠谱亲戚照顾着,本来不用那么辛苦来着,谁叫他这么一丝不苟…
    喝干净汤,林明遇赶紧去换衣服,昨晚被许岸折腾得阴蒂肿起来,今早又莫名其妙的被咬了一下,她想穿上次买的那条纯内裤,走路也舒服一些。
    在哪里了呢?
    林明遇只穿着一次性内裤,光着腿,低头翻找着。
    “在找什么?”
    ?!
    她还穿着一次性内裤,怎么解释?
    但周巍仿佛并没有在意,应该是知道肯定是路露给她准备的,但是还是扫了一眼她的屁股,转头走了。
    林明遇自顾自的继续找内裤,刚把身上的脱下来,准备换的时候周巍又走了回来,手上拿着一管膏体的消炎药。
    “你下面被磨红了。”
    哦…一次性内裤有点粗糙,她大腿内侧确实被磨的有点红。
    “我来涂吧。”
    周巍拿着棉签,已经准备上手了。
    “不用的…”
    她虽然皮肤容易红,但也没这么矫情啊…
    周巍把梳妆台前的凳子拉了过来让她坐下。
    好吧,林明遇想赶紧应付他,坐了下来,微微张开腿让他涂。
    “嗯……”
    他的棉签似乎出现了不应该出现的地方,沾着冰凉的膏体,在阴蒂上拨弄着。
    “有点肿,下次别穿一次性内裤了,去路露家住,我也可以给你送过去。”
    可惜她不是在好友家住,而是和前男友在酒店偷情,林明遇恶劣的想:那样你还来给我送内裤吗?最好是送情趣内衣,转头就能用上。
    实在是冤枉了一次性内裤,林明遇为它辩驳:“偶尔穿一次没事的。”
    周巍顺着她的话:“偶尔穿一次没什么,别总穿。”
    药擦好了,林明遇穿上了自己的内裤,转过身来整理梳妆台上的东西。
    周巍还在他旁边站着。
    她的阴蒂很红,刚才他仔细检查过了,肿得大大的,一次性内裤确实不太好。
    但是他看硬了。
    林明遇转过身想问他怎么了,坐着的角度让他一下子就看见了周巍鼓鼓囊囊的裆部。
    昨天都和前男友做了,今天总不能不帮老公疏解。
    “用手吧,我下面刚涂了药。”
    周巍默许了她的话,等着妻子下一步动作。
    林明遇脱下了他的内裤,因为离得有点近,长长的性器几乎是一下就弹在了她的脸上。
    应该说一声抱歉吧,周巍看着林明遇,有意无意的把鸡巴往她脸上蹭。
    她的嘴巴红红的,逼也红红的,周巍产生了一些有端的联想。
    林明遇伸手抓住丈夫的肉棒,稍微往凳子后面坐了坐,认真的为他手淫。
    手上动作认真,她脑袋里却已经开始休息了,好累啊…怎么还没射…
    周巍的鸡巴好像又蹭上了自己的脸,林明遇懒得管了。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周巍往后退了一步,应该是要射了,不想射在她脸上。
    ………
    可是也不应该射在她衣服上吧?准确的说不是她的衣服,是许岸的。
    周巍很抱歉的样子:“抱歉,我给转钱,你给她再买一件吧。”
    林明遇没吭声。
    “就算洗干净送回去,也不太好吧,扔掉吧”
    当然不太好!林明遇火冒三丈,怎么给许岸解释她不还他的衣服?
    周巍不知道她的内心戏,性欲被很好的满足,转身去收拾餐厅了。
    正想着,林明遇的手机传来微信的提示音,许岸又发了一次好友申请,林明遇同意了。
    她正编辑着文字想给许岸解释,对面发来消息:有东西落在我这里。
    然后是一张她落在许岸那里的内裤。
    林明遇删掉了自己的文字,只回了三个字:扔掉吧。
    许岸没有纠结内裤,又问她:我的T恤什么时候还给我。
    林明遇被他刚才发的内裤无语到,没什么好气地回复他:扔了。
    许岸没有再回,林明遇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内裤还发挥了最后一丝余热。
    许岸靠在酒店的大床上,很纠结的拿着前女友的内裤,放到鼻尖闻了一下。
    嗯,一条内裤而已,扔掉吧。
    但是他的鸡巴比较诚实,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条件反射的硬了起来,可惜没有地方可以收留它,许岸只好用手拿着内裤,包裹在鸡巴上,上下撸动着。
    他脑海里浮现起林明遇昨晚高潮时的表情,殷红的嘴和柔软的舌头,鸡巴越来越硬,手和逼当然不一样,林明遇很瘦,但屁股上却有肉,他幻想着林明遇用屁股蹭着自己,一会儿就射出来了。
    内裤上沾满了许岸的精液,许岸起身去卫生间洗澡。
    下次和林明遇再玩一次69吧,他恋恋不舍的把内裤丢在了垃圾桶里。